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9w.jpg   


在今年宣佈籃球名人堂入選名單公佈的典禮上,一般NBA球迷可以叫出幾個名字,以特立獨行著稱,同時也是近代最會搶籃板球的好手Dennis Rodman當然是第一個,有「上帝的左手」稱號,曾經入選過夢幻一隊的射手Chris Mullin,在ABA和NBA都有輝煌成績,被視作名人堂最大遺珠的Artis Gilmore,生涯晚期才在美國讓人驚鴻一瞥的Arvydas Sabonis,都還算是耳熟能詳的傳奇球員,說不定連Tex Winter教練,都因為是「三角戰術」發明者而讓一些球迷知曉。


但是在Rodman身旁,那個穿著藍襯衫花色領結,戴著黑框眼鏡,宛如一個老學究的黑人呢?他叫做Tom “Satch” Sanders,不要說認識他,就算告訴你他的名字,大概都沒幾個球迷知道他是誰。


但是對Satch來說,這是個習慣的位置,他的16號已經被掛在波士頓花園的天花板,但是15號的主人是史上最受歡迎的綠衫軍之一Tom Heinsohn,而17號則是隊史得分王John Havlicek,相形之下,Satch顯得黯淡無光,他生涯平均9.6分6.3籃板的成績並不出眾,甚至他在波士頓囊括六十年代每座NBA總冠軍(除了1967年球季)時的隊友,只剩下Jim Loscutoff、Don Nelson和他還沒進入名人堂。


甚至連Satch自己都沒有期待這項榮譽。「我從來沒有想到這項榮譽。在這麼多年過去,其他的球員都已經進去(名人堂)之後。我想我的時間一定已經過了。結果現在我可以和他們在一起。」


那麼Satch為什麼值得進入名人堂?很簡單幾個數據,他有8枚冠軍戒指(Rodman有5枚),他在NBA出賽916場(Rodman出賽911場),他生涯得了8,766分(Rodman得了6,683分),但是以下這個故事更能說明他帶給了塞爾蒂克什麼:


1960年Satch Sanders剛從紐約大學畢業,他在第一輪選秀被波士頓選走,當時賽爾蒂克在最近四年拿下三次冠軍,看起來不是菜鳥有太多機會發揮的球隊,於是6呎6吋的Sanders想出他的利基:防守。


當賽爾蒂克在Babson學院的季前訓練營開訓時,初報到的Satch Sanders戴著橡膠材質的護膝護肘,好像做好準備要大幹一場,即使去撲倒在地也在所不惜。


結果那些護具並沒有派上用場。Red Auerbach教練大叫說不要這種軟腳蝦,叫他把護具脫掉,Jim Loscutoff把它一把搶來藏在球場某處。


Satch Sanders沒有了護具,不過他依然靠著防守在球隊裡找到自己的位置。


Tom Sanders在紐約哈林區長大,他的家在第五大道和116街交叉口,四十年代的紐約哈林區不是一般龍蛇混雜足以形容,吸毒販毒和街頭暴力事件頻傳。在那樣的地方,每個街頭籃球員都有一個綽號,Sanders的就是「Satch」,以黑人聯盟(Negro Leagues)的偉大投手Satchel Paige為名。


也許你會好奇為什麼他會以棒球投手為綽號,因為Satch一開始打的並不是籃球,而是棒球,但是因為害怕被球砸到,讓他放棄了棒球這條路,改走上籃球員的生涯。剛開始Satch並不是打籃球的料,儘管他很高,但是肢體並不協調,而且也太瘦弱,於是他練習舉重使自己更健壯,直挺挺地走路以便長得更高(讓他被暱稱為「美姿美儀先生」),最重要的是,他學習到團隊合作和球的流動的重要性。


那時Satch的同學多半念的是職業學校,但是他兩個朋友Cecil和Crawford說服他去真正可以唸書的地方,於是Satch進入了Seward Park高中,並進而走向職業籃球這條路。高中畢業的Satch進入了紐約大學,這對他有三重好處:第一,他不用離家太遠;第二,他可以得到良好的學校教育,最終拿到了行銷學士,同時他還副修管理;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因為地緣關係,他可以和一些知名的球隊交手,比如說哈林籃球隊,還有東部聯盟一些優秀球員,而且他在前兩年的教練是生涯有超過400場勝利,名人堂級的Howard Cann。


Cann和一些當時其他教練,比如說Adolph Rupp相同,會對場上球員大呼小叫,並且以軍事化的手段管理球隊,相信這段經歷也幫助了Satch日後和Red Auerbach的互動。


在紐約大學就讀期間,Satch Sanders打破或是追平了八項隊史紀錄,生涯總共得到1,191分,在他畢業時是隊史第二(現在則是隊史第15名),而他平均每場16.8分則是隊史第8名。另外,他生涯總共搶下923個籃板(平均每場13個),現在仍是隊史第二名。


Satch大三那年,紐約大學打進NIT巡迴賽,大四那年則是以22勝5敗的戰績,擊敗Jerry West率領的西維吉尼亞大學,打進NCAA最後四強,輸給了有John Havlicek、Jerry Lucas和Bob Knight在陣,最後拿到該年冠軍的俄亥俄州立大學。Satch Sanders自己則是入選全美第一隊。


不過有趣的是,1960年選秀會上,擁有第三順位的紐約尼克隊並沒有選擇Satch,反而選了加州大學畢業的Darrall Imhoff(此人日後最有名的事蹟,是成為洛杉磯湖人隊交易到Wilt Chamberlain的包裹之一),因此塞爾蒂克在第八順位選進了Satch。


加入賽爾蒂克的Satch Sanders有很多事情要調適,首先是大學的球隊重心,轉變成為波士頓的防守專家,而他只有6呎6吋,因此也得從大學時期打的中鋒位置,調整到以面框進攻為主的前鋒位置,更不要提他從球隊核心的角色,轉變成塞爾蒂克的菜鳥,對Bill Russell來說,菜鳥是沒有名字的,他們叫做「rook」或「rookie」,而Satch就這樣幫球隊整整提了一年的行李。


但是Satch在場上可不是一個手足無措的菜鳥,他加入波士頓的第一年,球隊就再度打進總冠軍賽,這對菜鳥來說有好有壞,好的是很多球員終其一生都無法一嚐總冠軍賽的機會,但是你也不想成為破壞球隊四連霸希望的老鼠屎,而讓他壓力更大的是,他們的對手是Bob Petit領軍的聖路易老鷹隊。


6呎9吋205磅的Bob Petit會跳投,可以得分,也很會搶籃板,那個球季他平均27.9分20.3籃板,但是在Bill Russell為中心的防守陣勢下,塞爾蒂克以四比一擊敗了老鷹隊,繼續他們連霸的旅程。而Bob Petit也成為Satch堅強防守下的第一個受害者。在塞爾蒂克的13年生涯,Satch負責防守對手球隊中最會得分的前鋒,除了Petit,其他名人堂級的球員比如Willis Reed、Jerry Lucas、Dave DeBusschere、Elgin Baylor、Dolph Schayes和Rick Barry,都領教過Satch的防守。


第一代的飛人Elgin Baylor說,Satch Sanders是他遇過最難纏的防守者,非常積極,但是並不骯髒。


Satch的防守拼勁被Red Auerbach教練看在眼裡。1966年芝加哥公牛隊成為聯盟的第10支球隊,聯盟因此要舉行擴張選秀(expansion draft),當時塞爾蒂克老闆不再是備受尊敬的Walter Brown,而是Marvin Kratter,Kratter打電話叫Auerbach教練到紐約參加經營團隊聚會,並且在會上決定要把Satch Sanders和K.C. Jones擺在未保護名單,Kratter環顧整個會議室沒人表達反對,只有Auerbach馬上站起來離開。


Kratter嚇了一大跳,跑出來追問Auerbach怎麼了,結果後者大罵老闆說憑什麼以為他了解籃球,如果Kratter要讓Jones和Satch有可能離開球隊,那Auerbach就不幹了,於是就差這麼一點,Satch可能就要穿上公牛隊的紅色球衣。


除了場上的拼鬥,當時的黑人還得要面對種族歧視的對立,Satch Sanders也不例外。塞爾蒂克隊史上最有名的一次事件,就發生在Satch和他的隊友身上。那是一場在肯塔基州舉行的表演賽,但是下褟的旅館聽到是塞爾蒂克或是對手的老鷹隊就拒絕他們入住,而咖啡店甚至拒絕替Satch Sanders和Sam Jones服務,Bill Russell很快就決定不打了,而隊上其他的黑人球員也馬上附議,在Red Auerbach教練默許下,塞爾蒂克全隊就決定離開這個地方以示抗議。


儘管波士頓被人批評是個種族歧視的城市,但是塞爾蒂克絕對不是這樣的球隊。1965年,Red Auerbach教練擺上了五位黑人先發球員:Bill Russell、Sam Jones、K.C. Jones、Willie Naulls和Satch Sanders,這是NBA史上第一次。


Satch Sanders另一件為人稱道的事蹟發生在1963年。當時賽爾蒂克再度拿到總冠軍,而新英格蘭地區出身的甘迺迪總統自然是塞爾蒂克的大球迷,因此決定召見他們,一群人在橢圓形辦公室裡歡談了45分鐘,而Satch在看到總統時,對他說:「Take it easy, baby.」成為其中最有名的花絮。


場上的Satch是個防守悍將,但是私底下他也有些怪癖:他對於旅館房間被入侵的可能性有點偏執。他的室友Wayne Embry說Satch不但會鎖上房門,甚至還會搬張書桌擋住門,如果他找不到傢俱可用,Satch會在門邊綁條繩子,以便絆倒可能的盜賊。


John Havlicek後來也當過他的室友,不但證實了這些故事,還說Satch會把煙灰缸擺在門邊的垃圾桶上,所以當有人侵入時會被驚動。這些舉動看起來有趣,但是當你半夜想要起床去上廁所時,你最好可以記住所有的機關。


而紐約大學商學院畢業的背景,讓Satch Sanders在籃球之餘還嘗試過一些投資,他的投資夥伴是球隊訓練員Buddy LeRoux(此君後來在七十年代成為紅襪隊的老闆之一),他們兩人常在一起聊天,某天他們談到了投資,並且決定認真投入。他們一天花兩個小時研究股市,LeRoux六點半起床做功課,Satch則是在練球之餘投身研究,結果還真得到一點回報,他們最早買的股票是通用電話(Genral Telephone),他們以23元買進,後來一度漲到48元。


1973年球季後,Satch Sanders宣告退休,他所穿的16號旋即被球隊所退休,他在塞爾蒂克總共出賽了916場比賽,至今仍在隊史排名第七,而他僅有210磅的身材,卻在防守端上為球隊作出貢獻,而他一度連續出賽450場,也算是一代鐵人。


離開了NBA,不過Satch並沒有離開熱愛的籃球,1973年到1977年,他成為哈佛籃球隊的教練,在他任內哈佛總共贏了40場比賽,在長春藤聯盟的戰績是27勝29敗,並且連續兩年在該聯盟得到9勝5敗成績,排名第三。這樣的成績不算太好,不過哈佛本身就不是籃球名校,而Satch在那裡可以好好發揮他與孩子相處的技巧,並且磨練與球員溝通的方式,也算是獲益匪淺。


1977年到1978年球季,塞爾蒂克面臨了老將退休等青黃不接的窘境,當時的教練Tom Heinsohn是個很聰明也很嚴厲的教練,但是他固執己見,尤其是跟隊上兩個球員-Curtis Rowe和Sidney Wicks水火不容,這兩位球員不願意乖乖聽話,而Heinsohn也沒有餘力再去對付他們,於是Red Auerbach決定找來Satch Sanders。


但是事後看來這是一場錯誤。Satch是個和Heinsohn剛好相反的教練,儘管他在球場上以防守著稱,不過執教時他卻是個好好先生。當時Auerbach以為球員會尊敬他,而Satch在帶領職業球員時會比帶大學生更嚴格,但是結果卻是事與願違。


當時球隊的情形也是跌到谷底,隊上最資深的球員John Havlicek退休,Dave Cowens越來越慢,Jo Jo White也漸漸展現老相,Rowe和Wicks還是那樣自私的球員,雪上加霜的是,那年還發生了聯盟史上唯一一次老闆對換的事件,球隊內部人心惶惶,而Satch不是那種在亂軍中可以穩定軍心的人,還是那個在輸球後不會責備球員的好好先生,於是開季沒多久就被開除,留下2勝12敗的戰績,並且把教練棒子交給球員Dave Cowen兼任。


再度離開NBA的Satch Sanders到了東北大學,研究運動社會學,這段經歷也幫助了他的下一份工作。八十年代晚期,NBA理事長David Stern想要成了一個球員活動部門,幫助球員準備好面對這個聯盟,他找上了Satch Sanders。


此後二十年,這個由Sanders帶領的部門從不同的角度幫助球員,除了剛進入聯盟的菜鳥訓練營,還包括職業球員生涯結束後的工作諮詢、教育和工作機會,並且和球員工會聯合舉辦打擊毒品和酒精的活動,這讓Satch Sanders在2007年就獲得名人堂頒贈的John W. Bunn終身成就獎。


Tom “Satch” Sanders幫助了無數新加入聯盟的球員,並且還是常出現在波士頓塞爾蒂克的練習場館,和綠衫軍的新成員或是老成員說說話,或者一起舉辦一些活動。


不過這個故事還沒完。還記得那些被藏起來的護具嗎?幾年前Satch回到Babson學院,好奇地翻了翻天花板,果然那些護膝護肘依然在那,不過已經滿布灰塵了,但是對現在的Satch來說,已經再也不需要了。


 

ping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路人
  • 好文!推一個!
  • 謝謝。

    pingping 於 2011/04/27 19:13 回覆

  • Hauur
  • 謝謝你的文章,很好看:D
    從文章裡又多認識了 賽隊的歷史,很棒!!
    除了現代的球員,還能認識以前的名人,這裡很像資料庫呢。
  • 謝謝啦,我也很希望可以做成球隊資料庫,不過距離還很遠,還有很多東西沒有從以前那個網站搬過來,有空再慢慢努力。

    pingping 於 2011/04/27 19:15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