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celtics.jpg  


前言:這篇很長,大約要到最後才會爆雷。


當球迷討論八十年代東區的幾支強隊時,想到的可能是三巨頭的波士頓塞爾蒂克,可能是壞孩子的底特律活塞,「人體精華影片」的亞特蘭大老鷹,比較少人會想到密爾瓦基公鹿隊。事實上,公鹿隊在七十年代初靠著Kareem Abdul-Jabbar(那時候還叫做Lew Alcindor)打出一番局面,在1971年球季拿到隊史唯一一座總冠軍,不過當時的公鹿隊還在西區,因此和塞爾蒂克間交手機會並不多,1974年總冠軍賽是兩隊在七十年代唯一一次遭遇,那系列的總冠軍賽鑿戰到第七場,才由Dave Cowens和John Havlicek率領的綠衫軍勝出。


1975年,在Jabbar要求下,公鹿隊被迫把他交易到了洛杉磯湖人隊,這筆重量級的交易不但讓公鹿隊實力大傷,也導致了經營權的轉手。


1976年公鹿隊被賣給了當地電視網的經理人Jim Fitzgerald,這是公鹿隊邁向另一次高峰的起點。同一年11月,Don Nelson接掌了球隊總管兼總教練的職位。次年,公鹿隊靠著三支首輪選秀籤選進了Kent Benson、Marques Johnson和Ernie Grunfeld(他在1985年塞爾蒂克和尼克隊聖誕節大戰中也打了28分鐘,不過並沒有突出的表現)。儘管Kent Benson可能有機會榮獲史上最令人失望的狀元,但是Marques Johnson卻打出招牌球員的架勢,四次以公鹿隊球員身份入選全明星賽,曾經入選聯盟第一隊(1979年)和聯盟第二隊(1980年和1981年)。


1984年9月,Don Nelson做出一筆大膽的交易,把Marques Johnson換到洛杉磯快艇隊,換回1983年最佳新秀Terry Cummings、三分射手Craig Hodges和Ricky Pierce。


事後看來,這筆交易無疑是成功的,Terry Cummings持續提供20分8籃板以上的表現,並且在1985年和1989年入選全明星賽;Craig Hodges從1985年到1987年每年投進三分球的數量都是聯盟前六名,其中1986年更是以45.1%的命中率高居聯盟第一位;而Ricky Pierce也從板凳上提供充足的火力,1987年和1990年兩度成為聯盟「最佳第六人」,1990年他在完全沒有先發一場的情況下,竟然平均可以得到23.0分,至今仍然是聯盟紀錄。


這群年輕的球員,加上從西雅圖超音速隊交易來的Jack Sikma,和公鹿隊自己在1979年選進的鐵衛Sidney Moncrief和1982年選進的控球前鋒Paul Pressey,讓公鹿隊在八十年代再度擠身強隊之林,1980年他們成為中西組龍頭,在搬到東區中央組之後,也維持一定的實力,接下來的11年間,他們有六年拿到中央組龍頭,並且年年維持五成以上勝率,其中1983年、1984年和1986年球季更是挺進東區冠軍賽。


在密爾瓦基公鹿隊搬到東區之後,自然和波士頓塞爾蒂克這些東區既存的強隊,有不少在季後賽交手的機會,1982年塞爾蒂克甫在七戰後敗給費城七六人隊,痛失衛冕冠軍的機會,豈料在1983年季後賽首度遭遇公鹿隊,竟然在準決賽四場就被橫掃出門,這也是Larry Bird、Kevin McHale和Robert Parish三巨頭加入波士頓之後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季後賽被橫掃,兩隊於是開始結下世仇。


次年的1984年季後賽,此時塞爾蒂克交易來Dennis Johnson,八十年代最強球隊的最後一塊拼圖到位,這次在東區總冠軍賽兩隊再次相遇,塞爾蒂克以五場力克公鹿隊,最後並進而擊敗洛杉磯湖人隊奪得總冠軍。


1985年季後賽,密爾瓦基公鹿隊在東區準決賽被費城七六人隊橫掃,無緣晉級面對波士頓,兩邊沒有機會碰面。1986年季後賽,這年的塞爾蒂克補進了第六人Bill Walton,號稱史上最強球隊,他們在季後賽沒有遭遇太多抵抗,三場橫掃了芝加哥公牛隊,五場淘汰亞特蘭大老鷹隊,在六場解決休士頓火箭隊奪得總冠軍之前,順便以四場橫掃了密爾瓦基公鹿隊,報了三年前被橫掃的一箭之仇。


這兩次互相橫掃的歷史,成了公鹿隊和塞爾蒂克在1987年季後賽再度相見時的佐料,公鹿隊亟欲報前一年被橫掃的仇,塞爾蒂克則是要尋求衛冕冠軍,因此激發出兩隊在季後賽交手裡最精采的七場大戰。


前面大致提過了密爾瓦基公鹿隊到1987年球季前的簡單歷史,那麼波士頓塞爾蒂克呢?經歷過紐約尼克隊的聖誕節大屠殺後,塞爾蒂克彷彿醒了過來,剩下的54場比賽只輸了8場,以67勝15敗聯盟第一的戰績挺進季後賽。1986年6月8日,塞爾蒂克只用了18場比賽就帶回了聯盟總冠軍,也是隊史第16座冠軍。


賽爾蒂克球迷的興奮還不止於此,1986年6月17日,波士頓在選秀會上以第二順位選進了馬里蘭大學畢業,6呎7吋221磅重,號稱「更高更壯版Michael Jordan」的Len Bias。


但是,宛如籃球之神也會嫉妒一樣,選秀會後第二天,還沒來得及正式穿上綠衫軍球衣的Bias,因為吸毒過量暴斃而死,這個案件不但震驚了運動界,也讓美國開始正視毒品氾濫的問題,但是對波士頓球迷來說,最重要的是,這是塞爾蒂克一路下滑的開始。


就算少了Len Bias,保持前一年陣容不變的波士頓塞爾蒂克,理論上還是應該保有衛冕冠軍的能力,不過這時候,變得越來越長的傷兵名單再度打擊了塞爾蒂克。


第一個傷兵的是Bill Walton。還能是誰呢?Walton本來就有容易受傷的傾向,自從他在1974年被波特蘭拓荒者隊以狀元籤選進聯盟後,他沒有一個球季上場超過67場,1986年他竟然打了80場季賽和16場季後賽,比他之前出賽最多的球季還有多出12場。但是到了1987年球季,他又回到那個傷病纏身的Bill Walton。


Walton在鬥牛的時候弄斷了手指,這還不是大問題,因為他只需要幾個禮拜就可以痊癒,但是故事還沒完。Walton在訓練營踩腳踏車的時候弄斷了右腳,不是他之前動過手術的左腳,而是他球員生涯以來大致維持健康的右腳。Walton詢問了很多醫療專家,但是一直等到12月中才作出手術的結論。


當時Walton面臨選擇,再度進入他並不陌生的手術房,或者就此退休,快快樂樂地戴著兩枚冠軍戒指安養天年。不過放棄並不是Walton的個性,他知道這支塞爾蒂克有機會衛冕冠軍,而且他也享受教練和隊友間的情誼,所以Walton動了手術,而這手術就讓Walton錯過了大半個球季,直到三月才回到球場,整個1987年球季,他只打了10場季賽。


Bill Walton的受傷,讓Kevin McHale和Robert Parish要在場上撐得更久,因為禁區合格的長人替補只剩下Greg Kite。Kite不是不好,他是一位極為認真的球員,第一個到球場練球,然後練球結束後還會繼續加強,不過他畢竟只是隊上第11人或第12人的球員,當Walton受傷後,Kite有時要擔下第七人或第八人,甚至是第六人,塞爾蒂克禁區的脆弱由此可見。


而Walton還不是塞爾蒂克唯一一位傷兵。


替補小前鋒Scott Wedman左腳跟長了骨刺,直到11月底才回到球場,但是他只撐著打了六場球,就再度回到傷兵名單,這次輪到他去動了手術移除骨刺,同時1987年球季他再也沒有回到球場,這個球季他只打了78分鐘。


就在例行賽要開始的一週前,傷痛的詛咒找上了Danny Ainge,他的背傷讓他缺席了球季的前八場比賽。


因為這麼多的傷兵影響,塞爾蒂克只得增加Jerry Sichting和Greg Kite的上場時間,不過好在三巨頭的核心仍在,所以塞爾蒂克在季賽沒有受到太多抵抗,他們一整年只在波士頓花園輸掉一場(就是輸給洛杉磯湖人隊),他們也曾在哈特福(Hartford)輸球,但是一般球迷不會把那裡看作真正的主場。12月13日塞爾蒂克就佔據了東區龍頭,然後再也沒有失去過。他們在大西洋組領先14場勝差。


Larry Bird、Kevin McHale和Robert Parish三巨頭依然是塞爾蒂克的核心,從一月底到三月中這段時間中的22場比賽,有9場比賽三巨頭同場打出兩個雙位數(得分、籃板)成績,得到8勝1敗,其中6勝來自客場(唯一的一敗是延長賽輸給亞特蘭大老鷹隊)。


Parish是其中最穩定的,而且這年可能是他加入塞爾蒂克以來打得最好的一季。開季連續76場比賽得分在兩位數(在此之前的球季從未超過33場),連續第七年入選明星賽,在對國王隊的比賽得到誇張的28分25籃板,還有在對費城七六人隊的比賽,Parish拿到生涯唯一一次大三元的表現。


但是1987年球季的焦點是Kevin McHale,這年是他生涯成績最好的一年,創下了生涯新高26.1分9.9籃板的平均成績,也成為NBA史上唯一一位單季命中率超過六成,罰球命中率超過八成的球員,他入選聯盟第一隊和防守第一隊,同時在年度MVP的票選中只落後給Magic Johnson、Michael Jordan和Larry Bird,排名第四位。


1987年2月23日開始的九場球,被認為是Kevin McHale最巔峰的幾場球。他平均每場30.7分10籃板,命中率是嚇人的71.7%。


不過所有的美好直到1987年3月11日對鳳凰城太陽隊的比賽。太陽隊的Larry Nance不小心踩到McHale的腳,後者想要抽離出來,卻意外傷到了骨頭。一開始球隊診斷是右腳踝嚴重扭傷,因為球隊禁區殘破,在接下來的一個半月裡,McHale只缺席了五場比賽。但是到了3月27日在芝加哥的比賽時,疼痛已經變得難以忍受。


最後一根稻草發生在對快艇隊的比賽那天。當天Larry Bird一如往常地參與球隊練球,之後回到家裡休息,Bird拿出他的「吹葉機」(leaf blower)在院子裡整理花草,然後打掃車庫,最後他把吹葉機放回原位,就在這個時候,他感覺到背部傳來刺痛。


Larry Bird原來就有背傷,這次的傷勢讓他缺席了好幾場比賽,那個球季再也沒有回到應有的狀態,而更糟糕的是,季後賽的時候怎麼辦?


另一方面,在和永無止盡的傷勢對抗幾乎一整個球季,錯過了前61場比賽之後,Bill Walton在3月11日那場對太陽隊的比賽回到球場,花園球場的主場觀眾送給他長達三分鐘的起立鼓掌。不過實際上他的傷並沒有完全痊癒,休息只是緩和了傷勢,但是只要激烈運動就又會疼痛起來。於是在蹣跚地打了七場比賽之後,Walton又缺席了接下來的11場比賽。


除了傷兵連連,塞爾蒂克還有另外一項隱憂:他們忽然無法在客場贏球。塞爾蒂克的客場戰績只有20勝21敗,輸掉最後16場比賽裡的11場,他們的主場依然是堅不可催的39勝2敗,但是不及五成的客場勝率讓K.C. Jones教練有點擔心,他不想讓對手感覺可以在自己家裡擊敗塞爾蒂克,也許在季賽這不是大問題,不過在錙銖必較的季後賽裡就可能造成傷害。


Larry Bird則把這點還是歸咎給停不下來的傷兵名單,作為要衛冕冠軍的球隊,自然會成為其他所有球隊的目標,不過以往他們還有足夠的武器可以相抗,但是一旦板凳席上穿便服的球員越多,或是帶傷上陣的球員越多,塞爾蒂克的成績自然不會好看,而這其中,當然也包括了為背傷所苦的Bird自己。


這也讓波士頓的閉幕戰有著前所未有的重要性。1987年4月19日,塞爾蒂克在主場迎戰亞特蘭大老鷹隊,如果老鷹隊獲勝,他們除了以58勝24敗的戰績追平塞爾蒂克,同時季賽交手4勝2敗的優勢可以讓他們保有交手時的主場優勢。好在這場比賽在波士頓花園進行,靠著Larry Bird的32分14助攻,Danny Ainge也有24分(其中17分在第三節),塞爾蒂克以118比107擊敗老鷹隊,這是他們在主場的第29連勝,也是最近76場裡的第75勝。


儘管賽爾蒂克還是取得了東區第一的59勝23敗戰績,不過聯盟第一卻是洛杉磯湖人隊的65勝17敗,這是湖人隊當時隊史次佳的紀錄。


塞爾蒂克季後賽第一輪的對手是芝加哥公牛隊,他們得到了一點點來自Bill Walton的幫助,Walton在和公牛隊系列的第三戰有很好的表現,不過這是他這個球季最後的一點貢獻,Walton受傷的右腳還是持續疼痛,整個季後賽他都無法如自己期望地打球。


就算如此,塞爾蒂克還是再度橫掃了Michael Jordan領軍的公牛隊,而第三場Kevin McHale並沒有上場,因為第二戰時他原本已經受傷的右腳上,再增添了扭傷的腳踝。這次他照了X光,結果顯示他的右腳舟狀骨(navicular bone)從三月起就已經骨折,而這次扭傷的腳踝又加劇了傷勢。


塞爾蒂克晉級之後的對手是五年內第四度遭遇的密爾瓦基公鹿隊。McHale因傷缺席了第一場比賽,但是一跛一跛的Bill Walton從板凳上提供火力,讓塞爾蒂克以111比98拿下首戰。


第二戰還是在波士頓舉行。塞爾蒂克靠著Dennis Johnson和Fred Roberts(頂替Kevin McHale先發)在關鍵時刻各罰進兩球,擺脫了公鹿隊的糾纏,以126比124拿下第二戰勝利,這是塞爾蒂克季後賽的主場14連勝,追平了1949年到1951年明尼亞波里斯湖人隊的聯盟紀錄。


塞爾蒂克的贏球還是極度倚賴主力球員,公鹿隊用上6呎5吋的Paul Pressey、6呎11吋的Jack Sikma和6呎9吋的Terry Cummings伺候Larry Bird,讓他一開始七投不進。不過Bird很快調整過來,最後以投21中10得到30分。Danny Ainge也得到30分,他和Dennis Johnson的後場組合共得到51分18助攻,Robert Parish投13中8,得到24分。Kevin McHale替補上場,在26分鐘裡得到12分。


不過第二天,壞消息傳來,Bill Walton再度弄傷了右腳。


第三戰回到密爾瓦基舉行。儘管賽爾蒂克在正規賽結束前一分鐘內連得六分,把比賽逼進延長賽,但是公鹿隊的Sidney Moncrief在延長賽獨得6分(全場20分),Ricky Pierce則在終場前1分16秒投進超前比數的一球,讓公鹿隊以126比121搶得一場勝利。


Ricky Pierce得到29分,塞爾蒂克的Dennis Johnson則是32分。Kevin McHale在終場前24秒六犯畢業,然後和板凳席後面的觀眾扭打,結果得由球場警衛護送離開球場。


第四戰是關鍵性的一戰,因為它在公鹿隊主場進行,而塞爾蒂克已經輸了前一場的客場比賽,這勾起人們對塞爾蒂克客場出戰的不安印象。兩支球隊從一開始糾纏到最後,經過第一次的延長賽還是不分勝負。


比賽進行到第二次延長賽,兩隊還是難分勝負。剩下1分55秒時,公鹿隊的John Lucas投進三分球,幫助公鹿隊以137比136超前。塞爾蒂克本來有機會扳回,沒想到關鍵時刻心臟最大顆的Dennis Johnson竟然兩罰不進。公鹿隊的Terry Cummings搶到籃板,不過卻踩出了界,不過塞爾蒂克也沒有把握機會,Danny Ainge底線小拋投不進,好險籃下的Darren Daye幸運搶到進攻籃板,並且讓Cummings犯上一規。


塞爾蒂克的Darren Daye在這場比賽有不少關鍵表現,這球最為重要,他在只剩一分鐘時罰進兩球,為波士頓取得一分領先。Daye是位典型的浪人球員,這個球季開始時他還穿著華盛頓子彈隊球衣,接著他又待過芝加哥公牛隊。當賽爾蒂克的Scott Wedman受傷整季報銷時,他們撿來了Darren Daye分擔Bird的上場時間,這場比賽他也是直到第三節最後1分51秒的時候才被派上場,沒想到卻在第二次延長賽發揮了作用。。


即便Daye為塞爾蒂克取得了領先,公鹿隊也還有機會,不過Ricky Pierce的出手被Kevin McHale蓋了火鍋,但是塞爾蒂克接下來還是沒有得分, Dennis Johnson跳投沒進,公鹿隊的John Lucas趁機快攻反擊,Larry Bird站在罰球線擋住他的去路,並且迫使左撇子的Lucas要往右邊切入,而Kevin McHale則從另一邊撲上來,Lucas果然被迫向右走,並且在失去平衡下出手,籃球沒進,比賽結束。不過Kevin McHale又傷到他的右腳踝(和公牛隊系列第二戰相同的受傷部位,並且經過11天才重回球場),得由助理教練Jim Rodgers和隊醫Thomas Silva攙扶著離場。


Larry Bird在這場耗時3小時7分鐘的比賽中得到42分,Kevin McHale則是34分11籃板(而且帶著腳傷打了53分鐘),塞爾蒂克以138比137帶回勝利,並且在系列賽取得三比一的優勢。


第五戰對塞爾蒂克來說是場災難,這個球季隊上最健康的球員Robert Parish也受傷了,他在一次爭搶籃板落地時,不小心扭傷了左腳踝,而公鹿隊趁此機會掌握了比賽勝利,以129比124擊敗塞爾蒂克。最令人震驚的是,這終結了波士頓塞爾蒂克的主場33連勝,上次他們在主場輸球已經是將近一年半前的1986年12月12日。


這場球表現最好的球員是公鹿隊的隊長Sidney Moncrief。有大半個球季待在傷兵名單的Moncrief,在這場比賽找回了感覺,得到生涯新高的33分(不過下一場球他又得了34分),其中20分是在上半場拿到。


塞爾蒂克在還剩7分半的時候,還以111比109領先,不過接下來公鹿隊打出一波10比0的攻勢(Cummings囊括7分),讓公鹿隊倒以119比111領先。塞爾蒂克並沒有放棄,剩下41秒的時候Johnson兩罰俱中,並以124比123超前比數。不過Sidney Moncrief妙傳Terry Cummings在九呎處跳投命中,公鹿隊再度以125比124超前。


塞爾蒂克有機會再逆轉,不過Robert Parish走步違例,下半場投11只中2的Larry Bird三分球出手未進,Dennis Johnson投籃也沒進,相反地,公鹿隊靠著Jack Sikma和Terry Cummings連續罰進四球,澆熄了塞爾蒂克的反撲。


經過診斷後的Parish錯過第六戰,因為塞爾蒂克決定與其讓他冒險出賽,不如讓他多休息兩天回到主場再上場。Dennis Johnson沒有受到當天傳出的大麻疑雲影響,攻下當季新高的32分(後來在總冠軍賽攻下33分),不過對於塞爾蒂克來說仍然不夠,公鹿隊以121比111再下一城,把戰線拉長到決定性的第七戰。


決一死戰的第七戰打到最後5分52秒的時候,塞爾蒂克還以100比108落後。不過經典的部分現在才要開始。


眼看塞爾蒂克的季後賽即將走到終點,波士頓花園球場的魔力已經在第五戰被打破;Larry Bird也受到背傷影響,再也沒有以往關鍵時刻的威脅性,第五戰和第六戰,他在下半場合計投20只中4;難纏的後場搭檔Dennis Johnson和Danny Ainge只剩下一個,Ainge在第三節剩下4分46秒時,為了做Pressey的進攻犯規摔倒在地,右手中指脫臼,他被送進休息室再也沒有回來。


「是啊,情況看起來很嚴峻。」塞爾蒂克助理教練Jim Rodgers賽後說:「也許比平常要嚴峻一點。但是你得要知道,我們以前經歷過好多次這樣的局面。這就是我們的經驗和性格勝出的時候。這是不穩定因素。」


果然不穩定因素存在於密爾瓦基公鹿隊這邊。接下來三分鐘,波士頓打出一波11比5的攻勢,把比數追近到113比111,主場的球迷開始鼓噪。


剩下2分32秒,公鹿隊當天表現最好的球員Paul Pressey(28分8助攻4抄截)在和Larry Bird搶位子的時候犯規,這是他的第六犯,也是公鹿隊露出敗象的時刻,因為他們沒有更好的人選可以防守Bird。


雖然Larry Bird這場比賽的表現並不好(全場投21中9),但是這時候他可不會鬆手。Bird先是罰進兩球,波士頓的下一波進攻,Bird背對單打Ricky Pierce又被犯規,他再罰進兩球,這兩球讓塞爾蒂克取得115比113領先。


接下來,剩下1分31秒,Larry Bird這次單打Sidney Moncrief,結果轉身時又讓Terry Cummings犯規,他再罰進兩球。


16秒之後,Robert Parish和Dennis Johnson連手打出一次好球。公鹿隊的Jack Sikma在底線跳投,左腳踝嚴重扭傷的Parish飛過去賞了他一火鍋(當天的第四鍋)。此時Johnson不知從哪裡冒出來,把球拍到Sikma腿上彈出界,自己摔到公鹿隊板凳席中,塞爾蒂克拿到球權,傳到Bird手裡,比賽結束。


公鹿隊不是沒有機會,在這5分23秒中他們有11次進攻機會,不過連續9投不進,還發生兩次失誤,最後只得到三分,全部都是靠罰球。他們的籃板完全搶不過塞爾蒂克(27比57,而且塞爾蒂克搶到了整季最高的25個進攻籃板),被蓋火鍋的次數也比塞爾蒂克多(8比4),罰球則是少了5次。


如果想要了解三巨頭對塞爾蒂克的重要性,這場比賽無疑是最適合的選擇。Larry Bird得到31分10籃板,斷了一條腿的Kevin McHale得到26分15籃板(其中11個是進攻籃板),Robert Parish在腳踝受傷的情況下得到23分,19籃板包括11個進攻籃板(比公鹿隊全隊還要多四個),4火鍋(包括最後時刻賞給Sikma的那記)。


塞爾蒂克倚賴主力球員的傾向從以下數據展露無疑:儘管Kevin McHale、Robert Parish和Danny Ainge在這個對公鹿隊的系列裡,都缺席了不少時間,不過波士頓的先發球員還是囊括了80%的上場時間、89%的得分、84%的籃板和85%的助攻。Bill Walton在第二戰再度扭傷右腳踝,直到第七戰才回來,但是只有在第二節上場一分鐘。


傷兵累累的塞爾蒂克花了七場比賽,才好不容易地淘汰了密爾瓦基公鹿隊,他們在東區冠軍戰的對手是年輕氣盛的壞孩子底特律活塞隊,不過他們還沒這麼容易屈服,靠著Larry Bird在第五戰的世紀之偷,塞爾蒂克維持了一線生機,最後又花了七場淘汰活塞隊。不過在冠軍賽面對世仇洛杉磯湖人隊,這次塞爾蒂克沒辦法報1985年球季落敗之仇,經過六戰之後敗北,痛失了衛冕總冠軍的機會。


至於公鹿隊,Don Nelson教練和球隊老闆Herb Kohl在多處都有歧見,包括交易來Jack Sikma、選秀會的選擇和球隊營運的議題。兩人的不合到了下半球季已經越演越烈,據聞那時候他們彼此間已經沒有交談,而到了和塞爾蒂克的系列戰時,Nelson球季後會離開公鹿隊似乎已經不再只是傳聞。5月17日,公鹿隊輸掉第七戰,5月27日,Don Nelson正式辭去總教練和總管的職位,助理教練Del Harris接任。


Don Nelson在密爾瓦基公鹿隊留下季賽執教最多場次(884場)、季賽勝場最多(540場)、季後賽執教最多場次(88場)、季後賽勝場最多(42場)和季賽最高勝率(61.1%)等隊史紀錄,他也是唯一一位入選年度最佳教練的公鹿隊教頭(兩次)。


5月30日,Don Nelson買下金州勇士隊的部份股權,一年後,他成為勇士隊副總裁兼總教練,他為勇士隊帶來了跑轟的球風,也為自己拿下了第三座年度最佳教練。


公鹿隊在Don Nelson離開後,儘管還能打進季後賽,不過受到球員年齡漸長、傷兵頻傳的困擾下,實力也開始慢慢走下坡。1992年球季,公鹿隊打出15年來最糟的31勝51敗戰績,中斷了連續12季打進季後賽的紀錄,而Del Harris也在1991年12月,球隊剛打完17場比賽後辭去總教練,並且在1992年4月辭去總管職位。


密爾瓦基公鹿隊這一沒打進季後賽,下次再回到季後賽的行列就是八年後的1999年球季,這年他們找來了George Karl當教練,並且在3月交易來了Sam Cassell,搭配隊中的Ray Allen和Glenn Robinson,自己組成了三巨頭。1999年8月,Ernie Grunfeld離開了紐約尼克隊,成為公鹿隊的新總管(這個名字熟悉嗎?)。


 08/13(六) 緯來體育台  NBA經典賽  09:00  塞爾蒂克vs公鹿(1987/05/17)  (22:00重播)

 

ping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