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_g_paul1x_576.jpg  


http://tinyurl.com/3t33wxw


Hornets' future in Big Easy tied to CP3

黃蜂隊在紐奧良的未來和CP3緊密相繫


Originally Published: April 7, 2011
By J.A. Adande


黃蜂隊球迷要擔心的比一般小市場球隊更多。他們要擔心Chris Paul在2012年變成自由球員後可能會離開。他們還要擔心球隊本身是不是還會長期存在。


「五年,也許十年吧,他們就不會在這兒了。」團購季票的成員之一George Hebbler說。「我不認為他們在這裡可以維持下去。我真的不認為。」


當被問到任何能改變這結果的希望時,他指向坐在場邊的Gary Chouest。


「坐在我們對面那人,他可以買下球隊。」Hebbler說。


Chouest正排隊要成為黃蜂隊下一個老闆。但是他曾有過機會卻放棄了,那時他的主要生意來源(航運)受到英國石油在墨西哥灣污染所影響,所以也許不是巧合。沒有其他當地人站出來買下黃蜂隊,所以NBA史無前例地自己買下球隊。


也許對於這個和其他美國城市很不相同的地方(比如說他們把逝者「埋」在土地上)來說,這剛好很適合,因為實際上,這可能是一連串傷害紐奧良和黃蜂隊惡耗所帶來的好處。NBA理事長David Stern不只一次說,聯盟想要對因為卡翠那颶風瀕臨崩潰的地區更加體恤。換句話說,如果黃蜂隊在紐奧良待得比理論上,或是財務顯示的合理時間更長,可能部份要歸因給卡翠那。


而如果黃蜂隊不預作防備地交易Paul,就像猶他交易Deron Williams那樣,那是因為聯盟希望讓球隊儘可能對潛在買家更有吸引力。這樣說來,從George Shinn手上接管球隊─看起來像是最後手段─事實上反而能夠讓這位球星待在城裡更久。


要把Paul的未來和黃蜂隊的未來分開是不可能的。他們還有多少機會可以得到聯盟中在該位置最好的球員呢?


當Dell Demps描述在小市場球隊建立一支強隊時,他說:「你得要對自己的行為很有信心,並且讓金錢的用途極大化。你得要保持注意。你得要找到適合你的系統的球員。有時候你還需要一點運氣。」


黃蜂隊在2005年選秀會第四順位還可以得到Paul,是任何球隊夢寐以求的幸運時刻。極度需要控球後衛的亞特蘭大老鷹隊,用第二順位選了Marvin Williams而不是Paul。或者他們也可以選走Deron Williams,讓猶他爵士在第三順位撿走Paul。但最後Paul來到黃蜂隊,他因此成為史上第五位贏得年度最佳新秀的第四順位菜鳥。


在此之後,他在年度最有價值球員票選得到第二名,只差一場比賽就把黃蜂隊帶進2008年西區冠軍賽。好像只要有要捐助食物給需要的人,或是拍攝公共服務影片,或是指導籃球訓練營,Paul就會在那。黃蜂隊總裁Hugh Weber談過球隊需要與社區互動;而Paul樂意承受。


「這城市的認同感慢慢被建立起來;很大部分要歸功給Chris Paul。」球迷David Boyd這樣說到黃蜂隊,他在2002年搬到紐奧良來。「毫無疑問。他在社區中很積極主動,但是總歸來說,他是這麼棒的籃球員,看到他打球你就會愛上他。」


去年黃蜂隊稍微嘗到了沒有Paul的生活會怎樣。因為受傷,他缺席了近半數的比賽,球隊也錯失了季後賽。要長久留住他的方法,就是讓球隊有奪冠競爭力……這就回到了在小市場球隊所遭遇的挑戰。


「你得要有創意。」Paul說。「你得要對加盟的球員更有創意。我想最終一切也都要回到競爭。我是那種堅信激情和努力打球就可以勝出的人之一,你知道我的意思嗎?所以我們得要找出方法。」


「我是那種,我不在乎你把我放在哪裡,只有籃球最重要。在紐奧良一切都很好。我想它是一個小市場,但是如果你問我,我會說它是一個大城市。所有重要活動都會在這舉辦。年復一年,我們可以找到競爭的方法,我認為這需要給球隊肯定。我們留住好球員。現在我們得要想辦法登頂。」


「這跟我為這支球隊做了什麼無關。我認為是這座城市,看看這支球隊為我做了什麼。這城市真的擁抱我、支持我,而且我由衷感激。」


「我是那種和家庭親近的人。自從我踏足紐奧良,我感覺這裡就像是我的大家庭。」


而且他認為Davis West是最接近的家庭成員-「大家都知道他就像是我的大哥。」Paul說-所以如果黃蜂隊想要留住Paul,他們應該開始和West續約。這個球季後,這位黃蜂隊的前鋒可以跳脫出合約,但是他也可能決定留在紐奧良走完最後一年合約。他在3月24日扭傷左腿前十字韌帶,並且缺席剩下的球季和季後賽之後,這點看起來更是如此。


如果這工作的主要部分是讓Paul開心,Demps可不覺得這是他唯一的挑戰。


「Chris是球隊重要的一部分─很重要的一部分─但是我們是為了每個人,不只是Chris。」Demps說。「我對於球迷、對David West、對Emeka Okafor、對每個人都是同樣的感情。我們想要建立一支可以和最強競爭的球隊。」


Demps的策略似乎是先存錢,然後再花錢。他交易掉Darren Collison,後者去年菜鳥球季扛下Paul的工作表現搶眼,但是那是擺脫James Posey兩年1,400萬元合約得要付出的價碼。


他把Peja Stojakovic和Jerryd Bayless送到多倫多,換回Jarrett Jack、David Andersen和 Marcus Banks,藉以擺脫Stojakovic價值1,500萬元的合約,整筆下來替黃蜂隊在這季省下550萬元。


Demps堅持NBA的接管不會縮減他的活動,他藉由把Marcus Thorton交易到沙加緬度,換回Carl Landry證明此點,讓薪資總額增加了75萬元(這讓達拉斯的Mark Cuban很懊惱,因為技術上來說他擁有29分之一的黃蜂隊)。儘管如此,感覺起來他們要出去採購前,總是被迫要蒐集折價券。少了一個真正有錢的老闆(你知道,像是擁有迷你長頸鹿的那種),他們沒辦法放肆地狂野揮霍。


如果你曾經以卡養卡,你就知道黃蜂隊的財務狀況是怎樣。Deadspin揭露了球隊財報的一隅,顯示他們依靠Shinn的個人融資、從夏洛特搬過來的搬遷費來因應負的現金流。


沒有太多企業贊助(Entergy是這裡唯一的財星五百大企業),要吸引注意力和娛樂支出得面對很多競爭。


聖徒隊自從1967年就在這裡,提到運動賽事永遠都會是第一位。當地人在假期時辦很多大活動,從萬聖節到新年除夕。除了Bourbon街到Frenchmen街流洩而出的現場爵士樂,這裡還有一系列的大型音樂節。當然這裡還有馬蒂‧格拉斯(Mardi Gras)狂歡節,在油膩星期二(Fat Tuesday)前,紐奧良有持續好幾週的活動。


黃蜂隊的挑戰,是在這些活動輪替中建立自己的地位。


「我們不必然擁有所有的企業贊助,也許更大的市場才會有……但這是一個彼此親密的地方。」球隊總裁Weber說。「球迷很熱情。你很容易就知道球迷的名字。他們感覺黃蜂隊的品牌是容易親近的。你需要改變你的使命,來讓此更有影響力。你和球迷有更深的來往,而不是對整個社區灑下大網。而這種忠誠度轉化在門票銷售上。」


他們的努力,剛好足以在1月31日超過每場比賽平均14,735人的門檻,避免了場館承租的提早跳脫條款的適用,即便這花了一點期末促銷,和當地企業的幫助才達成。


Demps把在紐奧良的第一年部分花在了解球迷上。很多次中場休息時間,他會到看台底下的酒吧,當球迷經過零食攤的時候,總是會把對球隊的意見反映給他聽。他對他們了解得越多,他越感覺到一股義務。


「你推出的產品,得要是人們想要支持的。」Demps說。「如果球隊的表現不好,要把他們推銷給這城市和大眾就很困難。我們不是這城市唯一的比賽。」


「然而,我真的感覺到人們出現時,他們真是充滿活力。他們熱愛這支球隊,他們熱愛這座城市。這裡的人們很有活力。他們經歷過很多事情。他們真的希望這城市和他們的球隊贏。這讓我更努力工作,好建立一支這城市可以引以為傲的球隊。」


在一場對上灰熊隊的比賽時,黃蜂隊一陣猛攻擴大了領先,並且讓曼菲斯喊出暫停。忽然間球迷都站了起來,隨著音樂舞蹈。整座場館忽然有了法國區(French Quarter)的感覺。這就是在紐奧良勝利的感覺。


而這引領我們回到這問題,Paul是不是相信感覺可以不只是一瞬間。


「現在我的態度是在紐奧良這裡贏得冠軍。」Paul說。「如果我不相信這點,我就不會每晚上場打球了。只要每天晚上我們站上球場還是0比0,要贏過我們就是很艱難的。當我們闖進季後賽,任何事都是可能的。」


在此同時,2012年他可能會離開的時鐘也滴答響著。


「現在還有很長一段時間。」他說。


你會去想黃蜂隊怎樣可以買到更多時間。然後你想到要買東西是要花錢的。而那要從哪裡來呢?

 

ping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