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stons-tom-gores-platinum-equity-0166.jpg   


http://tinyurl.com/3kr6cwp


The Detroit Pistons’ New Private Equity Driver
By PETER LATTMAN
April 14, 2011, 1:12 pm


私募基金投資人Tom Gores藉由買下經營不善的企業,改造一番後賣出去賺了不少錢。底特律活塞隊的球迷經歷了兩個悲慘的球季,希望他可以對這支不幸的球隊施加一點扭轉乾坤的魔法。


在經過數個月的臆測,Gores先生在四月簽下合約,同意從球隊長期擁有者Bill Davidson遺孀Karen Davison手中買下球隊。


根據底特律當地媒體報導,密西根Flint出身的Gores會支付3億到4億美金買下球隊、奧本山宮殿球場和DTE Energy戲劇院。這項交易還有待NBA理事會的同意。


最近包括財富雜誌的Dan Primack等人(譯註:本文見後)在媒體上提出疑問,質疑到底是Gores還是洛杉磯的Platinum Equity基金才是球隊買家。根據新聞稿,這次投資是由Gores和該私募基金共同完成。聽過該交易簡報,但是沒有被授權公開討論此事的人說,Gores會是主要的老闆。就算如此,一旦這交易被批准,Platinum會是第一支擁有職業運動球隊股份的私募基金。


NBA官方和Gores在紐約見了面。底特律當地的運動寫手也對這交易抱持懷疑。「你會是怎樣的老闆?」「底特律自由報」(Detroit Free Press)運動專欄作家Mitch Albom在週末撰文問道。


Gores的資金來源包括一些有錢人,比如說避險基金億萬富翁Steven A. Cohen,而他同時也在競逐紐約大都會隊的少數股份。過去這二十年華爾街創造出來的財富,讓金融家─大部分避險基金或私募基金經理人─開始買進職業運動球隊的經營權。舉例來說,在波士頓,紅襪隊的老闆John William Henry II是避險基金業者,而塞爾蒂克的擁有者則是一群私募基金經理人,其中一些來自貝恩資本(Bain Capital)。


Dealbook對於這個新老闆替NBA官方和底特律媒體做了一點觀察。兩年前他們的記者花了一天時間跟著Gores先生採訪,他的Platinum基金擁有各式各項的公司,包括聖地牙哥聯合論壇報(San Diego Union-Tribune)和鋼鐵批發商Ryerson。46歲的Gores穿著T恤牛仔褲,一頭灰髮中間夾雜著厚重的黑髮,看起來比較像是中年搖滾明星,而不是華爾街的交易家。


Gores三兄弟都很有成就。他的大哥Sam經營一家叫做Paradigm的經紀公司,旗下客戶包括Coldplay樂團和演員Mariska Hargitay。另外一個兄弟Alec則是經營另一家私募基金Gores集團,Tom在九十年代中期以前曾經在那工作過。(他的三位姐妹也都住在洛杉磯一帶)


儘管融資收購(leveraged buyouts)讓Gores賺大錢-富比士雜誌估計他的淨資產大約24億美元-如果和他待在一起,你聽到他指導小孩球隊的時間,會和他提到私募基金一樣多。當然了,很多華爾街經理人將自己在少棒執教,當作他們維繫家庭,維持工作和人生均衡的證明。但是Gores把這個提升到了另外一個層次。


2006年,Gores花了3,000萬元在比佛利山莊買了8英畝的地,這塊地兩邊分別是媒體大亨David Geffen和超市大亨Ronald Burkle。他並沒有在那裡蓋自己的家,而是蓋了一座足球場和籃球場,提供自己小孩的球隊練習用。


Gores驕傲地用他的MacBook展示比賽的影片。在其中一部裡面,Gores對紫色熱情隊(Purple Passion)發表了像是Vince Lombardi上身的邊線演說,那是他女兒參加的足球隊。「永不放棄!」他大喊道:「永不放棄!」


訪問幾個Gores的朋友,包括洛杉磯最有名的幾位生意人,他們都不免會提及Gores對運動的熱愛,特別是籃球。(湖人隊球迷也許可以指認出Gores最常坐在Staples Center裡Jack Nicholson隔壁的座位)。但是他們主要都是提到Gores的興趣。


「這傢伙是我看過最好的教練。」電動遊戲公司Activision Blizzard執行長Bobby Kotick這樣說,他和Gores的友誼已經超過20年,他家小孩的教練也是Gores。「這聽來很假,但是他帶到足球場上的一切-人格魅力、能量和拼勁-就是讓他在商場上成功的因素。」Kotick補充說:「他也有天生的賺錢基因,這是與天俱來的,無法強求。」


投資銀行Moelis & Company的執行長Kenneth D. Moelis當過自己小孩和Gores兩個女兒的籃球隊教練。在那個球季,Gores會將對球隊成長的批評以電子郵件寄給Moeli。2008年春天,在球隊以一分之差輸掉了總冠軍賽時,Gores感到很悲傷。


「我們明年依然會努力變得更好。」Gores在電子郵件裡寫著。「不然還有其他選擇嗎?這對妳們和我來說都很難接受,但是這趟旅途是好的,以比較宏觀的角度,每個人都贏了。不要擔心依然痛苦的我。明天是嶄新的一天。」


這段話就好像是留給底特律活塞隊的一樣。


 

ping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