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tinyurl.com/2ak4nh2


Yao Ming and friends in Taipei


姚明和一群NBA球員─Brandon Jennings,Aaron Brooks,Chase Budinger,DaJuan Summers, Hasheem Thabeet和Jeremy Lin等等─幾週前在台灣參加表演賽。澳洲籃球作家Anton Trees也參加了,提供了以下報導:


從台北市郊區便宜的(cheap)桃園國際機場出發的長途車程中,你可以看見三棟獨立的室外籃球場。這些由灰色水泥和紅色籃框組成的眾多格子,被塞在骯髒的(dirty)高聳建築群和工業區遺址間,說明了台灣人對籃球的熱愛。當地孩子在悶熱的陽光下運球,青少年在三分線外出手,每個人都汗如雨下。


台北是個對籃球著迷的城市,熱愛美國超級明星。LeBron十呎長的巨幅海報俯視著城市街道。Kobe圖樣販賣著球鞋。就像很多國家,台灣在九十年代中期發現籃球吸引了全國注意。這股籃球熱潮來自於對Jordan的崇拜,藉由網路接觸到其他國家運動的機會更多,並且使得中華職業籃球聯盟(Chinese Basketball Alliance)在1994年建立-就像很多狂嘯的九十年代建立的聯盟-注定要失敗。中華職籃的餘燼帶來了超級籃球聯賽(Super Basketball League),那是一個像是澳洲NBL那樣提供本地籃球人才的出口。比賽的品質並不驚人,但是熱情在那裡。


現在我人在台北,一個濕熱的七月底,為的是姚明基金會之旅。我的門票是從7-11的一座機器買的。所有的指示都是中文(Mandarin),所以我得靠一個困惑的年輕人的幫助,他似乎可以理解我指指報紙上的姚明,然後模仿買票的動作。


姚明為這趟行程組成了一團奇怪的籃球員組合:Brandon Jennings、Hasheem Thabeet、在活塞隊溫板凳的DaJuan Summers、暴龍隊活力十足的Amir Johnson、波特蘭菜鳥Luke Babbitt、未在選秀會上中選的勇士隊新秀Jeremy Lin,還有姚明的隊友Aaron Brooks和Chase Budinger。今晚,這群年輕人要面對一小群台灣當地和大陸球員,總共大約25人。許多球迷聚集在台北小巨蛋(Taipei Arena)外面,這是一棟政府建立,主要用於娛樂明星(Olivia Newton-John和Backstreet Boys是最近的客人)的場館。可以輕易查覺這群人的興奮,他們有些人穿著Kobe的黃色球衣,還有紅色的大陸籃球衣服。


場館裡面,兩支球隊正在熱身。Hasheem Thabeet投了-然後沒進-三十幾顆三分球。Brandon Jennings在雙腿間花式運球。Amir Johnson跑了又跑,然後大笑,然後低頭再跑。DaJuan Summers看起來很無聊。


這場球沒有滿場。這點並不令人驚訝,因為票價跟一個禮拜的房租一樣貴。賽前表演是一大群美麗女孩演唱Mariah Carey的"Hero",兩位尖叫的主持人接著歡迎姚明進場。當他走進來時,球迷都給了他溫暖,像是看到幾年沒見的一個親愛的叔叔。沒有譏笑,帶刺的話或是侮辱。這群人就是愛他,而且毫無保留。似乎高罌粟花在這裡還未被砍下。


【譯註】高大罌粟花綜合症(Tall Poppy Syndrome)是澳洲和紐西蘭的一個流行用語,用來形容一種在社羣文化中,集體地對某類人的批判態度,屬於意識形態表達的一種方式。當任何一個人在社會上達到某程度上成功的時候,而惹來社羣中不約而同的,自發性的,集體性的批評。通常,這種批評也會從社區領袖們口中而出,亦帶有反智主義,特別是對知識分子的懷疑和鄙視。  http://tinyurl.com/35naaxr


現在,請原諒我這個評論有多驚人地明顯,但是姚明真的很巨大。跟你看過的任何人類都不一樣。灰熊隊7呎3吋的中鋒Thabeet很高,但是他也瘦的不可思議,好像半人半蜘蛛。另一方面,姚明很寬,很長,很高,全部都是;他的肩膀像是屋頂上的支柱,他的雙腿好像建築的基部。他能走路是一種世界奇觀,更不要說在最高的層級打籃球。


在應該是一些有趣的玩笑之後-球迷都在笑,但是我對中文的低度理解讓我無法參與歡樂-姚明離開了舞台,美國人可以被介紹出場。每個球員都跑過一大群台灣啦啦隊員,後者隨著黑眼豆豆的音樂起舞。Jennings獲得的掌聲最大。也許球迷有耳聞他在北京的愛鬧表現。或者也許公鹿隊球迷依然存在於台灣,即便易建聯已經離開。


比賽本身很具娛樂性,但是也不可思議地一面倒。未經防守的Jennings在25呎外出手。三分空心破網。Amir Johnson的體能無與倫比,劇力萬鈞地在比較矮的台灣球員頭上灌籃,讓球迷替他們難以抗衡的本地球員遺憾。Thabeet難以理解地把全部時間都投注在外線防守,當然了,他做的很糟。在第一次暫停時,Aaron Brooks像Kesha般跳舞,並且和一個穿著Dwight Howard球衣的球迷拳頭相碰。


比賽進行時,球迷詭異地安靜,只對灌籃和三分球有反應。Eminem、Pitbull和Dr. Dre的音樂在場館打氣。髒話"motherf-----"並沒有被消音,但是好像沒人注意到。第一節才打九分鐘,比數已經成為28比9,美國球員灌籃,切入,抄截,本地球員吵鬧。快要中場休息時,一個女子用英文尖叫"I love you, Jennings!";後者回她一個飛吻。一個矮小的當地後衛賞給Jennings一點肌肉,他回答以"oh, we ballin' now!"


暫停時也有表演節目,但大部分不是很有趣。姚明開始大喊"Chase!",直到Budinger回以反扣。Jeremy Lin也參一腳,把籃球塞過兩腿間,像是1994年灌籃大賽Isaiah Rider的"East Bay Funk Dunk"。接著兩組當地男孩團體開始了冗長乏味的(tedious)罰球比賽,然後一個政治人物走上場錯失了幾次跳投。姚明為了娛樂觀眾投了三分球-結果投10球有9球沒中。


球迷的情緒讓人眼花,到處都是大大的微笑,小孩子穿著小球衣指著巨大的美國人。球迷裡帶有一種真摯的感情,對於奇觀的愛。不管是Johnson或是Summers或是Budinger灌籃,人們都會帶著不可置信的表情對看,好像他們看到的是馬戲團演出。你不會看到人們在比賽時傳簡訊,或者是閒逛要買啤酒。他們就是來這裡看一些NBA球員做他們所做的事。


 

創作者介紹

The Boston Garden

ping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iggun
  • Taiwanese and Chinese players
    翻訪真的是很玄的東西
    bigland
  • 這個我深深認同,還有一些形容詞我都附上原文,以免誤會……

    pingping 於 2010/09/14 21:15 回覆

  • Freejones
  • aussie一直想脫歐入亞,不過以籃球來說,他們想真正了解亞洲,看樣子還有段差距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