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tinyurl.com/23yz4jr


Guilty Pleasure Player II: Dee Brown


「Guilty Pleasure Player」對你來說有什麼意義?對我來說,這是個帶有瑕疵的球員,但是你願意忽略這點,因為他們可以補償擬某些部份。當你日漸長大,事情的優先順序有了變化,曾經對你來說重要的事變得不再有意義。我可以感覺到某種模式正在形成,就像Celticsblog其他作者所說,他們也許年輕時會喜歡某個球技炫目的傢伙,但是現在基本動作、防守勤奮度和籃球智商-年輕球迷通常會忽略的部份-才是王道。我也是一樣。


1991年已經是很久以前了。有多久?嗯,那時候我住在英國,賽季結束後就毫無相關消息,如果要知道塞爾蒂克在休賽期作了什麼事,你只能看球季開幕戰,看看誰出現在場上。跟今年相比,我可以每天固定上網看看新消息。我一直在想休賽期完全杳無音訊是什麼感覺,尤其是球隊面臨的壓力一年比一年高。也許明年,我會試著避開整個休賽期,看看2011年11月誰會在場上,就像20年前那樣,那時候出現在我眼前的,是6呎1吋,瘦皮猴似的Dee Brown。


前幾次我看到Dee Brown打球,看起來不甚起眼,但是我已經覺得他比Brian Shaw還要好了。之後他展現給我看一個6呎1吋後衛很少做到的表現。有一球打到籃框高高地彈起,Dee起跳,比別人多停在半空一毫秒,然後用力把球扣進。對我來說,那就是一灌鍾情(love at first flight)。


*****************


從那時起,從我一從學校回到家,到夜太黑伸手不見五指為止,我就是Dee Brown。我嘗試在車庫前模仿他的每個動作。我去買了他的球衣,每天穿著,直到變了色。我試著在球場上搬演他的動作,跟朋友爭辯他可以有多好。每次塞爾蒂克有比賽,我都希望他有突破性的表現,這樣他才可以做出讓我模仿的灌籃。這幾乎可以彌補塞爾蒂克輸球的結果。


Bird永遠都會是我最愛的籃球員,而Reggie無疑是1992年和1993年球季隊上最強的球員。我喜愛這些球員,至今依然如此-你怎麼能不愛他們?但是對Dee來說,情況有所不同。他比較沒那麼流行,沒那麼有名,所以每當他出現在每日好球時,我都覺得很驕傲。就好像支持一個不是每個人都喜歡的樂團歌迷一樣。


在那個時候,像Dee這樣身材的球員很少每天這樣規律地灌籃。塞爾蒂克甚至會替他設計開後門的戰術,讓他可以第一時間灌籃。他會展現創意,在比他高的球員頭頂灌籃,那總是讓人瞠目結舌。有幾個跟他身材類似的球員,可以做到類似的事(不像今天,差不多每支球隊都有像Rondo的球員),但是Dee可能是最高調的。當他以一連串充滿創意的灌籃,奪得草創時期的灌籃大賽冠軍時,那是我孩童時期最興奮的時間之一。我甚至還有Dee Brown代言的Reebok球鞋-有他標誌的那雙,不是他穿著贏得灌籃大賽冠軍的那雙。


也不完全只有灌籃啦。只記得他是灌籃高手對他是種傷害。他是一個心臟很大的射手,也具有防守能力。雖然他缺少控衛的技巧,他也沒有得分後衛的身材,所以他是個典型的「不一不二」(殘忍地說)或者「雙能衛」(仁慈地說)。身為一個菜鳥,他很幸運可以跟Larry Bird同隊,所以替補控衛的責任很輕鬆,因為大部分的進攻都是透過Larry發動。在球隊找來Sherman Douglas之後,塞爾蒂克實驗性的把Dee調到得分後衛。他比跟他同樣身材的球員調整的要好,但是最終塞爾蒂克的後場還是太小隻,而且這延緩了他在控衛上的成長,這日後讓塞爾蒂克受到其害。


被迫要打得分後衛,基本上意味他每天晚上都遇到身高劣勢。然而,他的灌籃上過那麼多次每日好球,他的火鍋也一樣,讓Cedric Ceballos和Harold Miner,甚至是Michael Jordan想要靠身高單吃他時,都會受到阻礙,甚至從弱邊飛出來嚇Ric Smits和Patrick Ewing一跳。他在1993年季後賽,甚至賞了Kendall Gill一個飛在空中的兩手火鍋,他跳的太高以致於要低下頭,不然就會撞到籃板。這激勵了我,因為我打球的地方對手比我高八吋。雖然Dee可以對抗那些巨大的傢伙(而且對那些飛快的控衛也能施加壓迫),但是他可能太瘦而不能長期如此。

 
他仍然做到那些要求他去做的事,辛苦地承擔那些身高劣勢,只為了讓他可以跟控衛一起上場。這讓他有機會成為得分好手,他是塞爾蒂克1993年到1994年球季的得分王,甚至有機會被選進明星賽。你不認為嗎?看看這個…


Dee Brown - PPG - 15.5, FG% - 48.0, 3.9 rebounds, 4.5 assists, 2.0 steals, 1.6 turnovers, 47 blocked shots
BJ Armstrong - PPG - 14.8, FG% - 47.6, 2.1 rebounds, 4.2 assists, 1.0 steals, 1.6 turnovers, 9 blocked shots


猜猜看哪個被選進明星賽。(線索:那個每次進攻都有空檔,因為他是球隊裡第四危險的進攻武器)Dee在季末一場對公牛隊的重要勝利中,以40比16的得分比強調了這點。


這也是當Dee Brown想要更多時,卻反傷自己的原因。他在那年要測試自由球員市場,但是塞爾蒂克反過來給他球隊史上最大的一張肥約(六年總價兩千萬……嘿,我告訴你這是很久以前了)。他現在是個拿高薪的老鳥,不再是充滿潛力的年輕球員,他成為球隊的隊長,領導球隊的重擔落在身上。也許這條橋太遠了,特別是看看他周圍球員的次等天份。我認為在他享受過一段特長的成功,結果那時變成那支掙扎球隊的招牌,這件事傷害了他對塞爾蒂克貢獻被記得的程度。有時候感到挫折(雖然他不會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如此的塞爾蒂克球員,就連很多偉大的球員也不例外),這也考驗著球迷的耐心。但是Dee仍然是我的最愛。


我一直記得Dee Brown,是因為一個在回顧他生涯時常被忽略的事實。既然他跟Bird、McHale、Parish和Lewis一起打過球,Dee應該知道「Celtics Pride」是什麼。當Larry帶著頰骨骨折回到場上,擊敗溜馬隊取得季後賽關鍵的一勝時,他就在球場上。他是傷兵頻傳的塞爾蒂克,還撐完全場力抗活塞直到延長賽的六個球員之一,他們差點把系列逼近回主場的第七戰。他看著Reggie在1992年季後賽變成明星。他親眼見證Kevin McHale和Larry Bird的最後榮光。他是那批在舊花園主場打過最後一場比賽的塞爾蒂克球員,Dee是最後一個真的和那個年代有過關係的連結,而且打球的方式真的只能用「Celtics Pride」來形容。


這支賽爾蒂克完全擋不住Shaq和第一種子奧蘭多魔術隊(他們最後會打進總冠軍賽)。波士頓找來像是Dominique Wilkins、Blue Edwards、Derrick Strong和Pervis Ellison這些老將,但是沒有一個表現如預期,所以他們勉力爬進第八種子,而且不讓人意外地,以47分的差距輸了第一戰。波士頓在第二戰令人驚訝地扳回一城,魔術隊則以總共八分的差距贏得第三戰和第四戰,終結了這個系列,也讓舊波士頓花園的大門永遠關上。


塞爾蒂克也不是白白被擊倒,Dee在兩場比賽最後打出一波反攻,喧鬧的球迷也給予舊花園嘈雜的道別,但最後還是功虧一簣。在最後一場比賽,Dee在搶籃板時摔倒,頭重重地摔在地上,但是這並沒有讓他緩慢下來。他全場飛奔,撲在地上爭奪籃球,像是彈珠一樣被撞來撞去。我記得他不知從哪裡飛出來,從背後賞了Brian Shaw一個火鍋-雖然那被誤吹為犯規-那是我那幾年聽過花園最大的歡呼聲。Dee在比賽還有幾分鐘的時候犯滿畢業,但是他付出全部,TNT主播Dick Stockton稱之為「充滿勇氣,精采無比的表現」。那是我選擇記住他的部份。


他在塞爾蒂克的生涯到1997年至1998年球季宣告終結。塞爾蒂克找來Rick Pitino,並且開始重建。Dee的上場時間下降,於是他要求被交易。然而,他在波士頓的日子有個故事性的結局,在第四節爆炸性地拿下22分(包括單節六個三分球,其中最後一個更是不可思議),他最終拿下32分,帶領塞爾蒂克擊敗小牛隊,在最後時刻他走下球場,球迷呼喊著他的名字,全場起立鼓掌。幾天之後,他就被交易了。

離開籃球員生涯後,Dee做過很多事,包括教練,電視球評,球員發展,還替Hoopshype當過兼職的部落格寫手,儘管他被不小心稱作Marty Colon,但是我永遠都會記得他真正是塞爾蒂克的一員。


當Dee還是塞爾蒂克的成員時,我很榮幸有機會可以親眼見到他,那時我飛到波士頓參加一個他和Robert Parish(我同樣榮幸可以遇到他)贊助的籃球營。在那兩週我偶爾有機會可以和Dee談話,但是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一週快結束時,他答應跟其中一個小孩一打一。那小孩大概13歲,他拿到球,把球運到左側-距離我站的地方只有幾呎之遙-決定要帶一步跳投。Dee跳了兩呎那麼高,在腰部摘下球!那時候我只有5呎9吋,我發誓他的腳大概跟我頭一樣高。我看過,甚至也跟一些飛人打過球,但是我從來沒有看過那麼能跳的。那簡直就像是從電動「NBA Jam」跑出來的。這種記憶會跟著你一輩子。


現在我比較年長了,而且也(應該)更睿智,我更了解小時偶像的缺點。也許他不會變成我認為的那麼偉大,但是不管何時,我都會希望那傢伙在我隊上。

 

創作者介紹

The Boston Garden

ping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