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ry-bird.jpg  

 

12月7日是Larry Bird 54歲生日。以舊文重貼紀念他的生日。


http://0rz.tw/b6LqW


With Bird in, good things came with 3s
Legend's bravado provided inaugural Shootout with lift during '86 All-Star Week


回到過去那段日子-那時候垃圾話是認真的,喧鬧的Reunion體育館也是真的-Larry Bird衝進明星賽休息室。他四處溜達,打量他的競爭對手。然後他說出三分球大賽史上最有名的五個字。



Craig Hodges回憶道-那時候他還是個自大的三分射手:「忽然間,他說:『嘿,誰是第二名?』(Man, who's comin' in second?)」


這就是一切的開始。三分球大賽的誕生:1986年明星賽,Reunion體育館。


24年後,三分球大賽回到最初地-哎,沿著35E公路往北二英里的美國航空中心-2月13日,明星賽回到北德州。Spud Webb挑戰極限的灌籃也許搶盡那晚的目光,但是最原始的三分球大賽成為NBA傳奇-還有YouTube上的讚美。


那些日子是個完全不一樣的年代。達拉斯剛走進NBA六年,而且只有23支球隊。


Bird和Magic Johnson正替NBA孕育出新的生命,聯盟逐漸散發它的吸引力。美國企業還沒開始湊熱鬧地把NBA當作行銷工具,聯盟得要說服公司投資這個有潛力吸引人的NBA。


明星賽是一票難求,所以聯盟想要運用這個成功。1984年,聯盟把為期一天的明星賽,轉變成整個周末,這樣可以帶來兩天長的電視轉播。新的星期六賽程包括復刻ABA偉大的灌籃大賽,就是它讓Julius “Dr. J” Erving一舉成名,另外還要來個老球員大賽。灌籃大賽馬上成為轟動,老球員比賽呢,沒這麼受歡迎。


「那些偉大球員全都回來,但是到了1986年,我們發現他們真的很棒,可以親眼看見他們也很棒,但是老兄,看他們試著打籃球真的很痛苦。不太像我們記憶中的那群人。」Rick Welts那時候是年輕的NBA經理,他的任務就是要創新,把聯盟推銷給公司來贊助。「我們認真思考還有什麼東西,而投籃是明顯的目標。」


腦袋上那顆電燈泡亮了起來。


Welts現在已經是太陽隊的營運長,他是三分球大賽的發明人,或者在1986年,它的名字是「美國航空遠距離跳投大賽(American Airlines Long Distance Shootout)。」


「那時候我們得要想出點什麼,可以吸引那些以前對NBA沒有興趣的公司。」Welts這個禮拜透過電話說:「我樂於說它是出自對比賽熱愛的靈感,這當然也有啦,但是說是為了生存才是最大的因素。」


NBA官方告訴參賽者在賽前30分鐘要在休息室集合,要開一段簡短的會議。所以聯盟最好的射手都在:Hodges,地主達拉斯小牛隊的Dale Ellis,勇士隊的Eric "Sleepy" Floyd,華盛頓的Leon Wood(現在是NBA裁判),紐約的Trent Tucker,芝加哥的Kyle Macy,還有Norm Nixon,洛杉磯快艇隊,不是湖人隊。


有個人不在。Bird人呢?


「不是我要說,」Hodges說:「那時候他大概是聯盟前兩名的球員,所以他都在跟明星賽球員在一起,我們只是功能性的射手,坐在場邊,等待上場機會,試著沾點星味。」


然後休息室的門打開。所有腦袋轉過來。Bird走進來。


「所以大約在會議開始前兩分鐘-我很確定他絕對知道幾點要開始-他闖了進來。」Hodges說:「他看看房間四周,一言不發。」


最後,Larry Legend說話了。


「是啊,我走了進去,說了那句話。」現在是溜馬隊總裁的Bird說到他著名的垃圾話。然後Bird試著更打擊他的對手。


「然後我說:『那種紅白藍相間的球真滑。我根本沒辦法拿穩。』」Bird說:「我知道我有很大機會贏。如果我可以過第一輪,我知道我就會贏冠軍。」


這種戲劇化的場面可不是NBA可以寫出的腳本。


「Bird走進來,說出那些典型的大鳥語言,忽然間,一切氣氛都來了。」NBA資深副總裁Brian McIntyre說,那時候他是聯盟公關長,比賽開始時他坐在場邊。


三分球大賽差一點難產。Welts把他的點子跟David Stern說,後者在1984剛接下主席位子。Stern喜歡這個點子,告訴Welts在CBA比賽中試試,把它錄下來,看看電視上效果怎樣。


「我們把它錄下來,回來看以後發現,糟透了。」Welts說:「我們沒想到的部分是CBA球員比較不準,看到籃球一再地奪框而出真的不怎麼刺激。」


那時候對於三分球也有股莫名的抗拒,對NBA衛道人士來說,那是ABA的註冊商標。


「我知道這聽起來很瘋狂,但是NBA裡仍有相當部份的傳統派,他們真的認為那只是花俏的招數,不應該出現在籃球比賽裡。」Welts說:「但是同樣道理,罰球比賽也不怎麼有趣。」


三分球在當時與現在不同。Bird所在的波士頓塞爾蒂克,整支球隊平均每場出手4.8顆三分球。今日,23個球員平均每場出手超過4.8次,19支球隊每場至少出手17次。八十年代,球隊通常會有個指定的三分射手,只有在特定的戰術,特殊情況下才會出手。


Bird在1985-86球季出手194次,那是塞爾蒂克全隊第一。其他隊友加起來出手199次。今日,波士頓的Ray Allen出手228次,全隊861次,而波士頓平均每場18.3次出手,只在聯盟排名第12。Paul Pierce會代表塞爾蒂克參加今年的比賽。他的命中率是46.7%,出手165次僅次於Allen。


鳳凰城的Channing Frye也會出賽。他這季出手272次,命中率43.8%是聯盟第七。他不會是第一個贏得比賽的七呎長人。小牛隊的Dirk Nowitzki在2006年已經贏過冠軍。


「那是種特殊技能,通常都是很關鍵的時機,你不會想要亂丟三分球,所以你有專門的射手。」Hodges說,他日後追平Bird紀錄,拿到三分球大賽三連霸。「我認為每支球隊都有專門的三分射手,而那些人也很有信心會把球投進。」


儘管傳統派頑抗,Welts堅持他的計畫。他研究參賽者最好出手的位置,要出手多少次,最後是怎樣讓它在電視上更有吸引力更刺激,才能吸引公司買廣告時段。


「我們沒有排除ABA的遺跡。」Welts說:「我們發明了紅白藍相間籃球可以多得一分,更增加一點變素。」


當NBA和Welts對於Dr, J答應要參加1984年的灌籃大賽感到興奮,當Bird同意要參加三分球大賽時,更多的是熱情。


Hodges那季的命中率是45.1%(投162中73),他想要搶下頭條。他在第一輪有個精采的開始,得了25分。Bird穿著東區明星賽的球衣,很短的短褲,還有塞爾蒂克的熱身外套,卻顯得慢熱。他16分的表現讓他剛剛好超過第二輪的門檻。


「有人一度叫我把外套脫掉。」Bird說:「但是我覺得穿上它一樣舒適。」


Bird在第二輪慢慢加溫,得了18分。Hodges和Ellis打平,所以要加賽決定Bird在決賽的對手。Hodges勝出,而且他記得Bird關於第二名的宣言。


「我笑到翻。我知道Bird會說垃圾話,對我來說也不是新鮮事,我遇到一堆說垃圾話的對手。我覺得我跟地球上其他人一樣準,所以上場投籃決勝負吧。」


Hodges先開始。多出一輪的加賽也許讓他付出太多體力。這個純射手只有12分。Bird站上舞台,沒穿外套。


咻咻咻。Bird一開始就找到節奏。在左手邊45度角到正中間,他連進九球。「他手感發燙。」Rick Barry說,他當時是電視球評,他的搭檔是Bill Russell。


在右邊45度角,Bird拿起最後一顆紅白藍相間的球,結果打板進。「是擦板。」Barry尖叫:「饒了我吧,Larry。」


Bird最後拿了22分。喧鬧的Reunion體育館觀眾起立替他鼓掌,而Bird把雙手高高舉起過頭。


「我沒真的打算參加,但是我的隊友,尤其是Robert Parish,說我贏不了,所以我去了而且贏了。」Bird說:「在Robert那樣說之後,我想:『管他的,反正我都要去明星賽了,乾脆也去參加拿個冠軍吧。』」


 

ping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鬼騎
  • HAPPY BIRTHDAY TO LARRY BI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