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pn_g_sanders1x_576.jpg   


http://tinyurl.com/3dd8mwz


Thomas ‘Satch’ Sanders Hall of a mentor
Rookie program big part of Celtics great’s legacy


By Mark Murphy
Thursday, August 11, 2011


1960年秋天時候的新秀,不太需要因為獨自被推進危險的NBA海洋感覺擔心。


最知名的球星和現在一樣具有指摽地位,但是比較容易接觸到。


「當我加入賽爾蒂克時,全隊都會給我建議。」Thomas “Satch” Sanders本週受訪時提到:「Auerbach教練告訴Frank Ramsey和Buddy LeRoux:『你們去告訴Satch怎樣使用他的幾千塊薪水。教他一點他還不會使用的場上技巧。』」


不令人意外地,Auerbach知道要找誰來指點Sanders。LeRoux是塞爾蒂克之前的訓練員,後來短暫地成為紅襪隊老闆,他的確知道怎麼對待金錢。


而Sanders不只學到如何照顧自己,也進一步幫助了次一代的年輕人。


當Tom Heihsohn在1696年接下教練職位時,塞爾蒂克的黃金時期已經終結,一群年輕的新秀需要幫助,像是Jo Jo White、Hank Finkel和Steve Kuberski,還有一年之後的Dave Cowens。


那時候Sanders已經有八枚冠軍戒指。他的模樣讓Cowens覺得很有趣。他看起來就是一具活動木乃伊,纏繞的各種膠帶和護墊包住了他年老的身體。


「他也許創下膠帶、護墊和纏指的紀錄。」Cowens說:「還不是只有那時候如此。我想他從加入聯盟開始就是那樣-包著那些東西。我覺得他在一個膝蓋就用掉兩捲膠帶。」


Sander現在開玩笑地解釋說,他需要保護自己「美麗的」身體。但是對Cowens這樣的球員來說,他是自己有問題時第一個會想到的人,而且他很友善,不會因為你問了一個笨問題就把你頭咬掉。


「Satch是個有趣的傢伙。」Heinsohn說,他明天(8月12日)晚上會是Sanders進入名人堂儀式的頒獎人。「當我成為教練時,把他拉到旁邊說:『你在這個地方已經很久了。你要相信我不會讓你看起來很糟。』」而他說:「我都依你。」


「因此當他坐在板凳上,不管有沒有上場,他會幫助每一位隊友。當助理教練John Killilea離開時,我馬上聯絡Satch。我曾經嘗試和其他幾位資深球員像和他一般合作,但是相信我,結果沒有那麼好。」


成為教練當然是Sanders那時的未來藍圖。他去哈佛當了四個球季的教練,然後回來協助Heinsohn一個球季,最後在1978年1月3日取代了他的好友。次一個球季開打14場比賽後,他被球員兼教練的Cowens取代。


但是Sanders因為貢獻卓著進入名人堂,是由於他最偉大的領導能力不需要教練資歷。


給予的精神


雖然身為他那時最好的防守球員-6呎6吋220磅,每晚防守從Bob Pettit到Elgin Baylor這類的得分高手-但是名人堂票選是對於他高掛球鞋之後成就的肯定。他先是在東北大學協助Richard Lapchick建構了運動社會學研究中心(Center for the Study of Sport in Society)的骨架和重心,然後他加入了NBA。


當Sanders在1987年改造並且發展起NBA聯盟的新秀訓練計畫(Rookie Orientation Program)時,它不過剛剛起步,成立滿一年─而且搖搖欲墜。


Sanders從沒忘記那些在他NBA生涯早期幫助他的人,而他對那些提供幫助的人的回憶還要追溯到更久之前。


就像任何一位有雄心的高中籃球員,Sanders在夏天從出生的布魯克林一路打到哈林區的「洛克公園(Rucker Park)」。洛克聯盟的偉大球員來自哈林籃球隊和紐約文藝復興隊(New York Rens)。


「我和很多人一路打球到大。」Sanders說:「我們坐在公園邊,和哈林籃球隊的元老聊天。包括了Charlie Isles、(William) Pop Gates和John Isaacs,後者是文藝復興隊的球員。很多人在東區聯盟打球,因為那時候黑人不能加入NBA,至少不是很多黑人。」


「但是在洛克巡迴賽,就算他們沒有下場打球,還是會在看台上。東區聯盟和哈林隊的那些老傢伙。他們當然教了我們很多東西。」


付出


有這種背景,難怪Sanders如此善於給他人意見。


「他沒有給我太多那些給新秀的廢話。」Cowens說:「如果你擔心什麼事,你可以向他請教,然後他會說:『不用擔心啦。』」


Sanders爽快地坦承自己也許有點太愛嘀嘀咕咕。


「有些球員累積了很多經驗。」他說:「我有很多意見和想法。Cowens現在也許會那樣說,但是他也變成一個很有經驗的老頭。Jo Jo White在我跟他說話時,視線總是會越過我的肩頭,好像在說:『好啦,我聽到了,現在趕快下一步吧。』」


「Cedric Maxwell也有很多經驗,但是我一直告訴他,如果他發展出跳投能力,他會成為那個位置上最好的球員之一。不過,他的反駁也很有道理。如果人們苦於防守我的內線進攻,那我幹嘛去外線投籃?而他是對的。但是我從來不會羞於給予有關籃球的意見。」


而NBA開始欣賞Sanders這種愛給意見的個性。


「他請我參加第一次的新秀訓練計畫。我相信那是其他聯盟也都前所未見的。」Cowens說:「那是很有價值的,所以其他聯盟也模仿了它。Satch在活動時是一個極有用的人,因為他講話很有權威,而且他說的都是實話。但是他也不想傷害任何人。」


說實在的,聯盟現在正好可以讓他派上用場。NBA封館第一項損失就是新秀訓練計畫。如果球季還有開打,這個球季的新秀沒機會知道關於NBA以外生活的簡報,也就是除了籃球以外的人生。


「我曾經身為球員,所以知道他們會經過各式各樣的事情。」Sanders說:「對其中很多人來說,這是第一次完全離家以外生活。這是第一份認真的賺錢工作。」


「以前我們還要兼職當侍者咧。」Sanders說,他唸大學時暑假還在先鋒者鄉村俱樂部(Pioneer Country Club)打工。「Bob Cousy做過。Wilt Chamberlain做過。在五十和六十年代,你抓緊所有機會要賺錢。」


這就是為什麼他的洞察力現在更為重要的原因。


 

ping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