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tinyurl.com/25dusca


Chapter 6: Rookie's rude awakening


第六章:菜鳥的當頭棒喝


Rondo's rough beginning in Boston included Doc prescribing dose of reality


Rondo在波士頓艱苦開始,包括Doc說出了殘酷現實


By Peter May
Special to ESPN.com


塞爾蒂克沒有花太多時間,就了解為什麼當初Rajon Rondo身邊都是警示的紅旗。他不是無法管教。但是他也不是一塊海綿。他加入的是一支糟糕的球隊,在他心中,他是帶領大家走出混亂的那個人。


但是塞爾蒂克把2006年第七順位拿去換來Sebastian Telfair,而Rondo只是個菜鳥。球隊裡還有Delonte West,他已經在隊上待了兩年,成為一個無畏無懼,只是偶爾會自亂陣腳的控衛。


對Rondo來說,更糟的是他的教練Doc Rivers以前就在NBA打控衛。控衛出身的教練,對旗下控衛是惡名昭彰地苛刻;Larry Brown對他的控衛只比僕人好不了太多。Rivers也曾經被指稱他培育新秀,只是為了有一天可以換來真的NBA球員。


20歲的Rondo在2006年秋天來到球隊時,面對的就是這樣複雜的情況。他很快打進輪替陣容,在開幕戰打了23分鐘。但是到了第四場比賽,他發現分數盒子中自己的名字旁邊,跟了一串不幸卻又無比準確的字:DNP-Coach's Decision,那是一場主場對夏洛特的延長賽。


次一場比賽,他得到13分4籃板3助攻3抄截,帶領球隊對猶他爵士進行反攻,不過最後功虧一簣。Rivers喜歡這個菜鳥對待生涯第一次,因為這樣微妙的原因坐板凳的反應。但是他還是再遇到三次DNP-CD-全在前23場球-就算他上場,他出賽的時間也起伏很大,11月25日對公鹿只打了20秒鐘,1月15日對老鷹卻打了36分鐘。


有一度,Rivers把Rondo抓到旁邊說:「你知道你的隊友討厭跟你打球嗎?」


那對Rondo來說是記當頭棒喝。球隊無法贏球。他上場時間不像期望的那麼多。「那年我度過很多逆境。」他回憶說:「如果我身邊有些老鳥,事情也許會不同。那很難熬。當你們輸了這麼多場球,會影響你的專注力和信心。」


但是隨著球季進行,顯然對Rivers(還有很多其他人)來說,Telfair不是那個答案。West儘管活躍且競爭心強,但是他常常受傷。所以當賽爾蒂克朝著樂透籤前進時─那年他們一度18連敗─Rivers決定讓他的菜鳥試試手氣。


Rondo在2月2日對快艇的比賽,得到了生涯首次先發的機會。他得了23分6籃板6助攻和4抄截,球隊以89比100在主場輸球,創下隊史紀錄14連敗。但是全隊最高的23分也是他當季最高。接下來三場比賽他也先發,然後再回到板凳,從3月9日之後,他差不多就此接下了先發地位,此後23場他先發22場。


「他如何能打到這個地位時,我沒有想太多。」Rivers說:「但是我看到一個高IQ,並且願意投入工作的球員。」


Rondo的菜鳥球季打了78場比賽。不用說也知道,DNP-CD 不再出現。他有三場兩個雙位數,展現出的多才多藝和球技,讓塞爾蒂克開始把他當作未來的控球後衛。Telfair在季後持槍事件,讓他被交易到明尼蘇達。West在那個夏天也被送到西雅圖。


那是兩個指標,顯示了塞爾蒂克願意把球隊託付給Rondo。但是他還不知道這球隊只看了他一個球季後,就準備對他做出多大的承諾。


[待續]

 

創作者介紹

The Boston Garden

ping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