Cohen.jpg   


http://tinyurl.com/3sof6s7


What lies ahead in NBA lockout mediation


By Larry Coon
ESPN.com


夫妻之間有婚姻顧問。以色列和埃及之間有Jimmy Carter。現在,NBA有了George Cohen。


NBA勞資談判的兩邊在封館前已經談了兩年,再加上封館的107天,還是無法解決兩邊歧見,現在他們得到聯邦仲裁調解局(Federal Mediation and Conciliation Service,FMCS)局長Cohen的協助來打破現在的僵局。Cohen禮拜一時和兩邊分別見過面,禮拜二時讓大家坐下來試著化解差異。


祝你好運了。


這不是說這對Cohen來說太過艱難,或者仲裁根本不會成功。只是兩邊如此投入,而Cohen沒什麼時間可以找到足夠的共識達成合意。他原先要求兩邊把整個禮拜空下來,但是NBA理事會在禮拜三和禮拜四召開,所以聯盟在禮拜二之後就沒辦法參加了。有太多工作要做,但是太少時間可以運用。


不過在四個月的針鋒相對之後,兩邊顯然可以從一個無關利益的第三方影響中獲利。他們對於如何分配收益還有3%的歧見,對於整個系統上還有無數問題沒有結論,比如說豪華稅。兩邊很明顯都在測試對方的決心,就算這意味著他們要攜手跳下懸崖,也就是取消整個賽季。


這次談判在10月4日來到關鍵時刻,那時候兩邊在考慮50-50的分配比例,而球員這邊拒絕了。兩邊很快從那個數字中退縮,球員這邊堅持他們不會考慮任何低於53%的數字。


談判從那個時點開始中斷,球員這邊說沒什麼好繼續討論的。


調解在這些情況會有幫助。「我曾經參加很多次認為無望的調解,結果一個調解委員成功化解。」一位經歷很多次類似情形的休士頓律師David Holmes說:「像Cohen這樣的調解者會排除那些廢話,專注在兩邊取消賽季會帶來的損失。他會讓兩邊面對那樣的現實。」


根據FMCS的網站,調解者引導雙方走出可能的死結,達成兩邊可以接受的結論。他們提出意見,對於雙方合意提供程序上或是實體上的建議。他們的成功來自於被雙方的接受程度,還有自己處在客觀中立的角度。FMCS宣稱這幾年有85%的成功率,讓糾紛雙方達成合意。


然而,調解者沒有權力強制和解,也不能調查事實或法律。他們唯一的工具就是說服力。這和仲裁不一樣,後者是由兩邊對中立第三方提供自己的說法,然後由第三方做決定。在現在這個狀況,Cohen比較像是婚姻顧問,而不是法官。


Cohen在這個領域有很多經驗,參與過NFL、NHL和MLB的勞資談判。自從掌管FMCS以來,他處理過美國足球大聯盟(Major League Soccer,MLS)和球員工會的糾紛,在2010年球季開始前談妥了合約。


但是他在NFL那次比較不成功。Cohen和NFL以及工會在去年二、三月一起合作,但是沒辦法達成休戰協議。談判在3月16日中斷,工會接著宣告「放棄利益」(disclaimer of interest)(類似於解散工會),聯盟宣布封館,球員把老闆告上聯邦法院(不過NFL勞資糾紛最後透過另一個調解者達成調解)。


如果Cohen這個禮拜沒有成功的話,類似的命運也可能等著NBA。Stern警告過可能的後果說,如果兩邊在禮拜二還沒有結論的話,他的膽子(gut)告訴他耶誕節將無球可打。FMCS發布的新聞也強調了其重要性:「很明顯現在發生的糾紛會導致嚴重影響,不只是直接相關的雙方,更重要的是,還包括了州際間商業活動-員工、提供比賽時服務的工作人員,更廣泛地還有每個舉行比賽城市的經濟。」


根據同一份新聞稿,Cohen已經分別和聯盟及球員工會兩邊,對於談判的狀態進行過非正式的討論。


調解的機制


Cohen會怎樣使用他的魔法?明確的流程因為不同調解者和調解的形式而有所不同,但是典型的調解包含了三個部分。第一階段時,兩邊和調解者面對面。調解者解釋整個流程,說明基本規則。兩邊解釋自己的情形,包括法律面和事實面的問題。


在第二階段,兩邊分別進行不公開的會議,叫做「幹部會議」(caucuses)。任何在這個會議上告訴調解者的事都是機密,在未經該方同意之前不能傳達給另一方。這讓兩方可以對調解者陳述己見-比如說對於收益分配可能達成妥協的比例-他們可能不願意洩漏給另一方。調解者用這個時間來討論風險、兩邊的彈性和自己案子的長處和短處。


在第二階段中間某個時點,調解者會開始加強共識,成為兩邊間的外交使節,傳遞彼此間和解的條件。他會用自己對兩方立場和妥協點的了解,讓兩邊慢慢靠近可以接受的中間點。


如果顯然兩邊已經達成共識,調解者就進入了第三階段,也就是最後一個階段。調解者把兩邊找來,合意已經寫成書面,接著由兩邊簽名。


兩邊都需要損失一點什麼


禮拜二會依循這個劇本,兩邊在漫長的一天之後笑著走出來彼此握手,然後手裡抓著合約嗎?「果調解要成功,兩邊都要損失一點。」Holmes說。Holmes曾經看過有些案子,一方因為情況一面倒而堅不退讓,這樣就沒有可能妥協。


如果是這樣的情況,調解程序只要花幾分鐘。但是現在的情形和最糟糕的情況完全不同。「兩邊都得要損失點什麼。」Holmes說:「如果整個賽季取消,對每個人來說都不是勝利。」


球員因為賽季取消所損失的薪水已經被人計算出來了。然而,老闆也有很大損失:


●金錢損失,如果整個球季取消的話大約有10億美金。就算挽救了球季,如果收益從38億元掉到30億元,從球員那邊爭來的3%也毫無意義可言。


●對聯盟的長期損失,這需要很久才能回復-久到現在的球員可能多數都已經退休了。在最糟糕的情況下,球隊價值可能都會下降。


●像是Malcolm Gladwell所說的,球隊所有權的「心理報酬」損失。


●聯盟和電視網、當地電視、電台轉播單位和當地政府的關係受到損害。「如果因為場館不能帶來收益,導致當地政府無法支付債券,NBA要說服任何城市再為球場融資就很難了。」Holmes說。


●敵對聯盟出現的風險,如果封館持續夠久,這樣的可能性真的會發生。


這些都讓Cohen有空間可以操作。「這些是調解者可以提供給老闆看的東西。」Holmes說。「我曾經不止一次看過這些說法,這由中立第三人口中說出,更能讓我和我的客戶清醒。Cohen可以對老闆說:『如果你們錯了,而球員不玩了怎麼辦?』」


禮拜二的成功仰賴Cohen把雙方帶離懸崖的能力。就算老闆長期下來佔有優勢,球員可能會先退讓,但是長時間的封館-尤其是取消賽季-對雙方來說都會是夢靨。Cohen需要讓兩邊看到他們低估了彼此的決心,而妥協比其他結果要更好的多。


調解的成功與否,還有NBA球季能否開打,都依賴Cohen的能力。找到願意和解的兩邊容易。找到兩邊願意妥協的點要難得多。


「我參加過更多比這難纏的多的案子,最後都達成合意。」Holmes說:「這沒辦法保證會成功,但是這是非常正面的發展。」


兩邊在沙上劃下的線有個優點-它們可以被抹去。

 

【譯後註】2011.10.21 勞資談判調解破裂,封館持續進行。

 

 

ping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