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scoverUSE copy.jpg     


譯註:在今年進入名人堂的球員中,Artis Gilmore是生涯數據最輝煌的,很多人知道他的爆炸頭和落腮鬍,有些人知道他的偉大表現,但是很少人知道他也曾經是塞爾蒂克的一員。為了慶賀他終於進入名人堂,一併附上Celtic Nation網站幾年前對他所做的專訪中譯。


http://tinyurl.com/3qp3zfj


THE A-TRAIN


The Artis Gilmore Interview
By:  Michael D. McClellan | Friday, May 6th, 2005


他也許是現在世上球員中最有資格入選名人堂的,他的履歷包括了24,941分、16,330籃板和 2,497火鍋,橫跨兩個聯盟總共打了17個球季,但是Artis “A-Train” Gilmore依然只能在外面觀看,等待一通早該打來的電話。他的成就和7呎2吋身高產生的陰影一樣長,低調的個性、充滿威脅性的低位進攻和堅實身材讓他當然應該入選名人堂。這是一種犯罪,全美高中生球隊、NCAA冠軍賽、ABA超級明星、在NBA打了12個精采的球技、11次入選明星賽和連續出賽640場-結果Gilmore還需要為自己進入名人堂而去遊說,提醒投票者他的傳奇,就好像他是一個不值得最高榮譽的新秀一般。


Gilmore了不起的成就被他謙虛的行為所掩護,出生於佛羅里達一個十個小孩的家庭,常常連最基本的民生必需品都很缺乏。那時候很難買得起食物,他的父母幾乎入不敷出。工作是稀有的-Gilmore的父親是漁夫,沒有什麼福利和退休金-未來就像這個5,000人口小農村崎嶇的連外道路一樣沒什麼希望。但是Gilmore的父母仍然相信他可以做點什麼。他們讓Gilmore去讀書,把道德和品行看作價值更高的東西,並且相信教育是開啟更好生活的鑰匙。當他在學校成績欠佳時,尤其是一開始,他依然留在課堂上專心聆聽。他也遠離危險,在追逐他第一個真愛-美式足球時,躲開了毒品和酒精的雙重誘惑。身材突然拔高,加上美式足球帶來的輕微運動傷害,讓Gilmore對運動的注意力轉到籃球場上。整個家庭在他高中最後一年前搬到阿拉巴馬州,而這個6呎9吋的年輕人因此入選了全美高中生第三隊。
 

看起來只有天空才是極限,不過Gilmore發現自己受到成績不佳的困擾,沒辦法進入第一級大學。他在北卡州的Gardner-Webb初期學院念了兩年,學習如何讀書,如何獨立。這種自立自強的態度得到很大的回報,讓Gilmore不管在教室內外都更成熟了。當他學會如何把時間管理地更好時,他的成績進步了。他在籃球場上也有所進步,低位進攻發展地更好,還加上了他需要的重量,這巨大的身軀讓他成為可能是全國最強壯的大學球員。到大二時Gilmore已經準備好進入黃金時期了。他被有興趣的大學詢問所淹沒,不過Gilmore最後選擇了默默無名的傑克森維爾大學(Jacksonville University)。


在傑克森維爾打球和家離得比較近,這對這位充滿天賦的中鋒來說是很大的誘因。他可以在家庭和朋友面前好好表現。他可以有空看看父母,但是依然維持獨立。他可以專注在籃球-現在他已經像是7呎2吋的Wilt Chamberlain,並且立刻把母校海豚隊變成大學籃球的強權,大四那年他們打出27勝2敗的戰績,並且打進NCAA冠軍賽。等著他們挑戰的是傳奇教練John Wooden和他的UCLA。Gilmore帶領球隊在球賽一開始維持領先,但是Wooden把Sidney Wicks派上場抵銷對手的籃下優勢。6呎8吋的Wicks身高上居於劣勢,但是他蓋了Gilmore五次火鍋,搶下比他多的籃板(18比16),並且讓他投20中9。不意外地,UCLA以80比69取得勝利。Wicks的精采表現讓他贏得MOP、全美第一隊和Helms Athletic Foundation年度最佳球員的共同得主。對於Gilmore來說,這是難以下嚥的苦藥。他在四強比賽之前一路充滿主宰力,但是那場比賽之後他感覺沒有打出最好的表現。即便到今天,他都承認Wicks和他比平常差勁的表現脫不了關係。
 

「Sidney應該得到所有肯定。」Gilmore被問到他第一次有機會在最大的舞台上閃耀時說:「他可以讓我表現大失水準,並且讓我們賠上了冠軍。」


雖然有那場令人心痛的敗仗,Gilmore依然是大學籃球裡最頂尖的中鋒。他在傑克森維爾兩年平均22分20籃板(單場平均22.7籃板依然是NCAA第一級大學的紀錄),因此被NBA和ABA兩邊都盯上了。芝加哥公牛隊選了他,ABA的肯塔基上校隊(Kentucky Colonels)也是,因此Gilmore要面對職業籃球第一個重要抉擇。兩邊的競價是當時史無前例的。最後肯塔基勝出,和他簽下10年250萬元的合約,所以Gilmore來到了那個紅白藍三色球的聯盟。
 

Gilmore到職業籃球層級幾乎不需要調適。他第一年帶領球隊打出68勝14敗的戰績,以傑出的表現得到年度新秀和最有價值球員。數據上他的平均得分是聯盟第10名、平均籃板是聯盟第一、命中率是聯盟最高,但是是那些無形的貢獻讓他讓其他人有所區別。Gilmore在籃下的威脅性逼迫其他球隊改變戰術-也逼迫對手改變出手動作。就像Wilt在早期的NBA一樣,ABA沒有一個中鋒可以有和Gilmore抗衡的體型。他很大隻、技巧又好,幾乎難以阻擋。然而上校隊還是在1972年季後賽第一輪就被淘汰了,他們以六場輸給了紐約網隊。


在這個充滿明星球員的聯盟,比如說Julius Erving、Charlie Scott、Rick Barry、Dan Issel、George McGinnis、George Gervin、Spencer Haywood和David Thompson,前波士頓塞爾蒂克球員Bones McKinney對Gilmore的表現印象深刻。McKinney在Gilmore大學時就提供他建議,也建議他留起爆炸頭和落腮鬍。Gilmore打得很好,但是在他心裡還是流露出那種既酷又有效率的方式,這後來成為他的註冊商標。Gilmore後來在ABA還打了四個球季(該聯盟在1975年到1976年球季後收攤),成為ABA最明亮受歡迎的一顆星。數據上來說,Gilmore是頭野獸;除了四度成為聯盟籃板王,兩度拿下命中率最高球員,他在得分和火鍋上也都穩定有前十名的表現。五次入選全明星賽,兩次帶領上校隊打進總冠軍賽,兩次都遇到印地安納。1973年球季,他們在第七戰輸給了印第安納。兩季之後,Gilmore和Issel領軍的上校隊用五場比賽就擊敗了印第安納。


ABA在一季之後就熄燈,關閉了Gilmore籃球生涯多采多姿─也成功─的一頁。不再受到ABA合約的羈絆,他把眼光放到由Bill Russell和Jerry West等偉大球員帶起的聯盟。諷刺地是,又是芝加哥公牛隊以狀元籤簽下了他。儘管當時有Moses Malone和Maurice Lucas這些明星球員可以選擇,但是公牛隊沒有花太多時間就決定要渴望已久的Gilmore,他們認為他是聯盟最好的長人。那個球季開頭並不順利-公牛隊打出開季13連敗-但是被球季尾聲的強勁表現抵銷,Gilmore帶領公牛隊在最後24場比賽打出20勝。在那段期間,他對西雅圖超音速隊的比賽有32分17籃板5助攻4火鍋的表現,對費城七六人隊則是繳出29分23籃板。1977年NBA季後賽第一輪,公牛隊要面對波特蘭拓荒者隊,他們在前兩戰打成平手,然後在波特蘭以98比106輸掉第三戰。而Bill Walton領軍的拓荒者隊最後贏得了那年的總冠軍。


Gilmore在芝加哥公牛隊的第二季入選了NBA全明星賽,他繳出平均22.9分13.1籃板的成績。但是公牛隊只有40勝42敗,而且沒有打進季後賽。1979年球季這個趨勢還是不變-Gilmore依然是23.7分12.7籃板入選全明星賽,公牛隊31勝51敗錯失季後賽。1980年是另外一個讓人失望的球季,Gilmore弄傷了膝蓋,公牛隊也隨之搖搖欲墜。一年之後他回到球場,再度入選明星賽,並且在季後賽第一輪橫掃了紐約尼克隊。但是公牛隊在東區準決賽反被Larry Bird的波士頓塞爾蒂克橫掃。Gilmore在公牛隊又多待了一個球季,再度入選明星賽,公牛隊則是再度沒有進入季後賽。但是那時候Gilmore覺得已經受夠了,他被媒體批評太過軟弱,沒辦法帶領球隊得到冠軍。他要求被交易,於是在1983年球季前來到聖安東尼奧馬刺隊。


雖然在芝加哥Gilmore從來沒有被少批評,但是他持續繳出和ABA打球時期差不多的數據。再那六個球季,Gilmore平均得分沒有低過17.8分,有五個球季是82場比賽全勤。他身為職業球員的穩定度是很了不起的-Gilmore驚異地連續出賽670場比賽,這對在籃下拼搏的勇者來說幾乎是前所未見的。但是媒體和球迷將公牛隊的挫敗歸罪給Gilmore;他們說他太過機械化、太過安靜、太過平淡無奇。他們看了他的身材一眼,期待Gilmore會是籃下無人能擋的長人。所以當他離開時,沒有太多人覺得遺憾。


但是馬刺隊很開心地收下了Gilmore。而他也以帶領聖安東尼奧打進西區冠軍賽作為回報,對上Kareem Abdul-Jabbar和Magic Johnson的「Showtime」洛杉磯湖人隊。馬刺隊在第六戰被淘汰,但是Gilmore還是打出另一個偉大的球季。連續第三季入選全明星賽,命中率是全聯盟之冠,並且幫助馬刺隊打出彼時隊史最佳的53勝29敗戰績。


Gilmore在馬刺隊又待了四個球季,但是球隊實力慢慢下滑,並且無法組成進入冠軍賽的方程式。他在1987年球季被交易回公牛隊,但是那時候他已經38歲,籃球開始逐漸走下坡。Gilmore在芝加哥打了24場比賽後就被釋出,然後被波士頓塞爾蒂克撿走,並且在那打完那個球季。在波士頓,這位溫柔的巨人重拾他和Larry Bird長期的友誼,而他們間的友誼可以回溯到ABA的年代。Gilmore和Mark Acres可以提供Robert Parish需要的替補。雖然Gilmore在球隊以六場比賽在東區冠軍賽輸給底特律活塞隊後正式宣告退休,他始終沒有得到任何一枚NBA冠軍戒指,但是他對於可以和NBA史上最好的一群球員並肩作戰感到欣慰。這對他來說是美夢成真:在傳說中的波士頓花園打球(而且是身為主隊);他的名字被傳奇的Johnny Most呼喚。他對於球隊的格調和對待球員的方式留下印象。他敬畏塞爾蒂克的核心Arnold “Red” Auerbach,而後者很快讓穿著綠衫軍球衣的Gilmore有回家的感覺。「一日綠衫軍,終生綠衫軍。」是Auerbach的箴言,不管這位球員打了多少場比賽。Gilmore在他籃球生涯的餘暉,在出賽了17個球季之後,當然很感激短暫卻甜蜜地身為波士頓塞爾蒂克球員的時光-直到今日他都十分珍惜。
 

「我永遠不會忘記我在波士頓的日子。」他很快地回答:「那是一個打球的好地方,也是一個畫下我生涯終點的完美之地。無論如何,我永遠都會是波士頓塞爾蒂克的一員-而那是我總是會珍惜的。」


對於所有的波士頓塞爾蒂克球迷來說,A-Train的職業生涯終點站來到北站(North Station,波士頓花園的所在地)正是適得其所。如果那些可以投票決定籃球界最高榮譽的人,可以幫Gilmore在退休後為名人堂訂個位子,是再適合不過了。

 
Celtic Nation很榮幸為您帶來這段訪問。


您在1948年9月21日誕生於佛羅里達州的Chipley,那是一個只有大約5,000位居民的小鎮。請和我們分享一些你的童年回憶,還有一些引領你走上籃球場的事件。


我猜你對那地方有一些了解。那是十分艱苦的時期。黑白人種間的關係很緊繃。我念的是種族離離的學校,所以全部都是黑人。在Chipley當地沒有什麼工作機會-那是一個非常貧窮的地方,我父親總是很難找到穩定的工作。我家有十個小孩,所以有很多張嘴巴要養,而我的父母已經盡最大力量要撫養我們。他們也對我們灌輸了價值觀,對於是非有很強的意識。


從運動的觀點,Chipley是個非常風行美式足球的環境,所以我在很小的時候就參與。那是你在電視上最常看到的東西。每個人都想要打美式足球,我也不例外。但是後來我受到了一點輕微的美式足球運動傷害,在那個時候我決定要轉向籃球。在那時我很瘦,但是有6呎5吋,所以也許選擇一些沒那麼激烈碰撞的有幾分道理。除此之外,我父母也付不出讓我打美式足球所要支付的高額保險金。
 

一開始在Chipley的Roulhac高中打籃球,後來你搬到北方30哩阿拉巴馬州的Dothan。你在那裡得到全美高中生第三隊。在你轉變為全國最好的高中運動員裡頭,什麼是最重要的部份?


從Chipley搬到Dothan可能是我籃球生涯成長最重要的一步。就像我之前所說的,Chipley是個很小的城鎮,機會很少。基本上那裡沒什麼東西。學校就是一個好例子;在Roulhac高中,每年頂多10位學生畢業,但是我在Dothan高中畢業那年,和我一起畢業的大約有170人。


六十和七十年代,Villanova教練Jack Kraft創辦了全國最好的籃球營之一。參加的球員不用付錢,但是要打工當侍者。其中一個6呎9吋的侍者後來走向了大學和職業籃球。請帶我們回到那段時光。


那是一段美好的回憶。所有的比賽和練習都在戶外球場舉行。那年夏天費城七六人隊的Chet Walker過來參觀,那對我們來說是件大事,但是不斷有傳言說Wilt Chamberlain也會來。不過那並沒有成真-純粹只是謠傳而已。但是光是Wilt會出現的想法就惹得大家議論紛紛。我記得我很期待有機會看到他,感覺很興奮,因為我是他的大球迷。我也是Bill Russell的大球迷。我覺得很大原因是因為他們在場上的位置-他們是史上最偉大的兩位中鋒,也是史上最偉大的兩位球員,當我年輕的時候,長人就應該學習他們如何打球。還有在那個年代,你唯一可以在電視上看到的NBA轉播就是波士頓塞爾蒂克對費城七六人隊。那些是電視網精選的比賽。不過不幸的是Wilt沒有出現。但是看到他的隊友Chet Walker和Wali Jones也是同樣令人興奮。


你在北卡州Boiling Springs的Gardner-Webb初級學院念過兩年。你為什麼會去那裡,而你為了要在第一級大學打球又做了什麼準備?
 

我會去到Gardner-Webb,純粹是因為我的成績太爛了。在進入學校後不久,我就發現學校想要變成四年制的大學-直到那時,Gardner-Webb還只是二年制的初級學院。所以如果我留下來,我會是第一批四年後才畢業的學生。對於我本身,還有周圍那些希望我更進步的人來說,學校和教練都鼓勵我留下來完成課程。我們聽過了他們的說法,但是最終那不是最適合我、我的朋友和隊友的地方。所以我們選擇繼續前進,然後決定傑克森維爾是我們的最佳去處。


你在傑克森維爾那兩年,平均每場20分20籃板。你在大三和大四時籃板是全國之冠。你在什麼時候察覺自己可以在職業籃球取得成功?


我再加入傑克森維爾後不久,就開始建立起信心。那時候有位叫做Bones McKinney的先生,他曾經在波士頓塞爾蒂克打過球,Bones留在學校和我練球。他說我有很大的潛力,而且非常有可能輕易地就適應職業籃球。但是直到我大三時在傑克森維爾取得勝利,才真的開始專注於這個方向。


大四那年,你帶領傑克森維爾打出27勝2敗的戰績,並且在NCAA冠軍戰面對傳統強隊UCLA。另外一位和塞爾蒂克有關聯的球員Sidney Wicks完成了精采的工作,守住了可能是全國最好的長人。請帶我們回到那場冠軍賽。在這麼多年之後,你的心裡想的是什麼?


我們打得很好,但是我不確定是不是我們最好的表現。那是令人失望的,因為我們在準決賽打得非常好,並且期待對上UCLA也有同樣好的表現。我們並沒有因為他們是偉大的UCLA而感到受威脅。我們當然不會帶著敬畏,也沒有崇拜他們。我們感覺準備好要努力競爭,而且我們真的有機會贏得全國冠軍。


Sidney Wicks那天有很精采的表現。有些火鍋有點爭議性─是不是妨礙中籃─但是你得要給Sidney和他們全隊肯定。John Wooden教練讓他們準備好上場,而他們運用了完美的比賽計劃挑戰我們在籃下的優勢。


畢業之後,NBA和ABA都在希望你可以加盟。你被NBA的芝加哥公牛隊和ABA的肯塔基上校隊同時選中,得要面對你身為職業籃球員第一個重要決定。你後來和上校隊簽約有考慮過哪些因素?


我在傑克森維爾有一個年輕的律師,還有一組我認為很好的支援團隊。他們基本上認為ABA是個立刻可以帶給我家人,尤其是父母一些東西的好機會。那對我來說很重要,因為他們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人。所以當說到要簽下合約時,我想要確認自己可以回報給父母什麼。那永遠都是最重要的因素。我們對兩份邀約都很認真考慮,但是最後決定和肯塔基簽約,可以在最快的時間達到那個目標。


肯塔基在你加盟的第一個球季打出68勝14敗的戰績,比前一年進步了24場勝利。你同時得到ABA最佳新秀和最有價值球員,得分在聯盟排名第10名,籃板和命中率排名第一。從大學到職業的轉型,真的如同看起來那麼容易嗎?


我順利地適應了,但是我不認為那很容易。就像很多其他的年輕球員,我感覺我已經發展地很好了。我已經準備好在那個層級競爭。我的體格已經完全成熟也有很大的幫助-今天很多球員在大學打一兩年就進入聯盟,有些甚至沒有打過大學籃球,這讓你在身體狀況上的調整要更加困難-如果是以這個理由,我很高興自己有四年的大學籃球經驗。我準備好要接受碰撞。我可以在進攻端有所發揮-我不只是一個佔空間的大個子。但是就像我說的,那種轉型並不容易,就算我可以繳出好看的數據。我仍然只是個菜鳥,在那邊和打了好幾年球的成人在競爭。


你在ABA打了五個球季,留下驚人的數據,帶領上校隊兩次打進總冠軍賽,兩次都對上印地安納。1975年你們拿下ABA冠軍。請帶著我們回到對抗印地安納的那個系列。


我們有很好的教練Hubie Brown,陣容裡也有一些好球員。事實上,我現在會出現在路易維爾就是因為這個。我們要接受那項冠軍的30周年紀念。這對我們來說很有意義。我們有一群把自己工作做到完美的傢伙。我們有Lou Dampier、Dan Issel 和我本人,還有William Averitt、Wil Jones、Marvin Roberts和Ted Mcclain。那是一群實力很好,很聰明的球員,在Hubie Brown和助理教練Stan Albeck領導下合作的很好。我們可以規劃出很好的比賽計劃,然後整季都如實執行。在那個時候,當我們打進季後賽時,我們可以一個一個解決我們的對手,然後在1975年得到冠軍。


一年之後ABA熄燈。諷刺地是,公牛隊又在分配選秀(dispersal draft)得到狀元籤。在那次選秀會裡待選的明星球員包括Moses Malone和Maurice Lucas,但是芝加哥沒有考慮太多,就決定要選擇最好的長人。一季之內,從ABA最成功的球隊到了NBA的墊底有什麼感覺?
 

就像你說的,芝加哥那時候搖搖欲墜,但我覺得這正是一個扭轉局勢的好機會。我很快學到NBA和ABA有點不同。它更加複雜,你不能光是增加一個球員,然後就希望從一支敗多勝少的球隊變成可以爭奪冠軍的球隊。NBA不是這樣的。最後我們可以把芝加哥帶上贏球的道路,但是這不是一夕之間發生的。中間有很多掙扎,很多起伏,不只是第一個球季,而是我穿著芝加哥球衣的整個生涯。


我加盟的第一個球季,我們一開始打得很糟糕,但是最後的24場比賽我們贏了20場,所以得到44勝38敗的成績。我記得只落後分區龍頭六場勝差。這是一項成就,因為公牛隊在1975年球季的戰績是24勝58敗。那年球隊的教練是Dick Motta-1978年Motta會在子彈隊贏得冠軍。那年的子彈隊陣容裡有Wes Unseld,還有Bob Dandridge、Mitch Kupchak和Greg Ballard。很棒的球隊。總之,那個球季對我們來說是個很好的結尾-尤其是在一個有這麼多連敗作為開始。


如果有任何懷疑你的人,你也都繳出和ABA差不多的數據來證明他們的錯誤。你的名字和這麼多數據及記錄連在一起,哪個是你最感到驕傲的,為什麼?
 

我當然對於在兩個聯盟的成就感到驕傲。不幸的是,我很多成就並沒有受到肯定。無論如何,我對於身為職業球員所做的感到驕傲,而到現在,我接受有些人沒辦法完全接納我在ABA留下的數據。有個例子是我們在路易維爾準備接受的榮譽。我為30年前的成就受到肯定,這讓我感覺高興和榮譽-Dan Issel和我早上五點鐘就起床了,一路走到Churchill Downs,而這份榮譽一定會是很特別的。


你曾經驚人地連續出賽670場比賽,這對籃下討生活的球員來說幾乎是聞所未聞。這種續航力讓我想到你在塞爾蒂克的隊友Robert Parish。請告訴我一點有關Robert的事。
 

我認為Robert是最特別的球員之一。我記得那次讓他從金州勇士來到塞爾蒂克的交易,從一開始他似乎就很適合這支球隊。那真的讓他的生涯扭轉過來,也從很多方面讓他成為了不起的人。當然也讓他成為一個很偉大、很偉大的中鋒。他清楚自己的角色。他和Larry Bird、Kevin McHale和Dennis Johnson這些傢伙一起打球……當然還有Nate Archibald。他知道一場比賽的出手只有那麼多次,而球隊需要他做出其他事情,才得以讓球隊如此特別。


在芝加哥待了六個球季之後,你被交易到聖安東尼奧馬刺隊。和George Gervin一起打球是什麼感覺?


George一直是個很偉大的球員。我們作為隊友時有很多特別的回憶。而在和他對抗這麼多年之後,終於可以和他並肩作戰是種榮譽。他真是一個驚人的進攻武器。他們叫他「冰人」,是因為他在壓力下可以如此冷靜,而他真的可以擔當這個綽號。


你在加盟後的第一個球季就打進西區冠軍賽,面對Kareem、Magic和早期的「Showtime」洛杉磯湖人隊。請帶我們回到那個系列戰。你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
 

Stan Albeck是教練-他是1975年肯塔基上校隊得到冠軍時,Hubie Brown的助理教練。我們輕鬆地淘汰丹佛金塊隊,我們很有信心可以擊敗湖人隊進軍總冠軍賽。我記得前兩戰我們各贏一場,這真的帶給我們很大的信心,但是然後我們回到主場卻連輸兩場,變成一比三落後。每個人那時候都認為我們輸定了,結果我們在洛杉磯贏得重要的一勝。不幸的是,我們沒有機會再主場贏得任何一場比賽。湖人隊在需要的時候打出最棒的表現,因此他們得以晉級。


你在波士頓的時間很短暫,但是我們說:「一日綠衫軍,終生綠衫軍。」在這支充滿驕傲的球隊打球有什麼感覺?


我在波士頓塞爾蒂克的上場時間很明顯是很有限的。但是我仍然很享受。那感覺很好,在我NBA生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超過了我之前的11個球季。整個球團真的相當專業,尤其是和其他我效力過的球隊相比。今日很多球隊對於球員的態度都很相似,但是事情不是總是如此。在那時候,波士頓塞爾蒂克以什麼都是最高水準聞名。這句話不能拿來用在很多球隊上面。舉例來說,塞爾蒂克有確認每位球員的球衣都是準備好的-他們保證那是乾淨的,並且在每場比賽之前準備好。我待過的其他地方,保持球衣整潔和每場比賽準備好是球員的責任。


每個人似乎都有一個關於Red Auerbach的故事。你有一個比較特別的嗎?


也不盡然-只不過Red就是Red;永遠都在抽雪茄,總是有一些忠告。每個人都稱呼他是天才,但是他有輝煌的紀錄作為證明。塞爾蒂克在這些年拿過那麼多冠軍,而Red在每一次都有參與。


在和「三巨頭」對抗這麼多年以後,你們終於成為隊友。是什麼讓Robert、Kevin和Larry成為NBA史上最好的鋒線?


他們知道自己的角色,並且把它做到完美。那是一個互補的關係。Larry是進攻的核心,投進關鍵球,有重要表現。Robert在禁區很有威脅性-如果他想要得分就可以得分,但是他的主要工作是搶籃板和在場上快速進攻。Kevin有一雙長臂和低位進攻的腳步。他兼具兩者的工作。


你在波士頓塞爾蒂克的時間,有最值得回味的回憶或是有趣的故事嗎?


我加入球隊之後,Larry和我變成很好的朋友。我們有機會想想一些很早以前的回憶,要追溯到印地安納州的時候。我們那時候在Panama City共處過一段時間,還有一堆他的好朋友。當Larry住在French Lick的時候,他會來拜訪當時在肯塔基上校隊的我。所以這可能是我在塞爾蒂克最好的回憶。Larry和我現在還是常常有聯絡。


談談籃球之後的人生吧。自從NBA退休以後,這些年來你在做什麼?


我和妻子Enola住在傑克森維爾,我們認真工作要帶給孩子良好的教育,讓他們專心讀書。時光飛逝,尤其是當你和孩子在一起的時候。Artis二世是個好學生,我們希望他可以保持現在的好成績。那是我們的首要任務。


我現在為W.W. Gay Mechanical Contractors工作,這是一家機械工程的公司。主要所在地也在傑克森維爾。我們有商業規畫、空調、設計、建築等一大堆東西。我目前主要負責客戶關係和私人開發,我們努力要讓W.W. Gay成為東南部最大的機械工程承包商。這是令人滿意的工作。


最後一個問題:你在人生中得到偉大的成功。你受到全世界的尊敬和很多人的景仰,不管是NBA之內或之外。如果你可以對其他人提供一點人生建議,那會是什麼?


保持專注。持續努力工作,那麼正面的事情就會發生。

 

ping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