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tinyurl.com/2e49c6v


O’Neal渴望總冠軍-和他的過往


By Julian Benbow
Globe Staff / September 12, 2010


他們在拉斯維加斯的家不過幾分鐘之遙。塞爾蒂克在2008年拿到冠軍的那年夏天,Paul Pierce去拜訪Jermaine O’Neal。


Pierce戴著他的冠軍戒指,滿臉笑容。在聯盟待了這麼多年之後-有些成功,有些則是痛苦地徒勞無功-Pierce到達了一個在籃球上從未有過的高度。O’Neal要等到去吃晚餐的時候才察覺到。


「他完全在一個不同的層次。」O’Neal說:「就好像自然而然的高潮。就好像有了小寶寶或是贏得州樂透。不管是什麼帶給他這種快樂的感受,那就是他的樣子。身為一個球員,你不會嫉妒他的成就。但是你也想要那種感受。」


在那個時候,O’Neal處在他生涯一個完全不同的低點。他剛剛離開溜馬隊,那支讓他成長為全明星球員的球隊,那支他以為會待到退休的球隊。


這次分手使他煩惱,但這是好幾季的試驗和挫折後的結果。溜馬隊在2004年與活塞隊大亂鬥之後,人人避之唯恐不及。他們很快地從東區強權變成禁賽纏身。他們在當地的形象大壞。O’Neal從招牌球員變成墮落球員。


他打完2008年球季最後一場在Conseco Fieldhouse的比賽後,知道那可能是自己穿著溜馬球衣的最後一場球。他在六月被交易到多倫多。和Pierce那個夏天的對話依然環繞在他身邊。


「我們談到贏得冠軍的感受。」O’Neal說:「那可以抹去多少經歷過的負面過程,還有成為一個冠軍有多重要。」


今年夏天,O’Neal成為自由球員,塞爾蒂克在尋找長人,Pierce和O’Neal再度有了對話。Pierce告訴他:「聽著,我們要去爭取一座冠軍。一起來吧。」


那是O’Neal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聽過的話。


「過去四、五年我沒有談到過冠軍。」O’Neal說:「這很刺激,因為我有機會替自己的故事寫下這樣的句點。」


早些年,O’Neal很容易可以相信財富唾手可得。他簽了最大張的合約。他有Nike為他量身訂做的廣告贊助。他打進全明星賽和NBA第一隊。


「那很甜蜜。」他說。


那個時候溜馬隊還是一支勁旅,即便他們的平均年齡只有26歲。他們在2003年到2004年球季贏了61場球,如果他們沒有在東區冠軍賽輸給活塞隊,他們連使用手冊都還沒看之前就已經打進總冠軍賽。


「還蠻有趣的,因為我們對所有事都很興奮。」O’Neal說:「我們都很年輕。我們才拿下聯盟最佳成績,基本上沒什麼經驗就打遍這個聯盟。所以次年,在訓練營時我們說這年要贏得冠軍。」


溜馬隊給了O’Neal七年126M的合約-既是祝福也是恰如其分-但是他對於成為球隊招牌沒有問題。事實上,他說自己對於那張支票有多大毫無概念。


「直到今年夏天我才知道,過去七年我是聯盟中前三高薪的球員。」O’Neal說:「我從不知道這件事。」


「我從不把那筆錢當作壓力。老實說,在過去兩三年,我感覺自己沒有匹配那筆錢的表現。我對自己要求甚嚴。」


他得要和那份合約連在一起,就像和自己是高中畢業就被波特蘭選上一樣難以擺脫。他不像Kevin Garnett,後者在他前一年被選上。他不像Kobe Bryant,後者在1996年比他早四個順位。Garnett很快在明尼蘇達變成主角。Bryant在第二年成為全明星球員。在波特蘭,O’Neal的上場順位排在Rasheed Wallace、Brian Grant、Arvydas Sabonis和Cliff Robinson後面。


「就好像,KG打的很好,Kobe打的很好,而我沒機會打球。」O’Neal說:「我想要告訴人們自己不是bust。我可以打球。我可以做到。」


Isiah Thomas是那個不需要被說服的人。他剛好在2000年明星賽跟O’Neal命運交錯。在O’Neal身上,Thomas看到一個有天份和侵略性的球員。這兩者都是教不來的。Thomas說:「聽著,我一直在注意你,要有耐心,那會發生在你身上。當你得到機會時,好好利用它。」


2000年到2001年球季,Thomas接下Larry Bird交出的溜馬隊教練職位。球隊在八月交易來O’Neal,這事發生在明星賽六個月之後。O’neal有與生俱來的天賦,但是Thomas想要教他如何從潛力明星轉變成球隊招牌。


「我想要跟他說的是,有那樣的天份─他那時是球隊最年輕的球員─你要如何領導?」Thomas說,他現在是佛羅里達國際大學男子籃球隊教練:「你不過是23歲的球員,要如何領導像是Reggie Miller和Derrick McKey的球員?」


他們的家大概只有距離五分鐘,而O’Neal經常出現在Thomas家客廳。


「我記得很多晚上我去他家,只是坐在沙發上聊天。」O’Neal說:「他在印第安納波里斯住的地方,距離我家真的只有四、五分鐘之遙。我會去那裡聊天,像海綿一樣吸收。他是那樣的人。」


談話的主題很少跟籃球有關。Thomas告訴O’Neal如何養育家庭。他談到如何發現商機。他嘗試解釋給O’Neal聽,變成NBA裡的球星是什麼意義。


「我不知道自己有什麼樣的影響力。」Thomas說:「但是身為教練和心靈導師,我引導他度過23歲到31歲的時光,有那樣的金錢和名聲,對自己社會地位負責,了解你的角色和在社會的位置。」


在把他交易來兩年後,溜馬隊讓O’Neal成為有了126M的男人。但是當Bird在2003年接掌籃球營運總裁時,他作的第一件事就是火了Thomas,後者已經連三年把溜馬隊帶進季後賽,雖然都沒有超過第一輪。


Bird找來Rick Carlisle當教練,一開始這個改變似乎沒有對O’Neal造成影響。2004年,他在年度MVP裡排名第三,而溜馬隊看起來是可以在東區稱霸好些年的球隊。


「但是身為一個年輕球員,你無法坐在那邊吸收那一切,了解這些有多重要,還有多容易就會失去。」O’Neal說:「你以為它會一直這樣下去。但是其實只要一點不同,你就會失去所有。」


但是溜馬隊的墜落是聯盟最糟糕的故事之一。2004年11月19日在奧本山宮殿,球員和球迷間的大亂鬥造成9位球員禁賽總共146場,外加10M的罰款。


整頓聯盟和重建形象的壓力很巨大。直到今日,溜馬隊都可以感受到那件事的影響,而O’neal特別能感受到他的未來偏離了正軌。


O’Neal被禁賽25場,後來被減到15場,當他重回球場時,又把肩膀弄傷了。溜馬隊人手不足,O’Neal又受了傷,但是他仍然是球隊的招牌,某方面也是126M的目標。


「人們在看運動員時,他們依據下面幾點來決定那是怎樣的人。第一,他們球技如何,第二,比所有其他更重要的是,他們賺了多少錢。」O’Neal說:「而且他們習慣使運動員非人化。他們說:『好吧,他們賺了數以百萬的錢,那(指傷勢)應該不重要。』但是那怎麼會不重要?」


所以他帶著傷上場。或者嘗試著要上場。接下來五個球季,他缺席了136場比賽。


「我認為Jermaine有個優點,當他真的犯錯的時候─而那是一個昂貴的錯誤─他總是很有男子氣概地承受。」Thomas說。


溜馬隊的高點已過。一切逐漸回到現實。


「有時候你就是看不到。」O’Neal說:「一陣子之後,你就看不到山那頭的光芒。你可以看見它越來越近,但是一段時間之後,那道光芒開始模糊,開始黯淡。」


「那就是我為什麼說我們對勝利不夠尊重的原因。我們穿好球衣,每晚上場爭取勝利。但是你以為勝利總是會在那裡。」


在此同時,籃球也讓家庭氣氛變得緊繃。


「任何運動員都會這樣說,如果事情不順利,你會把一切帶回家,而承受這些衝擊的是你的家人。」O’Neal說:「不管是你不想要任何人靠近,或是不想做任何事,或是你變得敏感,或是你感覺挫折。」


最後,這條線被拉得太過緊繃。


「當我感受到這開始困擾我的家庭時,我要求離開印地安納。」O’Neal說:「我從沒想過要離開印地安納。那是我的臨界點。」


在他穿著溜馬球衣打完最後一場球時,他坐在車裡崩潰地哭了。他的妻子在乘客座。他想要穿著溜馬球衣退休,而且依然如此。


「她知道是因為我有告訴她,我真的了解那些黑暗日子對家庭的影響。」O’Neal說:「看到我心裡那樣,還有情緒化那些心理狀態,真的對她造成困擾。」


「基本上那就是我感覺該走了的原因。那是一個非常艱難的決定。」


他被交易到多倫多,在那裡待了半個球季,在2009年2月他被交易到邁阿密。
 

來到波士頓是個困難的選擇,但是很容易被接受。O’Neal知道邁阿密建立了一支星光雲集的球隊,他大可以留在熱火隊。


但是塞爾蒂克有跟他相同經歷的球員。


「我看看Paul Pierce。」他說:「我知道他了解身處一支好球隊,到跌落谷底,然後再重新站起來。所以我確定他知道我在說什麼,當你還在那裡的時間有多寶貴。情況就是那樣。我從一個很高很高的地方,摔落到一個低點。」


塞爾蒂克也有以無私為原則打造的冠軍方程式,而且真的贏得過冠軍。O’Neal說,熱火隊還未經檢驗。Chris Bosh、 LeBron James和Dwyane Wade要如何共存還未知。塞爾蒂克已經打進過總冠軍賽兩次,並且能在三巨頭間取得平衡,還讓Rajon Rondo崛起成為明星球員。


「那裡沒有自我,很難要找到一個沒有自我的地方。」O’Neal說:「每個球員都這麼好,尤其是當我看到邁阿密的狀況,那裡沒有傢伙真的面對過犧牲。」


「那是波士頓真的讓我感到好奇的地方,也是我認為對自己比較好的去處。邁阿密那些人真的是很好的球員,他們在前一年還習慣每晚出手20次。他們都還是很年輕的球員。」


「所以不管你說什麼,或是你怎麼說,他們都還是想要得到那種肯定。但是我知道波士頓塞爾蒂克不是這樣。」


有了Shaquille O’Neal,Glen Davis和Kendrick Perkins(當他重返球場),波士頓的前場非常擁擠。但是冠軍第一次成為O’Neal一個實際的目標,他說自己非常願意接受自己的角色。


在NBA待了14年後,他經歷過聯盟可以給你多好的東西。他在追尋Pierce兩年前的那種感覺。


「那是自我確認。」O’Neal說:「那讓我想著:『OK,你知道嗎,Jermaine,你經歷過的所有事,每段好時光,每段壞時光,籃球帶來的所有問題,它對你的家庭,你的朋友,你的關係,你的事業造成的困擾,不管那些,這可以讓我確認我已經度過那一切。。』」


「那是我看到的角度。」


 

創作者介紹

The Boston Garden

ping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rondorajon
  • 這篇很棒,原來Pierce跟他算有交情來著...

    「當我看到邁阿密的狀況,那裡沒有傢伙真的面對過犧牲。」
    這也是我對邁阿密三人組感到懷疑的地方,他們真懂要犧牲掉什麼嗎?
    果然是有一定經歷的人才能有這樣的體悟,也難怪他會來波士頓而不是留在邁阿密了
    不過小歐說他不知道薪水是聯盟前三高是真的還假的阿...XD,這樣更讓人不爽XD

    補進他是我覺得安公子暑假第二好的舉動,希望小歐能守本分,融入我們~
  • 健三
  • 綠血人看了會感動 ........
  • ok
  • 不錯~很感動
    時間流逝 生命不會再回頭
    重點是 你到底學到了甚麼
    我想 即使明年Jermaine還是沒拿到冠軍
    他也學到了這一切
    而即使你拿過冠軍
    回到家中 回到你的生活中
    你還是你 並沒有甚麼改變
    如果沒學到這些體悟的話
    那還真是白活了
    就像Nash 和Stackton一樣
    即便拿不到冠軍
    真正了解的球迷還是尊敬他們阿~
  • 大頭
  • 很棒的一篇!!很感動!!
    小歐應該也下定決心要"真正"的證明自己了
    無論是否拿冠軍!!
    就像Nash一樣
    即使拿不到冠軍
    在我的心目中永遠是英雄!!
    加油啦小歐!!
  • ~晨星~
  • 小歐加油!

    我本來希望你來小牛跟我最愛的德佬一起打拼拿冠軍的!但既然你選了塞爾提克那也沒辦法!真可惜!但我還是希望小歐你能恢復過去的全明星身手!加油!
  • JO迷 ray gun 迷
  • 當一支球隊ㄧ裡聚集了大多數妳喜歡的球員 有理由不能支持他們嘛
    go! boston
    再一次拿下冠軍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