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_g_sanders_b2_600.jpg   


http://tinyurl.com/3l5duu7


Satch Sanders: pupil, teacher, Hall of Famer


By Julian Benbow
Globe Staff / August 12, 2011


Satch Sanders在塞爾蒂克學到的前幾件事包括了球員要彼此幫助。這是Red Auerbach的規定之一。每個新加入賽爾蒂克的球員都有一個導師(mentor),不管他是Bill Russell或是Bill Sharman都一樣。


塞爾蒂克在1960年選秀會選進紐約大學畢業的Sanders,結果Auerbach找個一小群球員管好他。Sanders回憶道,有時候是關於金錢。


「他會說:『你們這幾個傢伙好好照顧Satch,幫助他如果他有任何跟錢有關的問題。』」


Sanders是第一輪新秀,還是第八順位,不過那畢竟是1960年。


「最大的問題是我根本賺不到多少錢。」Sanders開玩笑說。


有時候是關於籃球,但是就算如此,其實也是隱藏在戰術版後的人生。Auerbach安排讓Sanders會在練球後詢問K.C. Jones關於防守的事。但最後他們談的不止於此。


剛剛進入名人堂的Sanders加入賽爾蒂克時,是帶有一點包袱的。他在紐約參加Morris公園和Rucker公園巡迴賽。他是紐約大學籃板搶得第二多的球員。但是那裡的人認為他在NBA會打得很掙扎,甚至不可能進入球隊陣容。


Russell是當然的中鋒,所以如果Sanders想要先發,他就得要改打前鋒。人們,尤其是紐約人,認為Sanders不可能學會面框進攻,更不要說從其他前鋒Tom Heinsohn、Frank Ramsey和Jim Loscutoff手中搶到上場時間。


「所以我剛加入球隊時是很有攻擊性的,這還是溫柔的說法。」Sanders說:「我認為我得要打進球隊,我是如此有決心,隨時準備把握每個機會和Loscutoff打上一架。」


Heinsohn和Ramsey也是有名的硬漢。而Loscutoff剛動過椎間盤手術,所以沉寂了一段時間。Sanders說:「他亟於想讓每個人知道他回來了。」


尤其是那個22歲的菜鳥。Sanders選了「放馬過來」這條路。所以紮實的擋人變成拐子,然後提高成打架,Sanders覺得他沒有選擇,只能硬上。


「比賽的意義在讓人們知道你不會退讓,如果有必要,你會佔有一個角色。」Sanders說:「但是我不會就這樣回家的。」


他以為這會讓他贏得工作,直到Jones潑他一盆冷水:如果他沒有贏得隊友的話,就不會贏得工作。


這是Sanders身為菜鳥第一次做出調整。他在NBA打了13個球季,全部都在塞爾蒂克。他得到八枚冠軍戒指,僅次於Russell,並且進入了名人堂。但是早期來自於Jones的指導─延伸自Auerbach─是很重要的。


Sanders是六十年代那幾支超強塞爾蒂克裡最完美的功能性球員,但是他是以「貢獻卓著者」的身分,經由資深球員委員會票選進入名人堂。


他擔任過四年的哈佛大學教練(1973年到1977年),在塞爾蒂克擔任過兩季部份的教練(1977年到1978年及1978年到1979年球季),在那個時候,黑人教練不管在職業或是大學層級都很罕見。他是名人堂信託委員會成員,要替名人堂在春田市的新家找尋財源。


1984年,Richard Lapchick在東北大學創立了運動社會學研究中心,Sanders是他要找副總監時第一個想到的人選。當NBA發現Sanders和該中心想要幫助新秀適應從大學到職業的過程時,他們聘雇了他,請他協助創立出聯盟後來一年一度的新秀座談會。


NBA和Lapchick都知道,Sanders從他在聯盟的時間學到了什麼。


舉例來說,Sanders回憶到菜鳥球季時,Jones有天半夜在房間裡來回踱步。


Sanders問說:「怎麼了?」


那時候28歲的Jones問他說:「你是不是想過當你有天不能再打球了,或是他們不再要我們之後,會發生什麼事?」


Sanders心裡想:「當然沒有,這只是我的第一年。我還有20年的計畫耶。」


當你只有22歲的時候,你需要一顆水晶球才能看到40歲的樣子。但是這有如一記警鐘。


「事實是就算像K.C. Jones這樣剛強,他也會想說高掛球鞋後要怎麼辦,那就是我開始想這件事的起頭。」Sanders說:「因為如果連他都會擔心,那我最好想一想。」


所以他決定利用新秀適應計畫讓每個年輕球員想一想。現在這個計畫已經有超過20年歷史了。每年Sanders都會頒發在這個計劃中展現最多領導能力的球員一座獎項。


NFL、NHL和MLB也都有自己版本的新秀計畫,以協助球員準備面對職業運動和退休後的挑戰。


「NFL和MLB等其他聯盟早期都來觀摩我們的計畫,並且依據我們的規劃發展自己的部份。」NBA球員發展資深副總裁Mike Bantom說:「所以他其實是推動了橫跨不同運動的風潮,不只是在NBA而已。」


Bantom在NBA打過九個球季,在聯盟辦公室工作了21年,他敬佩Sanders的球員生涯,但是也敬佩他在NBA工作的19年。他是個容易親近的人。不會高傲,也不會以為自己什麼都知道。他從自己在NBA的經驗學習,然後與大家分享。


「他是那種會尊重你的人,所以你也會尊敬他。」Bantom說:「所以當他給你建議時,你會仔細聆聽。」


當Sanders 31歲時,他已經在NBA待了九個球季,剛從堪薩斯大學畢業的Jo Jo White加入了塞爾蒂克。


「我們總是拿一件事開玩笑。」White回憶說:「當我們從波士頓跋涉到洛杉磯出賽時,我們會說:『不要坐在Satch旁邊,因為他會一路從波士頓和你說到洛杉磯。』」


看起來White最後好像總是會坐在Sanders旁邊。


「時至今日,我可以老實說從那些對話裡學到很多。」White說:「它幫助我成長為職業球員,成為運動員。」


「職業運動有很多運動員。但是沒有很多人有專業精神。專業精神和天份沒有關係。這是我從Satch身上學到的-如何聆聽、如何提升自我、如何激勵隊友、如何穿著和如何與人對話。這些對人來說都非常非常重要。」


Sanders對待人有種特別的方式,就像是混合了睿智、格調和幽默的雞尾酒,滑順入喉。


「你要知道界線在哪裡,而Satch輕鬆地就可以做到。」塞爾蒂克傳奇球員Dave Cowens說:「就像任何事一樣,成功在某些人眼裡有著特別涵義。如果你沒有什麼功績,他們會轉身離開:『我才不要聽你說話。』如果連那些壞傢伙都可以聆聽,你就會想:『他一定是做對了什麼。』」


Sanders現在住在Sturbridge,距離名人堂只有40分鐘車程。他曾經是委員會的一員,他曾經見過前隊友進入名人堂,他把這當作是一個團聚的場合,和那些他曾經從中學習的球員,還有那些他有機會指點的球員。


「那是一個重要的時刻。」Sanders說:「因為很多隊友都會在那裡,所以這更為重要。我們一起打球,一起贏得冠軍。我喜歡這種又一次和那些傢伙重聚的感覺。」

 

 

ping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