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 Fegan是個運動經紀人,旗下客戶包括John Wall、Dwight Howard、Anderson Varejao、Ricky Rubio……。TrueHoop網站的Henry Abbott有機會在選秀會當天貼身觀察他,以下是他的觀察。


http://tinyurl.com/349exqk


Powerbroker in action: Dan Fegan's draft day
By Henry Abbott


「肯塔基控衛」從去年開始,就已經變成「John Wall」這名字前面的稱謂。


同樣地,「耶魯律師」也是他的經紀人Dan Fegan名字前面常出現的片語。


Wall真的是被那所大學,或是場上位置所定義嗎?也許沒有這麼緊密。具備優秀的爆發力,還有攻擊籃框的企圖心,Wall不完全是一個純控衛,而且他也只在那所大學待了一年。


Fegan也很難被定義。他的客戶包括Wall、Dwight Howard、Joakim Noah、Anderson Varejao、易建聯和Shawn Marion,Fegan一直都是NBA裡勢力最大的經紀人之一。但是他一直以來都很低調,除非像是和騎士隊總管Danny Ferry談論Varejao的合約這種事,不然他就像一個謎。


TrueHoop在2010年選秀會跟著他跑了一天,很明顯Fegan是一個企圖心很強,又擅於精算的策略家,把他和長春藤學校連在一起(他就是比你聰明),還有把他跟法律連在一起(他真的一行一行對合約吹毛求疵,並且對以計謀擊倒對手感到著迷),跟他的本性沒有差太多。


Dan Fegan和Sonny Vaccaro選秀會前在紐約的四季飯店。


對Fegan來說,選秀會當天就像大部分的日子,是一連串令人眼花的面談-跟他的員工,跟贊助商,跟一堆訪客-不時綴以藍芽進行的電話會議,對象包括Larry Bird、Danny Ainge、Rod Thorn、Mark Cuban和Sam Presti。


傳奇的籃球經紀人Sonny Vaccaro是當天第一群訪客,他來到四季飯店由貝聿銘設計的大門內,由Fegan員工佔據的一堆圓桌邊。


Fegan和Vaccaro一開始是透過Chris Dudley認識彼此。Dudley現在是奧瑞岡州州長候選人,他在耶魯籃球隊時,Fegan則在法學院就讀。


Fegan開的經紀公司最近被Arnaud Lagardère買下,後者是個對運動充滿狂熱的法國人,他的事業是全球前幾大,在全球航空業、傳播媒體、印刷業、運動產業和其他都有參股。最新的這家運動經紀公司叫做「Lagardère Unlimited」。


Vaccaro這幾天大部分時間花在NCAA上面,他對於Lagardère特別感興趣。Vaccaro在Brandon Jennings跳過NCAA,直接投身義大利職籃的爭議決定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Vaccaro說,找出連結美國年輕球員到歐洲市場的最佳途徑,是他現在最重要的工作。


在此同時,Vaccaro花了很多時間支援Ed O’Bannon控告NCAA。


Vaccaro和Fegan討論Lagardère Unlimited對Vaccaro在海外的生意可以怎樣提供幫助。「我做了一點google。」Vaccaro說的是Fegan口袋很深的新老闆:「他真的可以作些事。」


在登上飛往西雅圖的班機前,Mitchell Butler展示Avery Bradley傷勢的細節。


前NBA球員Mitchell Butler現在是Fegan底下的經紀人,他是德州後衛Avery Bradley的代表。到選秀日時,作為Wall代表的工作已經相對輕鬆-他絕對會成為前幾順位。另一方面,雙能衛Bradley有過腳踝手術的歷史,讓他無法參加一些選前測試營,結果錯失了在球隊前面表現的機會。Bradley曾經被認為落點在樂透區,但是到了選秀日Fegan和Butler忙著替Bradley決定一個底線-他最糟會跌到第幾順位。


當天稍早,很多談話的主題都是Bradley,但是沒有一支首輪中段順位的球隊有肯定興趣。每年都有被預估很高的球員,最後在選秀會上跌的很深,現在Bradley有可能成為其中一位。


Fegan做了一個急促的決定:Butler應該在選秀夜跟Bradley還有他的家庭,一起待在西雅圖郊區的家中。Butler在趕去機場搭乘午夜班機前,他給Fegan看了腳踝的X光片。Fegan給Butler的指示是「照顧好家族的期望-這可能是趟崎嶇的旅途。」


那天稍早,Fegan討論用不同的優點把Bradley推銷給球隊。他的運動能力是個重點。Fegan說:「他測試的結果跟Russell Westbrook很像。」


經過一番討論,他沒採用這個說法,決定用另外一個主題:Bradley是2010年版的Jrue Holiday,Fegan的另一個客戶。他說,這兩人「相似的恐怖」。兩人在高中畢業時都很受矚目,是排名前五的球員。兩人在大學都打跟原本不同的位置,而且球隊的勝場不如預期。兩人都從選秀會的前五順位滑落,但是根據Fegan的說法,時間會證明他們是各自選秀會上最好的球員之一。


Fegan似乎可以馬上跟任何總管、老闆或是教練通上電話,而他也的確這樣做,幾乎整天。Larry Bird、R.C. Buford、Danny Ainge、Mark Cuban、Sam Presti……這些人,還有其他人都聽到了這段推銷詞。


總管們痛恨讓Holiday這樣的球員從指縫中溜走的想法,而Fegan的工作就是讓這件事可能發生在這個球員身上的顧慮萌芽。


Fegan稍後坦承他不認為這樣的推銷技巧可以改變情勢太多-球隊只會在兩個球員之間的選擇搖擺不定。但是這些年來他學會專注攻擊點-只要指出一兩點,然後拋下它,所以當總管被一堆資訊轟炸時,最重要的訊息有機會牢牢停留。也許這招真的有效。Fegan在禮拜四中午向Ainge說了這套「Bradley像Holiday」理論,結果塞爾蒂克在第19順位抓下了Bradley。


這樣的電話整天持續不斷,Fegan說的很多,但是他也傾聽。幾乎每通電話,內容都是誰可能賣掉選秀權,或是聯盟裡的人對這個球員或那個球員的看法。Fegan其他的客戶也會出現在話題。幾乎不管什麼問題,Fegan都有做好自己的功課。他會希望這個客戶加入小牛隊嗎?那個客戶去灰狼隊呢?他不用作筆記,就已經準備好迅速的回答,同時思考長期的策略。然後下通電話就來了。


如果你想要Dwight Howard幫你代言產品,這本書就是為你設計的。


Albert Hall跟Lagardère簽有合約,負責替後者行銷球員。Fegan短暫地和Hall開了個行銷會議,後者展示新的品牌介紹冊給前者看,這會用來把John Wall和Dwight Howard推銷給廠商。


(這本書顯示了一個清楚的事實,Fegan的客戶包括籃球界的飄髮哥大全。Varejao、Noah、Ricky Rubio……這是其他經紀人的禁區。)


在選秀日當天,Hall談到Dwight Howard的下一支愛迪達廣告時很開心,但是不管他談話對象是誰,主題似乎總會轉移到網球選手John Isner身上,那是Hall最近帶來Lagardère的客戶。一連串的事件讓Hall看起來像個天才,Isner剛贏了溫布敦史上最長的一役,締造了一堆紀錄,成為運動迷談論和想像的主題。


這樣的球員是有商機的。Hall正在和一些公司談判,而當談論主題是Isner時,他露出微笑。


Dan Fegan和Joyce Li在選秀會當天早上,他們在看John Wall的Reebok合約。


Fegan是世界上最常在電話線上的人之一-他的藍芽耳機從未停止,透過他交流的資訊跟任何人一樣好。然而,他卻沒有借助網路。他從洛杉磯家中來到紐約時,並沒有攜帶筆記型電腦,這對很多同業來說是難以想像的。


事實上,他有點懷疑。當Butler藉由iPad展示很多圖片,包括X光片,收發電子郵件,增加自己的待辦清單時,Fegan用挖苦打斷他的長篇大論:「不要再炫耀那玩意了。」


對一個經手一連串大生意的人來說,這就算幽默了。


在此同時,每個可以想見的細節-Wall在選秀後派對的預算是多少?Wall跟Reebok的合約跟最早和最新的對照版本?如果Wall的家庭要出去需要準備幾台車?我們今晚要幫Wall找安全人員嗎?四季飯店可以幫Fegan換更大的房間以便開會嗎?Aleve在哪裡?-都在助理Joyce Li的指端。


Fegan如何不必藉助網路來管理?「他有我。」Li說。你可以相信這就是其中差異。


Dan Fegan和Brian Clifton,John Wall的Reebok合約確定的前一刻。


當Wall來到Lagardère時,他的密友AAU教練Brian Clifton也陪同-而且從Fegan那邊得到負責Wall的行銷工作。第一筆大交易就是Wall的Reebok合約。


選秀會當天一早,Wall的Reebok廣告已經在電視上播放,而那雙球鞋也在Wall腳上。但是Fegan和Clifton還在最後確認這份已經簽好的交易。Fegan內心那個律師又開始蠢動。他對簽訂版本事必躬親,而且自己反覆推敲一些細節。但是直到Clifton有機會看到最終版本前,Fegan都把合約的簽名頁保留下來。


在會議結束時,Clifton同意最終簽了名的合約裡每個條文。Fegan花了一點時間慶祝交易完成。簽名頁會送達給Reebok,以完成整筆交易的最後一步,然後Reebok的Tom Shine加入了Wall的選秀後派對。


到了傍晚,對Wall來說,長久以來成為NBA球員的等待即將告終。


即便狀元人選近乎內定很久了─Wall的陣營沒有太多懷疑─Wall聰明地拒絕做任何假設,或是太早開始慶祝。直到David Stern喊出他的名字前,他都保持著一副比賽時的表情。


在成為首位肯塔基出身的狀元後,Wall幾乎激動地說不出話:「言語現在根本無法表達。我在一個貧窮的環境下長大,在學校裡惹麻煩,尤其是在我爸過世之後。所以我媽媽帶我去上學……我愛她愛的要死。」


Fegan和Sandro Varejao在John Wall的選秀後晚宴上下西洋棋。


一整天下來,Fegan跟一個接一個的制服組談話。其中很多人想從Fegan身上榨取資訊。幾乎每一次他都分享全部所知。


我問他為什麼……保留一點秘密,維護自己虛張聲勢的能力難道不好嗎?舉例來說,難道說服一支球隊用比較早的順位選進他的客戶,因為其他總管在稍後一定會選走他,不是一件好事嗎?


Fegan說很多經紀人的確保留很多秘密。「但是我下西洋棋,不是撲克牌。」他解釋說:「我可以接受每個棋子都在棋盤上,只要比別人多想幾步。其他人有不同的策略,不希望你看見他們的底牌。」


當他離開洛杉磯家中時,Fegan甚至帶著西洋棋盤,而且他說幾乎每個員工都會下。即便在Wall在Buddakan的派對上,被歡愉的氣氛圍繞,Fegan都在策略性地思考,和Sandro Varejao下西洋棋-後者之前是跨國工作者,也是克里夫蘭前鋒Anderson的哥哥,他現在是Fegan旗下的國際籃球副總裁。


Lagardère的大部分員工-Nathan Pezeshki、Matt Davis、Dan Fegan、Joyce Li和Sandro Varejao-漫長的一天終於結束。


除了Wall的派對,這天鬆了一口氣有很大部分來自Avery Bradley,他在波士頓塞爾蒂克找到了家,這是今天很多挑戰中最歡樂的結局。

創作者介紹

The Boston Garden

ping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ck
  • 翻的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