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geboard.jpg   


http://0rz.tw/wh8Dt


Stickers for Selflessness: Leading the Charge Against Hero-Ball
John Converse Townsend | February 2, 2012 | 6:30 pm


要在團隊運動中持續獲得成功得透過犧牲;最好的球隊接受這點,了解個人成就有時候得要為了球隊而擱置-想想Michael Jordan在1997年總冠軍賽傳給Steve Kerr的球。


就連Jordan都承認,當偉大的球員不願意做出犧牲時,反而更難獲得個人成就和讚美。所以為什麼自己都說表現很自私的巫師隊不願意打團隊籃球呢?更好的問題應該是,要怎樣改變他們的態度。


答案可能會讓你很驚訝:提高個人榮譽的競爭度。


前神經科學家,現在是連線雜誌(Wired)作者的Brian Mossop解釋道:


「當團體裡的小小榮譽透過獎盃的形式被人看見時,男性球員改變了競爭的態度,犧牲自己的利益以符合球隊的需要。」


「如果這些結果可以類推到競爭激烈的運動,頭盔上的貼紙可能藉由深植人心的心理機制,驅使球員潛意識去配合球隊行為。」


Mossop的故事提到了大學美式足球頭盔貼紙中的科學,一則公共科學圖書館(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PLoS)的研究指出,對於獎盃的競爭可以怎樣觸發男性的慷慨心態。六十年代時,俄亥俄州立大學美式足球教練Woody Hayes對那些現在不會被誤認的銀色頭盔公佈了一項新規定:那些總是被忽略,但是可以幫助球隊贏球的微小舉動,比如說防止對方達陣的關鍵線衛,可以在頭盔上貼一張小小的七葉樹貼紙。


這些只有硬幣大的貼紙成了俄亥俄州立大學的標誌;七葉樹現在成了註冊商標。


「本來只是一種簡單的肯定,現在變成了歷久彌新的傳統。」Mossop寫道:「現在有22支第一級大學的美式足球隊會使用頭盔貼紙這類的獎勵。但是這些裝飾品不僅僅只是表達微薄的謝意。這體現了一種經過時間考驗的慣例,一位球員在隊友間的地位,是由球季中他的頭盔上有多少貼紙作為衡量標準。」


華盛頓巫師隊就是從這裡開始進入故事。同儕評審(Peer-reviewed)的科學顯示,巫師隊的球員有一種誘因讓他們像贏家那樣競爭。在2011年到2012年球季開始前,巫師隊在休息室右前方的角落豎立了一塊新的白板:製造進攻犯規板。在練球和正式NBA比賽中製造對手進攻犯規的球員,可以在白板上得到榮譽,一顆紅藍相間的籃球(就像美式足球頭盔上的七葉樹貼紙),這是華盛頓職業籃球中衡量尊敬和地位的新標準。


華盛頓巫師隊製造進攻犯規板現在被一塊有不同排列的板子所取代,上面有著一些每場比賽的數據指標(比如說把對手命中率壓低到某個標準)。這塊新板子是Flip Saunders擔任教練第三年時發明的激勵工具,NBC的Sarah Kogod寫道:「這可以持續作為那些重要小事的提醒。」


與球隊相關的目標:被抹去;利他主義的行為:被擁抱。球員對於這些很買帳,藉由一些最無私的球場表現,為了贏得獎勵而努力。Roger Mason、Jordan Crawford和Shelvin Mack都提過願意為了球隊犧牲自己,不管是資淺或是資深的球員都渴望因為登上那塊板子,而享有誇耀自己的權利


這不會不合理。相反地,這完全是天性。地位象徵,比如說頭盔貼紙或是白板上的籃球磁鐵,追求這些東西的天性和競爭相連結。從一種進化的觀點來看,團體裡最受尊敬的個人,將他自己和其他男性競爭者區分開來,並且有最好的繁殖機會。在傳統的狩獵、採集型社會,藉由社會行動和無私的功績得到地位,而不只是純粹心理上的優越感,是很常見的。隨著時間演進,為了部落好,這些有社會意識的行為會得到他人的報答。


另一種讓獵人可以提升地位的方式是累積被殺害動物的獸皮、獠牙或者牴角,喬治梅森大學Daniel Houser教授實驗室的博士候選人潘曉菲提出這種想法,她專注的領域是行為賽局論,並且設計了這項研究。在生計社會中,為了獎座去狩獵是一種很有效的激勵動機,而且實際上解釋了為什麼七葉樹貼紙和巫師隊的白板會在競爭的團隊運動中被重視。


「但是潘小姐和Houser教授指出了一項關鍵,就是當地位和競爭發生時,獎勵的價值-就算很小-也會急劇地改變。」Mossop說:「貼紙不是唯一激勵團隊精神的因素,而是這些提升地位的小小獎勵,似乎讓個人主義和團隊精神間的傳統界限更模糊了。」


在籃球裡,球隊裡最好的球員會以身作則。Andray Blatche也許是隊長,但是隊員跟隨的是二年級生John Wall。Wall一直是個團隊第一的球員。


「那就是我的做人之道。我為自己設下很多目標。但是我更專注在作為巫師隊和華盛頓的代表。」Wall說:「我得要好好打球。這是我在這裡最重要的事,而且要以對的方式讓我的球隊開心,讓我自己開心,然後試著贏球。」


Wall是那塊白板上的領先者並不令人意外。藉由觀看事情的角度,新的傳統已經被建立了,其餘的人只能跟隨-對於冠軍的競爭是難以避免的了。


「我只想說,我只有打了四場比賽,但是目前是並列第三名。」Ronny Turiaf對Kogod說:「我只是想指出這件事。」


那些愛貶抑Ernie Grunfeld總管的人注意這裡:Ricky Rubio目前製造對手19次進攻犯規居聯盟之冠,但是DeMarcus Cousins(18次)和John Wall(16次)也只有落後他一點。也不要小看製造進攻犯規。在巫師隊跌破眼鏡地擊敗奧克拉荷馬市雷霆隊的比賽中,它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那就是那種可以幫助你的球隊贏球的行為。」Roger Mason這樣告訴Kogod,並且稱讚了John Wall為球隊防守帶來的貢獻。「這不會在數據裡顯現,新聞記者也不會寫到它,但是教練會指出來,因為他們肯定這在比賽中有多重要。當我們擊敗奧克拉荷馬市時,John Wall製造了對方很多次進攻犯規,而那為我們帶來氣勢。我想他在那場比賽製造了三次進攻犯規。這代表了他們少得了六分。」


John Wall那場比賽吸引了四次進攻犯規,根據比賽的紀錄顯示,有兩次在比賽快結束的關鍵時期。


製造進攻犯規是很困難的,尤其是在關鍵時間,因為裁判通常都會避免吹哨。「你得要造成某種程度的暴力,也許是像動物或是極度異常,他們才會吹進攻犯規。」Shane Battier在邁阿密熱火隊以四分之差擊敗芝加哥公牛隊之後這樣說。


即便在裁判沒有吹哨的情況,嘗試做對方進攻犯規依然有其價值。「製造進攻犯規是有效的,因為它讓進攻者的心裡產生遲疑。」Battier繼續說,他指的是Derrick Rose在讀秒時刻嘗試追平比數的出手。「裁判有吹哨嗎?沒有,但是Rose猶豫了,而任何你製造的遲疑都是防守上的勝利。」


當裁判真的吹哨時,製造進攻犯規會出現在紀錄裡……而且不止一處。


在NBA裡,吸引進攻犯規通常意味用你的胸口去接受膝蓋或是肩膀撞擊。不勞無獲。但是進攻球員會得到一次失誤和一次進攻犯規,讓他的球隊喪失一次球權和得分,這個傷害可就更大了。


不管你相不相信,尊重「其他人」一直是籃球文化的一部份。看看1981年由籃球之父James Naismith所撰寫最原始的13條規則:


5. 不准任何人對另一方球員用肩膀撞擊、擒抱、推擊、絆腳或出拳。第一次違反本規則的球員應該被記犯規,第二次違反時應該離場直到下次進球,如果有證據顯示該球員有意傷害其他球員,則不得參加該場比賽,也不准換人頂替。


即便籃球(還有規則)不斷演進,進攻犯規一直被保留下來。國際籃球協會在2008年引進了免責衝撞區來維護這條規則,並且保護球員。去年春天,大學男子籃球規則委員會也建議採用免責衝撞區。這項規則馬上得到第一級大學的同意。第二級和第三級大學則會在接下來的2012到2013年球季開始採用。


也許華盛頓真的開始有了改變。自從巫師隊擊敗雷霆隊以來,他們的籃下得分每場平均11次是透過助攻,在之前的13場比賽平均只有7.3次。即便他們輸給了步履蹣跚的奧蘭多魔術隊(部分要「感謝」不利的罰球差距),巫師隊在過去四場比賽贏了兩場。如果這不算進步,也一定是走在正軌上的某種東西。


誰會是下一個製造對手進攻犯規的球員呢?

 

OhioState_New_Helmet.jpg  


 

創作者介紹

The Boston Garden

ping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kybreaker
  • 嗯? pingping 兄是 OSU 的嗎? :O
  • 不是喔,而且這篇是翻譯文。XD

    pingping 於 2012/02/08 19:26 回覆

  • eventblog

  • 親愛的會員您好,感謝您對痞客邦的支持與用心地經營,
    現在我們有一項活動希望能夠邀請您一起響應,這是一個有關Air Jordan系列的活動:

    即日起,將Facebook封面照片換上看光光親手繪製的歷年鞋款圖,就有機會獲得Biothem 碧兒泉男性沐浴保濕旅行組!
    活動詳情請至:
    http://eventblog.pixnet.net/blog/post/58538908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