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yvague.tumblr.com_  

1995年東區準決賽,在第一輪橫掃了亞特蘭大老鷹隊的印地安納溜馬隊,要對上剛淘汰克里夫蘭騎士隊的紐約尼克隊。這兩隊之間並不陌生,前一年他們在東區冠軍賽大戰七場,最後由尼克隊晉級。但是再度見面的兩隊已經和前一年不太相同,拿到中央組冠軍的溜馬隊這年是東區第二種子,而尼克隊儘管戰績較佳,但卻是第三種子。因為尼克隊中鋒Patrick Ewing的小腿受了傷,溜馬隊覺得有機會報前一年之仇。

但是當在麥迪遜廣場花園舉行的第一戰開打後,溜馬隊的表現卻不如預期,中鋒Rik Smits得到季後賽生涯新高的34分,只讓Ewing得到11分10籃板,但是Reggie Miller卻找不到準頭,在第一節一度七投只進一球。尼克隊在第三節一度落後九分,但是到比賽只剩下18.7秒,尼克隊後衛Greg Anthony罰進兩球時,他們已經以102比97領先五分,溜馬隊總教練Larry Brown喊了暫停……

Reggie Miller(溜馬隊後衛):「他們都說同樣的話:我已經離開球場了,或者我已經把電視關掉了,我已經離開房間照顧小孩了。那場比賽已經結束了。」

Jeff Van Gundy(尼克隊助理教練):「每個人都認為比賽已經結束了。我認為連溜馬隊都覺得比賽結束了。」

Donnie Walsh(溜馬隊總裁):「我已經離開座位,走到吸煙室,把門關起來,認為比賽已經結束了。」

Spike Lee(坐在場邊的尼克隊天字第一號球迷):「尼克隊開始慶祝,Greg Anthony給場邊的妻子送上飛吻。」

Larry Brown(溜馬隊總教練):「現實來說,我認為我們已經沒有機會了。我無法想像這種情形還能逆轉。但是身為一個教練還是要說點話。」

Miller:「事情看起來不太妙。但是在籃球的世界,除非蜂鳴聲響起,否則比賽還沒結束。」

Rik Smits(溜馬隊中鋒):「我們還滿低落的。但是比賽還沒結束前一切都還沒完。我看過更誇張的事情發生。」

Mark Jackson(溜馬隊後衛):「在暫停時,Miller跟我們說,我們只需要幾個三分球和一次抄截。他說我們可以贏回這場比賽,就算當時我們以99比105落後,我們只需要先投進一球。」

Miller:「當比賽剩下15到20秒你還落後六分,事情看起來不太妙,但是你絕對不能放棄。」

Jackson:「我不想說謊。我覺得他那番話聽起來不錯,但是我完全不認為那真的有機會發生。」

Jackson:「然後他站上球場,一切就這樣發生了。」


不相信還有機會的Mark Jackson把球傳給Reggie Miller投進一顆三分球,比數變成102比105,還剩下16.4秒。尼克隊的Anthony Mason從籃下發球,但是他遇到兩個問題:先發控球後衛Derek Harper在第三節因為和溜馬隊的Antonio Davis衝突所以被驅逐出場,而且球隊已經沒有暫停可喊了,所以Mason為了避免五秒發球違例,勉強地把球傳出去……

Antonio Davis(溜馬隊中鋒):「他想要抓住我,不讓我上籃,但是我感覺不太爽。我覺得也許他想要傷害我。我希望不是這樣,也許我想錯了。我只是想保護我自己。」

Derek Harper(尼克隊後衛):「我不認為我應該被驅逐出場。」

Pat Riley(尼克隊總教練):「我們討論過喊太多次暫停的問題。」

Vern Fleming(溜馬隊後衛):「他們為了保住球權,已經把三次暫停都用完了。在比賽快要結束時,他們已經沒有暫停。這造成他們很大的壓力。」

Miller:「如果你可以很快地投進三分球,你就知道自己還有機會。然後當Anthony Mason為了把球發進來幾乎要跌倒時,我覺得自己可以抄到那球,但是我沒想到他直接把球丟給我。」

Anthony Mason(尼克隊前鋒):「Greg是被撞倒在地。如果有機會再來一遍,我也許會接受五秒發球違例。」

Miller:「1995年那球,就像你在影片裡看到的,沒錯,我推了他一把。我很抱歉,裁判沒有吹哨,我就欣然接受。就像Magic Johnson說的:不惜一切手段。所以我在此道歉。我從來沒有在公開場合道歉過。Greg,好吧,我推了你一把,讓你倒在地上。」(Miller在進入名人堂時的演說)

Brown:「讓我驚訝的是,Reggie心裡想的不是很快地投進兩分,而是把球運回三分線外投三分球。這是一個了不起的運動員才能做到的,他的血管裡流的大概是冰,一個熱愛壓力的傢伙,而且願意承受沒有投進那球的結果。」

Miller:「因為我想要拿根棒子直接刺穿他們心臟。」

Marv Albert(尼克隊主播):「我從來沒有看過這種事。」

Ahmad Rashad(NBC記者):「想到不去得兩分,反而後退投三分球。那需要……很大……的膽量。」

Mason:「我們都嚇壞了。在他投進第二個三分球後,我們都傻了。我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就像是一個永遠醒不過來的夢靨。我到今天依然會想到它。當然現在我可以嘲笑這件事,在當時我可是一點都笑不出來。」

Walsh:「Mel Daniels(溜馬隊傳奇球星,當時是球隊人事總管)用力地敲我的門,他說:Donnie,Reggie剛剛把比賽扳平了。我說:不要鬧了-我沒這心情。他說:我是認真的。」

當時還是底特律活塞隊新秀的Grant Hill正坐在觀眾席:「當尼克隊領先六分時,我低下頭去簽名。當我把頭抬起來時,比數已經被扳平了。」

Grant Hill:「Reggie熱愛壓力。聯盟中很多人不想要投最後一球。他們會朝向球的反方向跑。當比賽關鍵時刻,Reggie想要拿到球。」


在Miller只花了3.1秒就投進第二顆三分球,把比數扳成105比105平手之後,依然沒有暫停可喊的尼克隊把球傳給John Starks,輪到溜馬隊開始緊張,後衛Sam Mitchell對他犯規……

Sam Mitchell(溜馬隊後衛):「我沒有想要犯規。我只是嘗試要壓迫持球者。我以為Reggie投進的是兩分球,我們落後一分。我知道他們沒有暫停了。這是我犯的錯。幸運的是,我們最終有辦法得到好結果。」

Mitchell:「即便我們最後贏了,我依然覺得很懊惱。」

Miller:「我越想這次犯規,我就越覺得這根本不是錯誤。不犯規的話,他們控球在手拖到最後一刻才出手,主動權完全在他們。Sam的犯規逼得Starks站上罰球線,讓他在沉重的勝負壓力下罰球,就算他兩罰俱中,我們仍有一次進攻機會可追平比數,甚至直接超前贏球。」

Mitchell:「Brown教練已經在畫下一球的戰術了。」

Fleming:「這些比賽很重要,尤其是當你在主場,比賽已經快要贏了。你只要把球顧好,把球給罰進。」

Greg Anthony(尼克隊後衛):「我從沒聽過麥迪遜廣場花園如此安靜。我們曾經在只有清潔工時在那練球,但是都沒那麼安靜。」

Albert:「觀眾如此安靜,我都可以透過轉播耳罩聽到自己的聲音。」

Miller:「在他罰球時候,我並未跟他說任何垃圾話;但在裁判把球交給他之前,我忽然出聲:等等,等一下下……喔算了,我忘了要說什麼了。我是有意要破壞他的罰球節奏,讓他多想一下這球如何事關重大。」

John Starks(尼克隊後衛):「結果我兩罰都沒進,因為我腦裡都是那件事-我不敢相信剛剛發生什麼事。」

Jackson:「我們看到John的眼神,他一點都不想站上罰球線。」

Starks:「當我走上罰球線時,我心裡想著:天啊,這傢伙剛剛做了什麼?」

Miller:「就算在今天你把他擺進比賽裡,他也不會兩罰都不進。」

Starks:「他不能說尼克隊軟手,但是他可以說我。我軟手了,就這麼簡單。我得接受責難。我得要把這放在我肩膀上。我有機會罰進兩球贏得比賽,但是我搞砸了。」


Starks兩罰都沒進,但是進攻籃板被Ewing搶到,但是他在距離籃框只有八呎處後仰跳投,籃球奪框而出,Miller搶到籃板,Mason立刻對他犯規,讓他站上罰球線……

Miller:「Mason對我犯規,我心裡想:你幹嘛犯我規,比賽是平手耶。」

Van Gundy:「在那個時點,我們幹嘛要犯規?」

Lee:「我們的籃球智商不是很高。」

Walsh:「我看著小電視,心裡想著:所以Reggie要站上罰球線,而且我們要取得領先了嗎?」

Miller:「我心裡想著:到頭來還是由我來罰球。我比較擔心的是第一球而不是第二球。我知道如第一球順利進了,第二球我鐵進,因此我用了松香粉乾了乾手,罰第一球。進了,於是好啦,一切又都正常了,我輕鬆再罰中第二球。」

Grant Hill:「有趣的是,Reggie直到比賽最後18秒前其實沒什麼表現。」


Miller兩罰都進,讓溜馬隊取得107比105領先,時間剩下7.5秒。沒有暫停的尼克隊從後場發球,Greg Anthony迅速推進,但是到了右邊角落時卻跌了一跤。Anthony掙扎著想要把球傳出去時,比賽時間結束的蜂鳴聲響起。溜馬隊的球員在中場相互擁抱,一路穿越通道跑回休息室。相對地,愁雲慘霧的尼克隊球員回到休息室時氣氛凝重……

Miller:「整個廣場花園一片死寂。真的,你甚至聽得見汗水滴在地板上的聲音。」

Van Gundy:「那是我印象所及看過NBA最慘的崩潰。」

Peter Vecsey(紐約郵報記者):「尼克隊球迷離開球場,撞見之前就離開的球迷喊著:我們贏了!對他們說:你們這些白癡,我們輸了!」


有人聽到Reggie Miller大叫:「軟手大師」(Choke artists)……

Miller:「不,我沒說。不要這樣說。」

Brown:「他有權利這樣興奮,他完成的事是很特別的。他想要成為焦點,他想要成為客場的反派角色,現在他得到了。但是他願意承擔那個責任,聯盟裡很多傢伙會逃避。」

Miller:「John Starks軟手,我們表現很棒。這勝是為了印第安納,我們要回來了!」(Miller在NBC的賽後訪問)

Miller:「沒有東西是我不希望說出口的。如果那是從我的嘴裡跑出來的,那一切就這樣吧。」

Byron Scott(溜馬隊後衛):「那就是Reggie。我不認為他需要為我們做這些,但是對他來說,他就是需要這個。他需要覺得所有責任都在他肩膀上,而我認為這讓他有更棒的表現。」

Fleming:「這就是他讓自己在比賽中讓自己鬥志高昂的方法。如果你是觀眾,而且你有看這場比賽,你會和他說一樣的話。他們軟手了。這就是Reggie。」

Miller:「有什麼問題,他們很不爽嗎?我可沒說錯什麼。他們真的軟手了,不然你怎麼形容剩下16.4秒領先六分之後輸球?我的情緒有失去控制嗎?把你放在我的角度想想。這就好像是贏了樂透。我們從落後到扳平,然後Starks站上罰球線,他身上可沒什麼壓力。他只要罰進一球就可以領先,結果他辦不到。在我的定義他就是軟手。現在尼克隊要怎樣?要我把話吃回去嗎?他們要怎樣,比現在更兇狠地揍我嗎?我們也有些大傢伙。我們可以跟他們一樣粗暴。我們也可以打架。我們不會害怕。那些日子已經過去了。如果他們夠尊重我們的話,我一句話都不會吭,但是現在我看尼克隊才是最愛哭夭的。他們認為自己是上天帶給籃球的禮物。他們也許會尊重公牛隊和魔術隊,但是他們絕對沒有尊重我們。事實是,我才不在乎尼克隊的感受。如果他們不喜歡我說的,那就X他去的。」(比賽隔日的紐約郵報)

Starks:「Reggie會說這些話,但這不過只是一場勝利。當你幸運贏得一場比賽,你得要謙虛一點,不過我猜他不太謙虛吧?但這就是他。」

Scott:「不能說他們軟手。只是那些一開始對我們不利的小障礙,最後變成對他們不利。我們沒有放棄,基本上就是如此。我們嘗試讓某些事發生,而我們做到了。」

Jackson:「那實在太震撼了,我不認為球隊裡有任何人在賽後真的表達出開心,因為我們全都還很震驚。老實說,我依然覺得很驚訝可以贏得那場比賽,但是他一點都不驚訝。他知道把自己放在那個可以贏球的位置,然後他辦到了。」

Brown:「我不記得任何類似這樣的事。我完全難以相信,我從沒想到我們可以在正規賽逆轉,最後贏了兩分。我們打出一波八比零的攻勢,在18秒內。太了不起了。」

Riley:「我們非常努力要贏得這場比賽,結果卻讓它從手中溜走。」(Riley在賽後記者會時依然難以置信地搖著頭)

Miller:「你得要承擔那份責任。我覺得這是我的球隊,當我們贏球時,每個人都會來拍拍你的背。但是當事情出錯時,你也應該扛下責難。你得要接受這兩種角色。當事情順利時,你有免費的晚餐,當事情變糟時,我想媒體把你罵到臭頭也很公平。你兩種結果都要接受。」

Riley:「我不知道是不是讓人失望,但是我從來沒有看過這樣輸球的情況。這是很難接受的一場敗仗。但是我們不能怪罪別人,只能怪罪自己。」

Lee:「在比賽裡,Reggie完全發瘋了,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起肖了。」

Miller:「我不能在紐約外出,他們會把我幹掉。」(隔日記者問他是否有出去慶祝)


那年的東區準決賽,溜馬隊最後以七戰淘汰了尼克隊,但是最終在東區冠軍賽裡,又以七場輸給了Shaquille O’Neal領軍的奧蘭多魔術隊(O’Neal說他看了這場比賽,嚇得差點被嘴裡的雞骨頭給噎住),而魔術隊則在總冠軍賽裡被Hakeem Olajuwon率領的休士頓火箭隊橫掃。但是18年後,當Reggie Miller已經宣告退休,溜馬隊現在的成員依然記得那場令人驚奇的比賽……

Paul George(溜馬隊後衛):「那是一個偉大的時刻,但是我覺得我可以做到!」(1990年出生的George當時只有五歲)

George Hill(溜馬隊後衛):「我有次在打電動時辦到。」(1986年出生的George當時只有九歲)

Frank Vogel(溜馬隊總教練):「當然可以做到,也許九秒裡由三個不同球員得到八分。」(1973年出生的Vogel當時22歲,正在肯塔基大學就讀,同時也是Rick Pitino教練旗下籃球隊兼任球隊經理)

George Hill:「每個人都認為自己可以辦到,就連Roy Hibbert都這樣覺得,但是這是很難的。我們要向Reggie對這支球隊象徵的意義致敬。」

David West(溜馬隊前鋒):「我當然記得那場比賽。我記得第二天早上電台把尼克隊罵翻了。他們真的罵翻了。當時我支持尼克隊,因為我不是公牛隊球迷,而我知道尼克隊最有機會擊敗公牛隊。所以那時候我替尼克隊加油。」(1980年出生的West當時15歲)

Lee:「我們只是打招呼,我在來之前根本不知道今天是那場比賽的18周年……我試著要忘記它。」(18年後,退休的Miller成為TNT頻道的球評,為了轉播比賽回到麥迪遜廣場花園時遇到Spike Lee)

Charles Barkley(籃球名人堂成員):「這幫助Reggie Miller建立他的名聲,這就是他為什麼被選進籃球名人堂。」

Miller:「你知道人們總是會說有沒有籃球之神,這就是籃球之神。」

ping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ports
  • 您好:

    我們是痞客邦運動邦的專欄編輯
    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並分享了這篇好文章
    我們將您此篇文章放上了運動邦首頁的焦點頭條
    http://channel.pixnet.net/sport
    希望能讓更多喜歡運動的朋友閱讀您的好文章
    謝謝~

    痞客邦運動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