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rn-and-billy-hunter.jpg   


http://tinyurl.com/3fscu2n


Labor history stands as dire reminder of what could be again


Steve Aschburner
Posted Jun 27 2011 11:56AM


David Stern終於鬆了一口氣。閃光燈和照相機大作。NBA的勞資協議另一回談判終於結束。聯盟理事長Stern看著桌面,沒有特意對著誰,他說:「我累了。」


稍早之前,他談到自己行程表經歷過一番大波折:禮拜四飛到Newark擔任2011年選秀會的主持人,在Prudential Center的「房間」,一群喝著啤酒尖叫的人旁邊工作,然後匆匆逃回家,以準備禮拜五和工會漫長的勞資談判。這是目前為止最重要的會議,除了以往會參加的老闆、律師和經理人,還有預計40位球員會一同參加。


「我有點頭昏眼花。」Stern在禮拜五漫長的五小時談判後告訴記者。「好像是第二輪還是第三輪選秀會,到Adam有個不會唸的名字時我已經睡著了。」副理事長Adam Silver一如往常,負責第二輪的選秀,讓Stern可以有機會早點回家。


但是一天之後,他又來到這裡,語調柔軟,看起來很疲倦。這些來來往往已經足夠讓他一半歲數的人累壞,事實上,Stern和球員工會執行董事Billy Hunter─兩個都在1942年出生,兩人生日只相隔44天─都已經68歲了。如果事情繼續便糟下去,NBA封館持續到秋天,他們兩個到時候可能都要69歲了。


NBA上次陷入這種深淵時,他們兩個比較年輕,只有55歲。但是在1998年到1999年球季,兩人的髮絲裡都帶有一絲不協調的灰色,那次的封館糾纏了191天-從無到有生出共識-讓老闆和球員損失了數以億計的錢,難以估計的商譽受損,還有每支球隊少打了32場比賽。


除了金錢、形象和比賽,聯盟封館的時間還是一陣忙碌。如果以兩方達成妥協的進展來說,六個月的黑暗幾乎沒有事情發生。但是這不代表沒有事情發生。


如果歷史可以作為指引─而它的確應該可以,免得兩邊重複13年前的某些錯誤─各式各式樣的事情都在那次封館中發生過。但是,幾乎沒有一件事和籃球有關。


以下是以時間先後排列的高光和低光:


June 22, 1998: 老闆和球員間第九次季中談判陷入膠著,球員拒絕討論「硬性」薪資上限。(聽起來很熟悉嗎?)


June 30, 1998: NBA宣佈次日開始封館。技術上來說,這是聯盟歷史上的第三次,雖然前兩次短暫結束,幾乎沒有什麼影響。


July 1, 1998: 波士頓的Kenny Anderson是第一批沒有收到支票的球員之一(據報有580萬元)。大部份的球員在季中收到錢,但是有些是12個月每月支領,甚至有些是以一次給付。


Aug. 6, 1998: 在上次談判觸礁之後的第一次談判90分鐘就結束了。注意到日期:從6月22日之後,兩邊經歷了45天都沒有正式對談。


Sept. 10, 1998: NBA取消了10月12日邁阿密和以色列Maccabi Elite籃球隊間的表演賽。這是聯盟史上第一次因為缺少CBA而錯失比賽。


Sept. 24, 1998: 24場季前賽被取消,訓練營的開幕無限期延後。


Oct. 5, 1998: 1998年的季前賽全部取消。


Oct. 13, 1998: 在一無所獲的談判結束五天之後,NBA成為美國主要職業運動中,最後一個因為勞資糾紛取消比賽的聯盟。正規賽季的前兩週比賽被取消。


Oct. 26, 1998: 紐約時報不尋常地披露Kenny Anderson的財務細節。在其中他提到自己八輛車的維修和保險一年要花掉75,000元,他說:「我在想要賣掉其中一台。我不需要全部。你知道,幹脆把賓士賣掉。」這變成封館期間第二有名的球員談話,僅次於紐約尼克隊中鋒Patrick Ewing說:「我們賺很多錢,但是我們也花很多錢。」如果這年的談判結束,這毫無疑問會成為球員工會寫著「哪些話不能說」資料的前兩個範例。


Oct. 28, 1998: 在工會全部參加的會議後,聞到了一絲煙硝味。會議延續過了午夜,兩邊留下一些有名的言詞交鋒。比如說芝加哥後衛Steve Kerr說老闆的「最後提案」部分根本是「侮辱」(insult),這讓Stern提到球員要求收益的63%回以類似言語。更出名的,公牛隊的Michael Jordan和華盛頓老闆Abe Pollin言詞衝突(後者後來以球員身份雇用了他,並且讓他成為老闆之一),他告訴Pollin:「如果你不能賺錢,你應該把球隊賣掉。」據報年輕的Stephon Marbury覺得很有趣,他說:「找來了一堆老傢伙。」


Nov. 3, 1998: 球場依然漆黑。1998年到1999年球季開幕賽沒有舉行。


Nov. 20, 1998: 工會和老闆開了長達13小時的會議─13小時!─據報有些重要進展。但是五天之後,工會出來澄清說那只是對聯盟提案的部份有誤解。11月25日的會議被取消。


Nov. 23, 1998: 紐約尼克隊和芝加哥公牛隊聖誕節對決成了泡影。


Dec. 1, 1998: 一個月之後的西雅圖和明尼蘇達元旦之戰被取消,讓封館正式延續到1999年。


Dec. 4, 1998: 在11小時的會議之後,Stern說可能只會有一個縮減的NBA球季。


Dec. 7, 1998: 依據經紀人David Falk和Arm Tellem的安排,球員宣佈12月19日將在大西洋城舉辦表演賽。收益不但是為了慈善目的,也是為了給封館期球員「財務協助」。


Dec. 8, 1998: 預定在費城舉行的1999年全明星賽取消。(在50場比賽的縮水球季沒有明星賽,費城直到2001年2月才再度舉辦這項活動。)


Dec. 19, 1998: 16位球員在9,512位觀眾前進行了表演賽,Ewing領軍的球隊以125比119擊敗了Alonzo Mourning帶領的球隊。收益在提供球員「財務協助」後全部捐給了慈善機構,引起了大眾的嘲笑。


Dec. 23, 1998: Stern和Hunter在洛杉磯會面了五小時。理事長也設定了1月7日的最後期限,不然他就會建議整個球季取消。


Dec. 27, 1998: 另一場會議,這次在丹佛,老闆提出了他們所稱的最後提案。


Dec. 30, 1998: NBA把老闆這邊的最後提案寄給所有工會成員,請求他們交付表決。但是工會的執行顧問拒絕,並宣佈次日他們會提出自己版本的最後提案。


Jan. 4, 1998: 距離上次正式談判又將近一個月,這次的談判老闆拒絕了工會的最後提案。Stern說NBA考慮用替代球員參加1999年到2000年球季,如果勞資糾紛延續到那時的話。


Jan. 5 1998: 球員為了次日的投票在紐約會合,屆時將決定工會是否接受老闆的最後提案。當時很多人不知道的是,Stern和Hunter在晚上見了面尋求共識。


Jan. 6, 1998: 距離Stern口中的最後期限只剩一天,在主要當事人徹夜的談判之後,球員對最後提案進行投票,並以179比5通過。


封館結束之後依然餘波盪漾。訓練營被壓縮到僅有幾週的時間,球員倉卒著鍛鍊到比賽狀態而不要受傷(Shawn Kemp和Vin Baker沒有達到目標)。球隊匆忙地進行兩場季前賽,限縮了教練新增攻防系統或是適應新的人事的能力。自由球員的時間也受到擠壓,球隊以飛快的速度組成(Joe Smith和明尼蘇達的非法密約是瘋狂下的直接結果。)


Jordan在封館結束後一週宣布再次退休,以公牛隊球員身份的最後一次。很多球員再也找不回他們失去的─前鋒Charles Oakley受傷甚重,因為他如氣球膨脹般的千萬合約在新規則下消失無蹤─兩邊都因為負面形象受害。Phil Jackson在枯坐縮水球季後,說聖安東尼奧馬刺隊的冠軍旁邊應該加註星號─總冠軍賽打到6月25日才結束─但是事實是,季後賽是整個球季中受影響最小的部份。


球迷因為公開練球、簽名等意圖彌補情緒傷痕的行銷活動回來。這很有可能再度發生,因為從很多角度來說,NBA有了新一代的球迷。但是也有一些「被同一個人騙第二次,就只能怪自己笨蛋」的反應。


「我們花了大約六、七年時間,才回到封館前的1998年狀態。」Hunter上週說:「對比賽的損害是很顯著的。如果是長達一年的封館,球員大概會損失20億元。老闆的損失大概差不多,不過還要加上球隊價值的減少……可能有球迷離開之後再也不回來,尤其是現在的經濟之下。」


那是漫長、痛苦、耗費甚鉅又令人受不了的過程,由兩邊的領導人率領─Stern和Hunter─而他們也承認,沒錯,他們也真的累了。但是這已經是13年前的事了。

 

創作者介紹

The Boston Garden

ping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s muss sein.
  • 我覺得Ewing的話還好
    Anderson感覺就是炫耀自己有錢
    而且是很沒格調地炫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