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792147.jpg  

 

http://tinyurl.com/7f9f9af

 

First look at the new deal
初窺新版CBA合約

 

How the new NBA labor deal got done and what's in it
NBA的新版勞資合約如何完成,以及它的內容

 

By Larry Coon
Special to ESPN.com

 

黑色星期五,一如往常,是個成交的好日子。

 

一邊是耶誕節大賽的胡蘿蔔,一邊是球員反托拉斯訴訟的棒子,NBA勞資雙方就此達成初步協議。如果一切依照計畫進行,球隊在12月9日開始可以和球員簽約,而開幕戰會訂在12月25日。

 

還有很多工作需要完成,而時間就像NBA副理事長Adam Silver所說的「緊湊到不可思議」。再經過禮拜五馬拉松式的15小時談判後,初步協議浮現,而這是球員在本月稍早解散工會,提供反托拉斯法訴訟後,第一次和老闆正式面對面。

 

「儘管一路巔顛簸簸,即便今天晚上也是如此,但是大我讓我們場開心防,並且達成初步協議。」理事長David Stern說。

 

那些顛簸包括了聯盟11月10日提出的「不要就拉倒」提議,威脅球員如果拒絕接受,就會回到去年六月最初的提案。球員回報以11月14日解散工會-把戰場從勞工法轉移到反托拉斯法的前兆-並且提起兩樁聯邦官司,後來合併成明尼蘇達的一樁。

 

就在那時候,Stern宣布NBA進入「核冬」。

 

「對我們來說,訴訟是我們總得要面對的。」Stern說:「這不是和解的理由。理由是我們有球迷要顧,有球員想要打球,還有那些依靠我們的人。」

 

技術上來說,禮拜五曼哈頓會議是訴訟和解的談判,而不是勞資談判。因為球員工會已經解散,所以他們不再是球員談判的代表。Billy Hunter之所以在那裡,因為他是明尼蘇達訴訟的律師之一,而不是因為他是工會執行董事,但是他的角色是一樣的:就是讓合約成交吧。這件事因為工會總裁Derek Fisher出現在那可見一斑,因為他並不是訴訟的原告。

 

可疑地沒有出現在那的是Jeffrey Kessler,他是工會的外部法律顧問,參與了所有的談判直到工會解散。好戰的Kessler一路上都是Stern的心中大刺,後者稱呼他為「談判中最大的分裂力量」,而且說他的行為「總是很卑劣」。然而,Kessler在禮拜五談判的關鍵時刻,依然透過電話參加了會議。

 

如果球季要依計畫開打的話,禮拜五的初步協議僅僅是一連串必要事件的第一項。下一步是談判者要各自和他們的委託人報告。「我們約好明天一早要和全國勞工關係委員會進行電話會議。」Stern說。

 

Hunter也有同樣的計畫:「我還沒有機會和原告們說到話。我想在揭露給記者和大眾知道之前,首先應該和他們討論這份初步協議。」

 

如果沒有意外的阻礙,球員律師David Boies會在下週請求明尼蘇達法院駁回訴訟。聯盟也要請求他們今年稍早在紐約提起的聯邦訴訟駁回。但是在兩方正式就新版CBA進行談判錢,球員必須要重組工會。這需要經過投票,但是預計可以順利通過-球員可能會附和Hunter、Fisher和工會執行委員會的建議。

 

依據杜蘭大學(Tulane University)運動法中心主任Gabe Feldman的說法,聯盟也需要認可這個重組的工會。「那只是形式而已。」他說,並且補充工會不需要再向全國勞工關係委員會申請。

 

但是在合約可以進行投票之前,兩邊得要解決一連串被稱為「次要名單」的爭點,包括年齡下限,新秀薪資結構,球員紀律和毒品檢測。球員在這個月稍早提供過聯盟一份未解決爭點的名單,總共六頁。Stern很小心地提到這些問題還是需要解決,然後才能交付聯盟董事會投票。「當我們的協議已經被適當地載明在白紙黑字上之後,我們會依據程序進行表決。」他說。

 

快速解決這些次要爭點不盡然是既成結論。有相當部份的問題-包括聯盟的年齡下限-還有爭議。「在真的結束之前,一切還沒有結束。」接近球員這邊的消息來源警告說。

 

一旦這些問題得到解決,兩邊會各自進行表決以批准合約。「通過」的表決結果需要29位老闆裡的15位(因為紐奧良黃蜂隊目前由聯盟擁有)同意,還有大約450位NBA球員的多數決。「我們有信心當我們交付表決時,他們都會支持。」Hunter說。Stern說,到表決階段還需要三天到一週。

 

新版CBA還需要成為書面,經過校勘,然後簽署。直到那時候,封館才算是正式結束,而球隊可以和球員簽約,並且進行交易。如果一切都依照計畫進行,聯盟會在12月9日正式向球員敞開大門。

 

訓練營在同一天開始,和球員簽約同步進行。也有可能在投票完成後,讓球隊舉辦一些非正式的練習(這點尚未得到證實)。

 

「我們對於一切順利感到很樂觀,而NBA球季會在聖誕節的三連戰展開。」Stern說。

 

有相當球員在封館和海外球隊簽下合約,現在得要預定他們的回程機票了。NBA合約下的任何球員都得在他的海外合約裡約定,一旦NBA勞資協議解決,他們的合約就失去效力。這對所有在歐洲打球的球員來說都沒問題。中國大陸籃協不允許合約記載這樣的脫逃條款,而且簽約球員僅限於NBA自由球員。因此和中國大陸球隊簽約的NBA球員,比如說J.R. Smith和Wilson Chandler大概沒辦法在NBA球季開始前趕回來。

 

新合約的細節還沒被揭露,部分是因為懸而未決的次要爭點,部分是因為兩邊還要先向自己的委託人報告,才能夠更進入下一步。新合約據稱包括收益對分,並且如果收益超過或未達預期,這個比例會提升到51%,或降低到49%。

 

這份合約據稱也包含了不少聯盟對11月10提議版本-這導致了工會的解散和隨之而來的訴訟-做出的讓步。聯盟想要透過更具懲罰性的豪華稅制度,以及對於付出豪華稅球隊進一步花費的限制,來控制支出,並且改善競爭性平衡,但是工會對此難以接受。禮拜五會議的妥協包含了排除付豪華稅球隊的小張中產合約,保留「先簽後換」和「先續約後換」的交易,刪去了對於五年內四度支付豪華稅球隊的更嚴厲稅制懲罰。

 

「我們要尋求的不是更嚴厲的薪資上限。」Silver說:「但是豪華稅比之前那份合約更為嚴厲,我們希望這可以發揮作用。」

 

刪去了對支付豪華稅球隊更嚴厲的懲罰,工會希望可以留住球員異動的自由性,那是自由球員的命脈。球員拒絕了聯盟的提案,即便收益對分也不能接受,正是因為這個議題,球員不會解散工會提起訴訟,卻只接受類似於原先在桌上的提案。

 

據稱球員要求他們佔收益的比重要提升到51%-聯盟拒絕了這個提案,並且幾乎讓討論終止。取而代之地,兩邊同意49比51的分配比率,並且包含一個讓球員分得比重很容易超過五成的算式。

 

總結這次的共識,Silver說:「我們最終認為這會帶給各地球迷希望,因為他們的球隊有機會競逐冠軍,而且從根本上相信球隊成功會是來自於球隊管理的作用,而不是老闆的口袋有多深,或是他們的市場有多大。」

 

也許兩邊得到了在漫長且激烈的談判中,任何人可以期待最好的結果:一個沒有一邊感覺開心,但是兩邊都可以接受的結論。

 

而剩下的我們,得到了聖誕節清早可以拆封的大禮。

 

 

ping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