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3acf2b5d9ffa87a874583637c4e876.jpg  

 

俄國最有錢的人


蘇維埃在九十年代狂暴的資本化中,Prokhorov以銀行家的身分開始累積財富。但卻是靠著地表上最像地獄的地方所埋藏的金屬礦脈,讓Prokhorov在十年後便成俄國最有錢的人之一。


在莫斯科金融學院之後,Prokhorov到國際經濟合作銀行(International Bank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IBEC)工作,地點在莫斯科,工作內容是處理10個共產主義國家的外匯帳戶。1991年3月,當他負責銀行的國際金融業務時,他的朋友Khloponin把他介紹給Vladimir Potanin,後者是前外貿部官員,一年前他藉著一些渴望生意的俄羅斯貿易公司集資1萬美金,創立了一家叫做Interros的外貿公司。


1991年夏天蘇聯解體,出口貨物到西方的國營企業欠缺信用和換匯的銀行。Prokhorov和Potanin在1992年共同創立了MFK銀行,這是後蘇聯時期第一批民營銀行。就像記者David Hoffman在他的書「The Oligarchs」中所說的,很多東歐國家付不出貸款,IBEC陷入麻煩。IBEC的管理階層寫信給俄羅斯客戶,建議他們把存款轉到MFK銀行作為避風港。「Potanin顯然有效吸收了這些來自糟糕的國營銀行的存款和資產,同時又避免了債務。」Hoffman寫道:「Potanin在半年內就吸收到了3億元鉅資。」一年之後,Potanin和Prokhorv開設了聯合進出口銀行(United Export Import Bank,Uneximbank),由Potanin擔任總裁和幕前角色,而Prokhorov則是董事會主席。當時通貨膨脹嚴重,光是從美金和盧布互相兌換就可以賺錢。到了1994年底,銀行已經有超過20億元的資產。1995年,Potanin設計出惡名昭彰的「貸款換股份」(loans for shares)計畫,讓他們兩人都成為億萬富翁。葉爾欽(Boris Yeltsin)政府亟需現金,因為沒有錢可以付薪水、退休基金、健康保險和軍事器材。通貨膨漲高達200%,選舉逐漸逼近,而重生的共產黨虎視眈眈要奪回政權。整個自由市場和民主的體驗似乎危在旦夕。Potanin想出辦法由俄羅斯主要銀行貸款給政府(但是沒有人期待它可以還款),並且由國營的巨大石油、金屬和電信公司股份作為抵押。就這樣,前蘇維埃遺產的內涵價值被拆成一小塊一小塊,並且拍賣給數家由幾個大亨所控制的銀行,這些人後來被稱作「寡頭」(“the oligarchs”)。


Uneximbank拍賣得Norilsk Nickel 公司38%的股份,這是一家在北西伯利亞的採礦和冶金企業,當時它每年可以賺得4億元的盈餘,還有20億元的債務。這家公司本來就是銀行的客戶。Uneximbank用技術拒絕了對手銀行兩倍的出價,而且把股份以稍稍超過淨值1.7億元的價錢賣給了自己的子公司。這家銀行的子公司也「贏得了」俄羅斯第五大石油公司Sidanko的控制性持股。兩年後,1997年8月,Uneximbank把它因為貸款抵押所持有的股份,以2.7億元的價錢賣給了子公司Swift,因此取得了俄羅斯鐵礦以外金屬最大製造商的全部股份。


「那很糟糕。」Potanin三年後向紐約時報承認:「價錢很便宜……但是那的確讓更有效率的老闆解決問題。」Potanin是這個計畫的幕前角色,而且他有政壇關係幫助,所以他一直出現在那個年代的寡頭名單上,而Prokhorov因為總在幕後作業,而且對政治沒有太多興趣,所以雖然獲利相等,但是卻沒有被注意到。我上個月問Prokhorov在15年之後,他如何看待同樣這份雜誌描述為「全球均認的巨大犯罪」的計畫。


「這樣公平嗎?」他問說:「你應該留下盈餘嗎?當然我並非中立,不過當我們買下Norilsk Nickel還有Sidanko時,我們公開或私底下和超過20位投資者見面。沒人願意承擔風險。員工已經超過半年沒有拿到薪水,我們花了1.7億元買得管理Norilsk的權利,然後我們在那家公司投資了3億元,再花了1億元買下所有股份。」


Uneximbank持有的Norilsk Nickel股份是Prokhorov和Potanin最有價值的資產,在1998年8月俄羅斯金融體系瓦解時,這也是他們最盡力要保護的。那是Prokhorov金融生涯的最後一段。俄羅斯政府決定要讓公債違約,讓盧布貶值,並且拒絕還款給外國商業銀行的債權人。Prokhorov知道新聞時,他人在Côte d’Azur。而他決定要長跑12英里來保持頭腦清楚。


「我花了整晚想要設計出讓Uneximbank存活的方法,然後第二天我打給所有同事說:『沒有辦法。』我們的資產負債表上有三成是俄羅斯公債。你可以想像要是美國政府停止履行它的債券義務嗎?俄羅斯最大的銀行之一在一天內崩潰,這件事讓我大大震驚。第一個月沒人相信這會發生在Uneximbank身上。一個月之後,我們的俄羅斯和西方世界夥伴說:『還我錢來!』接下來三個月,沒有人願意跟我們說話。我們建立了一個重組委員會,把我們所有的生意移轉到過渡銀行(bridge bank)。」


這步驟本身就很具爭議性-批評者說這是「資產剝離」(asset stripping),公司裡有價值的部分被轉移到新公司(在這個例子,就是Rosbank),後者成為隔離債權人的避難所。但是長期來說,這種策略讓Uneximbank可以履行自己的部份債務。兩年後,Uneximbank併進了Rosbank,並且和債權人達成協議以折價34%的比例還款。

 

alg_prokhorov.jpg 


現在Prokhorov有了新工作。他和Potanin在Norilsk Nickel的巨額持股依然讓俄國人怨恨不已。莫斯科檢察官甚至在2000年時提起訴訟,要推翻這些礦業公司的私有化。當時葉爾欽急於把國家資產交給私人手上,但現在Vladimir Putin重拾克里姆林宮的權力,簡單說來,只要這些寡頭離政治圈遠一點,並且確認他們的生意和政府利益相符,她們就可以繼續持有這些股份。Prokhorov要保有特權的方法之一,是讓這家與他財產高度相關的企業好好成長;2001年,他接下Norilsk Nickel執行董事的職位,每日管理公司的經營。


Prokhorov管理Norilsk Nickel這六年的成就,很難說是不是展現了某種他認為可以推升籃網隊到聯盟頂級的策略,或者是最後可能變成E計畫的威權。


「當他接管Norilsk Nickel時,很快止住出血,公司重回正常營運。」Christophe Charlier回憶道,他那是在Prokhorov底下工作,在2002年到2004年擔任公司併購業務的負責人,現在則是Prokhorov的投資公司Onexim Group副執行長,也是籃網隊主席。「但是股市裡沒有成交量,沒有流通性,沒有分析師關心這家公司。公司裡沒有獨立董事。我們甚至連公司有多少鎳都無法回答。」


Prokhorov在莫斯科的總部工作,但是常常前往Norilsk看看這些在史達林時代,藉由勞改營人力建立的工廠。Norilsk是座化外之城。長達數十年的時間,這座城市沒有出現在蘇維埃時期的地圖上,它是泰米爾半島(Taimyr Peninsula)上的荒島,北極圈以北175英里,和外界毫無聯繫,沒有能源管線,沒有鐵路,沒有高速公路。冬天時長達數個月的黑暗和零下20度籠罩著這塊土地。船隻會載來食物、貨車和衣服,載走數以千噸計的鎳、鈀或其他礦砂,破冰船要幫忙清除喀拉海(Kara Sea)和葉尼塞河(Yenisey River)上的堆積的冰。Norilsk是世界上最受污染的地方之一。


「當你成為Norilsk Nickel的執行長,你就成為一個國家的總統。」Prokhorov告訴我。擔任最高職位後,他自己在礦坑裡工作數週,希望可以展現他的勇氣,並且和礦工建立團結感情。當談到讓Norilsk更有效率時,他從不呆坐。「要建立信賴是很重要的。」他說:「我的標語是,我們要成為世界領導者。我們要讓產品成本合理化,並且增加市佔率。我們要簡化工人的工作。薪水更高。衣服更好。器材更好。工廠更乾淨。工作經驗的品質也提升。」


工人也越少。當股東也成為員工之外的考量,他把非核心業務切割出去,包括製造家具,汽水罐裝瓶到提供Norilsk電話系統。1996年還有129,000名員工,到了2004年只剩下一半。Prokhorov改善了餐廳和洗手間,但是對裁員和節省成本很低調。公司在污染防治上投資百萬,但是Norilsk依然是地球上污染最嚴重的地方,罹患肺癌的比率增高,數英里的環境被二氧化硫(sulfur dioxide)摧毀殆盡。工廠產生的鎳塵遍佈,厚到連土地都可以拿來冶礦;酸雨殘害了超過1.2英畝的樹林。當地貿易公會的主席有次稱Prokhorov為「不知自制的冷血經理人」。Prokhorov做的某些事的確帶有掠奪性-由舊蘇維埃時期的控制,改為營利事業的控制。


「我們建立了一個心理學家的網絡,接手一些以前由公會執行的諮詢工作。」他說:「我秘密贊助一家反對媒體-Norilchanin報,他們對公司總是很嚴厲。我跟編輯說:『我隨時都需要一點批評。』唯一的目標就是批評。這些編輯如此逼迫我們的員工,以致於那些不知道這項安排的安全人員,嘗試要阻擋這份報紙的流通。」


Prokhorov決心要讓Norilsk Nickel對鎳和鈀價錢波動容忍度更高,而那些是世界上最有價值的金屬之一。他用公司的現金去買了一家冶金廠Polyus,並且從俄羅斯其他地區增加黃金的儲備量。他取得一處南非金礦的兩成,從這裡的收入彌補他在Polyus的成本。在2006年,他把Polynus切割給Norilsk Nickel股東,差不多等於以免費的價格取得現值100億元的公司。在他任期內,Norilsk Nickel的股價從2001年的不到7元,漲到2007年第一季的189元。當他剛接手時,公司的市值大約是25億元,而2007年1月他前往位在阿爾卑斯山知名滑雪勝地Courchevel的法式旅館渡假時,市值已經超過了60億元。


【待續】

 

ping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