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my Heinsohn; Mike Gorman.jpg 

 

http://0rz.tw/mRv3p


The Q&A: Thirty years of calling, and rooting, for the Celts


Posted Dec 8 2010 11:25AM
Steve Aschburner


有人說那些結縭已久的夫妻,比如說20年、25年或30年以上,不只對某件事有相同的想法,或是接完對方未說完的話。事實上他們開始相像,因為他們已經長時間面對對方的表情和反應。
對Mike Gorman和Tommy Heinsohn來說,他們是幸運的,他們在慶祝成為波士頓塞爾蒂克的轉播員30周年時,他們在電視上的「婚姻關係」沒有延續到這個地步。兩個人都會對這樣的結果感到不滿意。


然而,他們可以像老夫妻一樣一搭一唱。這是為什麼塞爾蒂克在Comcast SportsNet轉播的比賽感覺如此輕鬆;Gorman和Heinsohn在場邊的表現就好像在空盪體育館裡的射手和籃板手,一人投球一人餵球,然後再彼此互換(雖然是Gorman比較常讓Heinsohn有那些令人熟悉的喧嘩)。


他們兩人作為搭檔的時間,比NBA其他所有轉播搭檔來得久,替新英格蘭區的觀眾,最近則是全國的觀眾,製造出舒適地帶。Gorman在麻州Dorchester長大,念的是波士頓拉丁高中(Boston Latin High)。Heinsohn當然是塞爾蒂克的名人堂球員,轉為教練之後又多得了兩枚冠軍戒指。


「他們很誠實。」波士頓教練Doc Rivers說:「但是他們明顯是塞爾蒂克的球迷,而且我不認為他們自己或其他人對這有意見。他們看到什麼就說什麼,但是很愛這支球隊。他們在這裡的時間比我們所有人都要久得多,而Tommy是我畢生看過對這支球隊最熱愛的人類。」


我採訪了Heinsohn和Gorman─很多塞爾蒂克忠實球迷視為大家庭的成員─在他們準備轉播和騎士隊比賽之前:


NBA.com: 這麼長久的關係,總有些起起伏伏,對吧?你們有過「小彆扭」("hiccups")嗎?


Mike Gorman: 你說像是要勒死對方嗎?你要說的是這種嗎?你要說的是什麼?


Tom Heinsohn: 我們只有打過一次架,而且現在還沒結束。


NBA.com: 我們希望沒有搞錯。你們是合體30週年,不是30年紀念,所以你們還會在第31年繼續合作下去,對吧?有時候這些數學扯上紀念日,總會讓人搞混。


MG: 看吧,我不記得了。至於他好像在這裡待了一輩子。但是我認為這真的是我們的第30年,雖然之前我們轉播過大學籃球。這是好長一段歷史。


NBA.com: 喔,所以你們有機會在小聯盟犯點錯誤,然後才被提升到塞爾蒂克。


TH (假裝驚訝): 我們才不會犯錯!


MG: 我們只是試著要讀些準備資料。


NBA.com: 你們兩個是怎麼在一起的?


MG: Tommy那時候要成為球評,而我是轉播員候選人之一。他幫了我一個忙,因為我們之前就合作過。我想說的是,前15年我都是每年續約。


NBA.com: 這個轉播工作是你們一直想要的嗎?


MG: 對我來說是的。我曾經就讀於Boston State Teachers College,然後從軍,當過五年的海軍飛行員。在那之後,我決定要做點自己喜歡的東西。轉播球賽是一個,所以我經歷過New Bedford的廣播電台,Providence的廣播電台,到Providence的電視台。那就是我最後和Tommy一起轉播Providence College比賽的地方。但是Tommy一直和Red Auerbach在轉播賽爾蒂克的比賽。


TH: 在我不當球員改做教練的時間,我才是轉播員!


MG: 其實他們差不多都在抬槓。但是還有什麼比和Tommy及Red一起看比賽更好的選擇呢?


NBA.com: 你們馬上就有化學效應嗎?需要時間培養還是有怪癖要克服嗎?


TH: 我和其他人合作過。Mike和我算是融合在一起-沒有人可以控制我們的轉播。我其他的合作對象之前在電台工作,所以他們像是在電視上做廣播節目。或者他們不知道你在做什麼,所以他們要確定自己把所有資料都擺進轉播。他是最容易合作的。


NBA.com: 你跟Mike說不要太正式,這件事是真的嗎?


MG: 那是真的,雖然他否認。Tommy真正教我的,如果我們真的是一種方式,是他說:「聽著,不要擔心那些東西。讓比賽帶著你到他的去向。」這是真的-如果你坐下來,帶著你準備了一天半的資料,你會把一切都混成一團。同時你會錯過場上的一切。我說好,跟隨他的引導。我現在依然跟隨著他。


NBA.com: 你們會回去看以前的轉播來批評自己嗎?不管有意無意,你們有改變自己的方式嗎?


MG: 我只能代表自己發言-我態度更輕鬆了。我一直是個相信少即是多的人。我不害怕死寂。我喜歡球在地板上彈跳的聲音。我喜歡球鞋摩擦。我喜歡有時候坐在場邊,在腦子裡數數,大概有13、14秒沒有人說任何東西。我認為那對電視節目來說是好的。因為當你說話的時候,人們會聆聽。


NBA.com: 我沒有真的去算數,不過一年82場比賽外加季後賽,乘以30年,那是很多很多籃球,還常會有很多「本日公休」,但是沒有真的休息的誘惑。你如何保持熱情?


TH: 我喜歡看激烈競爭。你看到他們來來去去,如何試著拿出最好的表現。當他們不再那麼好時如何應對。當他們那樣好時如何應對。他們在場上如何相處。這對我來說很有趣,因為我和一群很偉大的球員一起打球,他們知道如何融合,知道每個人都有個性,知道他們花費多大精神才達到那樣。我依然在尋找那些。今年的球隊和那些賽爾蒂克的老球隊很像。


MG: 現在這支球隊有四位,也許五位名人堂球員。那跟Tommy以前一樣。


TH: 以前我們隊上有八位名人堂球員。


NBA.com: 我總是在想:是Bill Russell時代的球隊裡塞滿了名人堂球員,或者那些名人堂球員都在塞爾蒂克是因為那些冠軍?


TH: 他們都是很聰明,競爭很激烈的人。那就是我在說的。沒有人打球是為了要進名人堂。他們打球是為了要贏得冠軍。如果那可以把你帶進名人堂,那也很好。


NBA.com: 有了你們的背景,你們兩個在轉播波士頓塞爾蒂克的球賽時完美地緊密配合。但是如果你們要轉播波特蘭或是印地安納或是休士頓的比賽呢?


MG: 你不可能比Tommy更了解這支球隊-Tommy已經在塞爾蒂克待了50年。想想看,50年耶!從來沒有在外遊蕩,沒有在別的球隊作過一年-他總是波士頓塞爾蒂克的一員。我很幸運第一份NBA工作就是波士頓塞爾蒂克,所以我沒有做過別支球隊。我也不能想像轉播別支球隊。


NBA.com: 但是Tommy,你做過很多年有線電視網的轉播,那可不是只有塞爾蒂克。


TH: 我在CBS。要當一個中立的轉播員很難─在別人眼中─因為我和塞爾蒂克的連結。當我在轉播全國比賽時,我嘗試和地區轉播完全不一樣的東西。那就是試著取得每支球隊的報告,坐下來仔細看一遍,想想看如果是我,要怎麼擊敗另外一支球隊?然後我會說兩支球隊的弱點,另外一支球隊可能會好好利用的優勢。那是在洛杉磯的人第一次發現自己的球隊有弱點。那是在波士頓的人第一次發現塞爾蒂克有弱點。

 

所以當我在做全國轉播時,波士頓的球迷對我的評論好壞皆有,信不信由你。他們把那個當作批評。當我在轉播賽爾蒂克比賽時,我們所有的觀眾都是塞爾蒂克球迷。他們對賽爾蒂克發生什麼事比較有興趣,而不是LeBron James或其他人。我們從我們的角度出發。全國轉播則是完全不同。


NBA.com: 曾經有很多晚上你得要錯過比賽,所以只好由別人代打嗎?


MG: 如果有超過一打我會很驚訝。


TH: 當我妻子Helen生病還有臨終時─她病了六年─我不想要長時間在外。我現在已經76歲了,我喜歡在攝影棚裡看比賽,做些賽前賽後節目,而不需要到處跑。所以過去三四年是我們最常和彼此分開的時間。


NBA.com: 你有最喜歡的時刻嗎?最喜歡的比賽?最喜歡的判決?


MG: 我最喜歡的事是當我們大笑時。我是說那種真誠-當我們有段好時光時。因為那時候我想我們給人們機會,坐在我們旁邊看比賽,而不是對他們說話。而我們在轉播時常常大笑。


NBA.com: 這些年來最喜歡的塞爾蒂克球員?


TH: 在比賽最後願意接受挑戰的人。我沒有轉播過Havlicek的比賽,但是轉播過Bird和現在的Pierce。即便是Walter McCarthy,他都願意接受挑戰。


NBA.com: 你那些"Waltah!"是怎麼回事?


TH: 這是一個有趣的故事,當我在做轉播員時,Bob Cousy是球評。而Cousy是個純粹主義者。他會分析球員,如果他們沒有達到他的標準……但是就像我說的,我喜歡積極競爭的人-他們未必是場上技巧最好的球員。Walter McCarty是那支球隊裡的勁量兔。所以當他做出某件事時,我會說:「Boy, I love Walter.」。過一陣子後Cousy覺得真是受夠了,他看著我好像我瘋了。終於,有次在多倫多的比賽,Walter在槍響投進三分球讓我們贏球。然後Cousy說:「我想我開始愛上Walter了!」我就說:「不行。你不能加入Walter McCarthy球迷俱樂部。你得開給我一張支票。」忽然間,我們開始接到人們的電子郵件:「我如何能夠加入Walter McCarthy球迷俱樂部?」我得在轉播中說:「我不想成為Walter McCarthy球迷俱樂部總裁。但是唯一要付錢才能加入的是Cousy。」然後我說:「現在我們要做的,是每個跟我對Walter有同樣想法的人,在每場比賽之後,你們把窗戶打開,用最大的聲音大喊:『I love Walter!』」幾個禮拜之後,我們接到各種來自Vermont和New Hampshire的電子郵件,有些母親說:「你可以停止叫我的孩子對窗外大叫嗎?」


NBA.com: 想想看,如果有個45歲的塞爾蒂克球迷,那他就是在你開始轉播比賽的時候開始看球。如果是那個球迷有個15歲的孩子,你是在為這支球隊養育另一代的球迷。


MG: 這是個恐怖的想法。但是你說的沒錯。這常在我們身上發生,有個年輕人上前來要簽名,當你在簽名時,他的爸爸站在旁邊。然後這位爸爸會說:「我是看你轉播長大的。」就在那個時候,你才發現你已經在這裡一段時間了。


NBA.com: 你對於如此多的塞爾蒂克球迷來說,是引領他們進入球隊的大門。


MG: Tommy和我從來沒有試著不要作「homer」。很多轉播員會這樣,我認為那是一項錯誤。我們就是homer。我們想要做homer。如果可能的話,我們想要賽爾蒂克每場比賽都贏球。那是我們衷心的想法。我認為人們一開始就知道。而且我們不會一遍又一遍地告訴人們,Paul Pierce家裡有幾位成員,或是他念哪所大學-他們都知道。在這個時代有150家或200家電視台,來看我們轉播的人完全知道他們會看到什麼。完全沒有意外。他們不是隨便選到我們。沒有人不小心才選到Comcast SportsNet。你轉到Comcast SportsNet,就是要看賽爾蒂克的比賽。我想我們把觀眾當做有智慧的塞爾蒂克球迷。


NBA.com: 你從觀眾身上得到什麼?


TH: 他幫我想了一句台詞。快告訴他。


MG: 60歲以上的每個人都知道Tommy是個球員。40歲以上的每個人都知道Tommy是個教練。20歲以上的每個人都知道Tommy是個廣播員。10歲以下的每個人都認為Tommy是史瑞克。

ping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eartnsoul
  • 最近抓了一場shaq亣發神威的C's比賽,撥出當中正好在做這個30年專題,對此我感到:(1)溫馨 (2)高興 (3)實用。
  • hocje
  • Tommy的“I love Walta” 的故事很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