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qM5jkkpJ72DeYUZRC84nHOG8ZRClAXA.jpg  

 


http://tinyurl.com/6yrk3j5


How will lockout impact Celtics?


By Chris Forsberg
ESPNBoston.com


「封館」這個名詞再恰當不過了。當NBA的CBA在月曆翻到七月而終止時,老闆真的可以把球員鎖在球場之外,所有NBA營運都會停擺,直到簽署新合約為止。


這表示沒有夏季聯盟、沒有自由球員、沒有菜鳥簽約。只有律師和法律用語,直到老闆和球員代表找出最適合的盈餘分配方式,建立起可預見將來要適用的薪資上限機制。


但是一個夏天(或者秋天?甚至冬天?)的不確定,對波士頓塞爾蒂克來說有什麼意義。聯盟經理人,像是塞爾蒂克營運總裁Danny Ainge間流傳的標語是「每個人都在同一艘船上。」儘管這句話沒有說錯,當7月1日的封館來臨時,塞爾蒂克顯然處在比別人好一點的位置,但是一段NBA長假對這支年長的球隊來說,毋寧是令人怯步的。


雖然賽爾蒂克目前只有六位球員下個球季有約在身-Jeff Green是受限制自由球員,可能會回到球隊-但是這組球員包括了季後賽的先發五人:Rajon Rondo、Ray Allen、Paul Pierce、Kevin Garnett和Jermaine O’Neal,還有要變成二年級生的Avery Bradley。儘管還不能和新秀簽約,新加盟波士頓的菜鳥JaJuan Johnson和E'Twaun Moore整週都待在這裡,還有未在選秀會被挑中的Gilbert Brown(譯註:Brown已經會前往歐洲打球),得到這個休賽期應該加強哪些地方的建議。把以上提到的每個球員加進來,波士頓的15位球員名單現在已經有10位了。


即便新的CBA施行,波士頓可能也沒有太多錢可以花,除了可能的中產階級條款和雙年條款,他們被迫只有老將最低薪資可以使用(不過波士頓在Glen Davis身上有鳥權可以使用,意味球隊可以用最高薪簽回他,或是以先簽後換交易回一些資產)。


不過對塞爾蒂克來說,也不全然是好消息。可能的縮水球季對於年長的球隊,是難以置信地令人怯步的。


如果NBA封館如同前一次的1998年到1999年球季,老闆和球員直到一月中才取得共識,球季直到二月初才開始。表面上,像波士頓這樣資深、過去兩個球季在季末打得並不好的球隊,也許會歡迎50場比賽的球季。但是想想這50場比賽會被壓縮在四個月裡,很多次連續兩天出賽和持續的比賽,這對需要越多恢復時間越好的球隊來說,是令人沮喪的。


我們還敢想一個完全取消的NBA球季嗎?是的,這聽來不可能,尤其一個開始吸引人的2010年到2011年球季剛剛結束後。波士頓三巨頭的窗戶似乎過去幾年越來越關上,但是塞爾蒂克持續找到方式避免這件事發生。一個完全取消的球季會有嚴重後果的,因為三巨頭的年紀(Allen下個月就要36歲;KG目前是35歲;而Pierce到十月就要34歲了),還有Allen和Garnett都是合約的最後一年。


新的CBA長怎樣,也決定了塞爾蒂克可以保有多少競爭力。目前的軟上限,還有各式各樣的例外條款,讓塞爾蒂克這樣的球隊可以花比別人更多的錢,更有意願成為冠軍的競爭者。即便過去這季的薪資上限大約在5,800萬元,賽爾蒂克花了7,620萬元,並且願意付出豪華稅(超過7,000萬元的部份,就要繳交一對一的豪華稅)。


目前的七份合約,包括Green的590萬元優先報價權(Qualifying Offer),波士頓下一季已經要支付6,490萬元。算進菜鳥合約,可能的中產階級條款,還有簽回Davis都會增加薪資總額,因此波士頓又會超過豪華稅門檻。


讓波士頓最擔憂的是,如果聯盟要採用硬上限(即便是備受討論的彈性上限),藉由建立薪資上限,比如說6,200萬元來強迫球隊間勢力均衡。這會讓波士頓不可能維持住同樣的實力,即便有特赦條款排除肥約也一樣。


但是Ainge和他的員工還沒擔心那麼遠的事。


「我們現在還沒有具體計畫……但是大家都在同一艘船上。」Ainge在五月時說:「我們只能坐等答案。我們知道有些可能性,我們讀到的東西跟你們一樣,而且有個老闆會讓我們知道事情的發展,所以你可以有些彈性。」


上禮拜選秀會後又被問到這種不確定性,Ainge還是那句老話。


「哎我們都在同一條船上,每支球隊。」他說:「我不知道會變成怎樣,但是我也不用在乎。我們只要處理確定的規則。」


對於Johnson這樣的菜鳥,今年夏天可能會在沒有合約的情況下工作,這是有點令人擔心的,但是當他在禮拜一的介紹會上被問到這件事時,他沒有太在意。


「我沒有過度在乎。」這位今年的第27順位菜鳥說:「我的意思是,我們只能專注在自己可以控制的東西,而現在這指的是練球和持續進步。顯然封館可能會發生,但是我們對此無能為力。」


就像他們的球迷,塞爾蒂克球員、教練和經理人也只能等待,直到他們下個球季依循的規定出來。其中有不確定性,但是波士頓已經盡其所能地讓自己面對封館,可以站在一個好位置上了。

 


http://tinyurl.com/3n98zwk


Businesses feel lockout’s bite
NBA impasse keeps Garden quiet, while bars, cafes lose cash


By Taryn Luna
Globe Correspondent / July 2, 2011


不過兩週之前,TD花園球場周圍的酒吧和餐廳從NHL棕熊隊的總冠軍獲利甚豐,但是他們在春天賺來的,可能到秋天就要因為NBA封館而奉還,因為這會讓塞爾蒂克的比賽被取消。


NBA老闆和球員工會對於新版CBA無法達成共識後宣佈封館,讓聯盟營運暫停。糾紛會不會或何時可以解決尚未知,但是1998年到1999年球季的封館導致了各隊32場比賽被取消。


類似的勞資糾紛讓2004年到2005年NHL整個球季取消,對於依賴比賽日的球場周邊餐飲業來說,受害甚鉅。


對Canal街上的The Four’s bar and grill老闆Peter Colton來說,這項威脅勾起他不好的回憶。


「相較於對街有18,000人,還有在這區域工作的員工等等,那時這裡一個人也沒有。」Colton說的是NHL七年前的紛爭。「這裡不是有人居住的住宅區。如果沒有比賽,他們下班後就會離開,搭上列車,消失不見。」


Colton說他對於NBA的僵局不感意外,但是他擔心這會延續好一陣子。少了塞爾蒂克的41場主場比賽-還有這幾年的季後賽-他的生意會大大受損。「那是你沒辦法彌補的收入。」他說。


影響不僅僅只及於TD花園附近地區而已。


「就像是把一顆大石頭丟到河裡,你可以看到一波波的漣漪。」大波士頓會議和旅遊局主席Pat Moscaritolo說。


根據當地商會的統計,18,600位參加賽爾蒂克比賽的球迷中,有超過兩成來自於波士頓都會區之外。他們合計可以為這城市帶來100萬的觀光收入。


除了餐廳業之外,如果賽爾蒂克真的沒有比賽可打,觀光業、賣場、交通和媒體收入都會受到打擊。


「每場比賽50萬或100萬,超過20場比賽就是一筆大錢了,如果你加一加40場比賽,哇,那ㄧ定是很大一筆錢。」Moscaritolo說。


這些企業老闆昨天說,他們希望聯盟和工會可以想一下封館會帶來多大的財務損失。


「你以為,他們會記取教訓。」Portland街上Johnnie’s on the Side餐廳的老闆John Caron說,自從2008年開幕以來,他因為波士頓當地球隊的好表現而獲利甚豐。「這些人們所謂的聰明人罷工或是封館,結果大家都輸,不只是商業和球迷,球員和老闆也是一樣。」


Canal街112號的Boston Beer Works有兩層樓,可以容納550位顧客,除非塞爾蒂克開始動作,不然他們不會動作。禮拜五晚上,根據Joe Ferrari經理的說法,有比尋常禮拜五多了三分之二的顧客。


「這會是一大打擊,不只是今年,還有往後幾年。」Ferrari說到沒有籃球的日子。「棒球和冰上曲棍球都是前例,要花一段日子才能把球迷找回來。」


聯盟和工會預計在未來幾週重回談判桌。


譯註:根據另外一篇波士頓環球報的報導,塞爾蒂克每場主場比賽,球場外的消費者大概會在飲食、採購、住宿、運輸和停車上花費42萬元。如果把對工作人員和當地供應商都有經濟效應的門票和主場販賣部加進去,這個數字大概會跳升到每場比賽180萬元。

 

 

創作者介紹

The Boston Garden

ping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est!! 籃球心得
  • 反正在縮水球季中封王
    到時候又有人說「運氣好而已」 :)
  • 鳥權
  • 鳥權....haha. 夠帥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